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二十二章 你死了,我就原谅你

    叶萝和莫决快到的时候,一身白色医疗长袍的克尔医生正门口轻声交代什么,对面是穿着管家服的中年人男人。“钟族长伤的眼睛了修复好失败,但伤口需时间伤口愈合,最近切记促碰水,饮食也要特别注意口味清淡,四天后我再回来检查伤口,整体拆除绷带。”和他本人像,克尔声“钟家主受伤的眼睛已经修复成功,但伤口需要时间愈合,近期不要促碰水,饮食也要注意清淡,五天后我再过来检查伤口,拆除绷带。”。...

    叶萝和莫决快到的时候,一身白色医疗长袍的安斯医生正在门口低声交待什么,对面是穿着管家服的中年男人。

    “钟家主受伤的眼睛已经修复成功,但伤口需要时间愈合,近期不要促碰水,饮食也要注意清淡,五天后我再过来检查伤口,拆除绷带。”

    和他本人一样,安斯声音非常的温和悦耳,语调不紧不慢,具有安抚人心的魅力。

    “太感谢您了,那么晚还劳烦您走一趟,实在惭愧。”管家毕恭毕敬的对他鞠躬行礼,面含感激。

    安斯医生微微一笑:“身为医者,分内之事罢了。”

    管家:“家主受伤之事,还恳请您不要外传,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动荡。”

    安斯医生微微点头:“这个自然。”

    莫决大步走了过来:“家主的伤如何了?”

    安斯医生抬头看向来人,“已无大碍。”目光有些好奇的看向跟随在莫决身后的少女。

    据说这位平民少女深受钟晋平宠爱,难怪伤了他眼睛依然毫发无损。

    没有穿着贵族小姐喜欢的繁复华丽的裙子,身上也没有奢华的珠宝打扮点缀,一身简单方便行动的衣服,行走间干脆利落,黑色的头发散落在肩膀上,微微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莫决大人。”管家看着了冷着一张脸大步走过来的莫决,和他身后跟着的叶萝,脸色微微一边,永远充斥着恭敬臣服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怨恨毒辣,不过稍纵即逝,很快又的对着叶萝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礼。

    “主母大人,您也来了。”

    莫决嗤笑一声:“她算什么主母。”

    没有婚礼,没有冕园承认的婚书,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甚至还刺伤了家主,这种女主人,他才不会承认。

    他不过离开了家主半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向英明神武的家主竟然被手底下一个训练营的学生迷得七荤八素?!这到底是什么天方夜谭?!

    管家低垂着头:“莫决大人,叶萝小姐深得家主宠爱,家主吩咐了,叶萝小姐就是钟家主母,无论她做了什么,任何人不得对她不敬。”

    不出意料,莫决脸色更难看了,望着叶萝杀意隐隐。

    安斯医生带着习惯性的温和笑容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直到对上抬头看向他的叶萝的眼睛。

    她的眼睛很黑,像是浓的化不开的墨色,不知是有意无意,墨色掩盖住了她眼里所有的光色,照不进一丝光亮,有如深渊一般。眼尾略长,左眼下方是一道浅浅的几乎微不可见圆形的疤痕,仿佛点缀着一片粉色的小小花瓣,密浓的像把小扇子的睫毛轻轻一眨,像是能将这片小花瓣吹走一样。

    她的眼里还藏有一种让人看不懂的情绪,像悲哀像绝望像无奈,更像是永远都摧毁不了的倔强不屈和希望。

    与她视线对上之时,安斯医生心中便有一股无由来的颤栗之感。

    真漂亮……

    “你的眼睛,真漂亮。”

    安斯医生下意识的扶了一下镜片,凝视着叶萝的双眸,脱口而出赞美道。

    除叶萝以外,周围的人脸色都变了。

    尤其是安斯医生身后抱着医疗箱的助理,额头滑下了三根黑线,他上司老毛病又犯了。

    总是馋别人的眼睛,搞得跟个变态一样。

    刚才治疗钟家家主的眼睛时,也是露出这个表情称赞他的眼睛好看,安斯医生操控尖锐的眼球修复仪器深入钟家家主的眼睛开始修复时伤口时,这位新来的跟在他身边没多久的助理,在旁边心惊胆战满头大汗,生怕他上司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把钟家家主的眼球挖出来捧在手心里面宠爱一番再安装回去......

    叶萝先是一愣,随即微微一笑:“谢谢。”

    前世今生,她和安斯医生见面,他的第一句话都没有变。

    莫决冷哼一声,“安斯医生,那么晚了,请回吧!”

    随即扭头看向叶萝:“别忘了你的身份,少到处招蜂引蝶,勾搭男人!”

    叶萝:“……”

    莫决不耐烦:“进去吧,别让家主久等了。”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再胆敢伤害家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三区训练营。”

    玛德!

    叶萝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前世她被称为钟晋平身边一把无坚不摧冷酷无情的尖刀,莫得感情指哪打哪。而莫决被称为钟晋平身边的第一走狗,行事风格跟他的主子一样,就连威胁人的手段也相差无几。

    叶萝进去的时候,钟晋平靠坐在沙发上,左眼被绷带缠得严严实实的,脸色有些苍白,靠在沙发背上,似乎在闭目养神,他身上的衬衣撒着点点的血迹,仿佛雪地里盛开的斑斓梅花,这是他被叶罗捅伤时血溅出来染上的。

    看见叶萝进来,他睁开了眼睛,未受伤的右眼沉静如水。

    “萝萝,你终于来了。”

    他露出一个笑容,声音有些嘶哑,对着叶萝招了招手,示意她到旁边坐下。

    叶萝扫了一下房间,没有佣人,周围没有浅藏着暗卫,只有她跟钟晋平两个人。

    这个男人受伤的时候不喜欢周围有人,仿佛野兽一般独自藏在无人的角落舔食伤口,绝不会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出去。

    察觉到叶萝的目光,钟晋平低笑了一声,缠着绑带苍白俊美的脸诡异的有一种病态邪异的味道,“萝萝,放心吧,我下了命令,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

    翻译过来就是你想对我干什么都不会有人来阻止的?

    叶萝没有靠近他,站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他。

    钟晋平完好无缺的右眼看着叶萝,血般红艳的瞳孔光芒流动,“医生说,你的刀尖如果再往这儿偏一分,我的左眼就真的瞎了。”

    叶萝:“那太可惜了。”如果不是暗卫出来阻止,她怎么可能会刺偏?

    钟晋平笑了,“萝萝是对我手下留情了吗?我太开心了。”

    叶萝:“……”

    “过来。”

    叶萝没理他。

    “萝萝,过来。”他声音带上了一丝哀求。

    叶萝的回应是后退一步。

    钟晋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心胸汹涌而来的刺痛的情绪给压制下去,“萝萝,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

    叶萝凝视着他的眼,认真的一字一顿道:“你去死吧!你死了,我就原谅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