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二十三章 断了十六根骨头

    钟晋平缄默了,随着一抬手捂着了自己的脸庞,垂着下冷傲的头颅,“呵呵……”一道道低低的病态的笑声从他的喉间忍不住的往外漫出,一声又一声,饱含了最极致的悲哀与伤痛。一个高贵的英俊又无权有势的男人在流露出来出如此很脆弱悲恸的样子,改成其他人早已恨严禁把他抱入一个高贵俊美又有权有势的男人在流露出如此脆弱悲痛的样子,换成其他人早就恨不得把他抱入怀里安慰他。。...

    钟晋平沉默了,随之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庞,低垂下高傲的头颅,“呵呵……”

    一道道低低的病态的笑声从他的喉间不住的往外溢出,一声又一声,充满了最极致的悲哀与伤痛。

    一个高贵俊美又有权有势的男人在流露出如此脆弱悲痛的样子,换成其他人早就恨不得把他抱入怀里安慰他。

    叶萝始终冷着一张脸,内心坚如磐石不为所动。

    钟晋平再次抬头时,眼底的脆弱悲伤已经深深地埋藏下去,红色的瞳孔里只剩下翻涌着的浓烈疯狂和偏执,仿佛恨不得将自己和对方一把火烧成灰烬。

    “萝萝……”

    他起身,大步走到叶萝面前,高大的身体充满了压迫和威慑,“你摆脱不了我,”钟晋平咬牙切齿,脸上的肌肉紧绷着,眼神微微有些扭曲,“你只能爱上我,只能留在我身边!萝萝,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明明是咄咄逼人的威胁,却隐约充斥着无力的悲伤绝望。

    “是你在逼我!你这个疯子!”叶萝怒吼,握紧拳头,拼尽全力毫不留情的对着他打了上去。

    如果不是进来的时候身上所有的武器都被收走了,叶萝直接拔刀捅。

    钟晋平没有避开,闷哼一声,被她一拳打歪了脑袋,他缓缓的扭过头,面沉如水的抬手试着嘴角流出的血迹,“萝萝,我允许你伤我,只要你不离开我。”

    叶萝咬牙,紧握着的拳头咯咯直响,“你这个疯子!”

    “是啊,我疯了,萝萝,一个疯子会做出什么谁也无法预料的到。你最好乖乖听话,不要想着逃离我,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还有钟晋安,萝萝,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我舍不得用在你身上,但是他我就不介意了。”

    叶萝额头青筋暴起:“钟晋平!”

    “砰!”

    门外,哪怕房间隔音极好,听力绝佳的莫决还是隐约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什么东西被打倒的声音,紧接着还有打斗声,似乎十分激烈,就差没把房顶掀起。仔细一听还有那个叫叶萝的女人愤怒咆哮的声音,听着就挺惨的。

    莫决满意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看来是家主狠狠教训了叶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以下犯上罪该万死的女人。

    和他的主子一样,双手沾满鲜血的莫决压根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传统美德。

    只要是敌人,只要对产生了威胁,无论是男女老少,格杀勿论。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的动静终于平静了下来。

    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了。

    靠着墙壁站姿有些歪斜的莫决瞬间站的笔直,“家主……”

    最后一个音未落,就卡住了。

    眼前虽然头发衣衫有些凌乱气息不翁,但没有缺胳膊腿也没有少几块肉,就是嘴唇红肿了一点像被什么啃过的人,不正是那个叶萝?

    完全没有想象中他被家主折磨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不成人形的样子。

    反而像是干了那种事……

    莫决眉头一跳,“你……”

    “让开。”叶萝阴沉着脸一把推开了他。

    莫决来不及恼怒,目光就扫见了叶萝身后的一片狼藉,无数贵重摆件碎成一地渣渣的房间,还有躺在中间不知死活的男人。

    “家主!”莫决瞪大了眼睛,顾不上叶萝,下一秒就冲到钟晋平身边。

    “来人!立即让医生过来!”

    安静没有多久的主院又一片兵荒马乱。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除了叶萝,估计没有人能睡得着。

    很快,不仅主院,整个钟家包括冕园都知道了,他们家主十分宠爱,让他们尊称主母的那个平民叶萝,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仗着家主的宠爱肆无忌惮,其在家主头上作威作福。

    刚到钟家没两天,不仅差点捅瞎了家主的眼,打断了他包括肋骨在内的十六根骨头,那张被誉为帝国最俊美面容的脸面目全非,差点让人认不出来。

    她怎么下得了手?

    她哪来的胆子和底气敢下那么狠的手?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她把家主打成这样,却毫发无伤,家族还下令任何人不得伤害她。

    还有。

    “家主,凭你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被叶萝打成这样?”莫决愤怒之余,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叶萝是三区训练营中的佼佼者,但放在钟晋平面前,这点实力根本不够看。

    叶萝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好吧,如果她嘴唇上的那点伤口也算伤的话,而实力绝对远在叶萝之上的钟晋平却被打趴到了地上,难不成是他自己躺平任打的?

    难道……莫决突然联想到了不好的东西。

    他是暗卫组的组长,兼管情报机构,知道很多贵族私底下不为人知奇奇怪怪的癖好,比如说某位男爵就特别喜欢被地位低下年轻的女性鞭打辱骂。

    家主什么时候有这种癖好了?

    莫决简直是一言难尽。

    钟晋平身上缠了不少绷带,躺在床上闭目养神,那张俊美的脸惨不忍睹,却可以看得出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错,被咬破的嘴唇翘起一个弧度。

    那笑容,看得莫决眉头突突突直跳,刚才忘了让医生检查一下家主的脑子,不会被打坏脑袋了吧?

    钟晋平舔了下被咬破的唇,像是回味了什么,笑眯眯:“我的萝萝真是太可爱了……”

    莫决:“……”

    得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回复,莫决整张脸都麻木了,向来凌厉的令敌人一眼就胆颤心惊的鹰眼,此时充满了“我是谁?我在哪?眼前这个人绝不是我英明神武的家主”。

    叶萝本来下手没有那么狠的,顾及到钟晋安还在他是手里。

    如果不是钟晋平突然翻身把她压倒在沙发上,手在她腰间摩挲,试图探入深处。

    前世的恐惧怨恨,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瞬间喷涌而出,叶萝的理智咔嚓一声就断了,下起手来也不加收敛。

    叶萝是第二天接到三区训练营总教官雷特的讯息。

    刚刚接通,雷特暴跳如雷的声音掺杂着强烈的不可置信和震惊就轰炸了过来。

    “叶萝!你是敌方派来的奸细吧!执行个任务还能把家主打到重伤?!还有,你和家主是怎么回事?现在流传你以色媚上迷惑家主令他理智全无,真是笑死个人,就你那臭脾气还有一言不合就干架的德性,比男人还生猛,家主眼睛要多瞎才能被你迷惑?”

    叶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