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二十一章 熟人

    “你!”叶萝愤怒的的拍桌而起,动作飞快的一把抄起桌上的餐刀,身体向前倾向钟晋平,尖利冰冷的刀尖矛头他的额头。佣人一片惊慌失措哗然,警卫和暗处的暗卫第一反应想要冲出护主,却被钟晋平一抬手的动作收住了脚步,又退回家去。但是目光依旧非常高度警惕,绷紧着神经一佣人一片惊慌哗然,警卫和暗处的暗卫第一反应想要冲出来护主,却被钟晋平抬手的动作止住了脚步,又退回去。。...

    “你!”叶萝愤怒的拍桌而起,动作飞快的一把抓起桌上的餐刀,身体往前倾向钟晋平,尖锐冰冷的刀尖直指他的额头。

    佣人一片惊慌哗然,警卫和暗处的暗卫第一反应想要冲出来护主,却被钟晋平抬手的动作止住了脚步,又退回去。

    不过目光依然十分警惕,紧绷着神经一眨不眨的盯着叶萝。

    只要叶萝真的伤了钟晋平,这些人还会第一时间冲出来阻止。

    叶萝胸口剧烈起伏,漆黑的眼眸里仿佛燃烧着火焰。钟晋平却笑盈盈的看着她,唇角上扬“萝萝,你生气的样子,真是一如既往可爱极了。”

    仿佛距离自己眼睛不过五公分的刀尖不存在一般,钟晋平伸手揽住叶萝的腰肢,随意又自然的握住了她捏着餐刀的手腕。

    叶萝指尖颤抖,刀尖危险的在他瞳孔前颤动,只要再往前一点点就能穿破他的眼球。

    “萝萝,是我让你失去了一个眼睛,我把它赔给你好不好?”

    钟晋平突然握上了叶萝手腕,眼睛一眨也不眨,将刀尖缓缓对准自己的左眼。

    “只要你不生气,只要你原谅我。”

    他的瞳孔里照出叶萝苍白的面容,愤恨的眼神,心口又开始疼得厉害,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的面容。

    “萝萝……”

    他的萝萝,曾经也用过爱恋无比的目光看着他,终究还是他失去了。

    刀尖在灯光的折射下散发出森然冰冷的光。

    “这是你说的,钟爷。”叶萝忽地笑了,这是她重生回来见到钟晋平第一个真心实笑脸。

    或许是这个笑容太明媚美好,没有恨意和厌恶,只是最纯粹的笑容。

    钟晋平恍惚了一下,看着有些痴了。

    下一秒,左眼一阵尖锐的刺痛。

    铺天盖地的红模糊了他的视线。

    “家主!!”

    “快叫医生!!”

    整个餐厅回顾着惊恐的尖叫声,脚步嘈杂凌乱。

    ……………………………………

    窗外,是夜色暗沉。月光如水洒落地上,好似铺了一层银白皎洁的霜,亮如白昼。晚风拂过,吹起了轻纱一般的窗帘,也吹得外边树木沙沙作响,大片的红萝花在银白的月色下开的如火如荼,明明是细小的野花,却开出了烈火般燃烧灼烈的感觉。

    叶萝站在阳台的护栏上,风吹起他的发尾衣角猎猎飞舞,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下方来去匆匆戒备森严神经紧绷的警卫,还有急促驶入主院的车辆。

    叶萝的视力很好,哪怕隔着不算近的距离,也能看到车上走下来的人。

    脸色严肃苍白,戴着一副眼镜,白色的医疗袍随着他匆促的步伐晃动,钟家的人对他十分恭敬,满脸着急的带着他往里走。

    这个人……是帝国最有名望的眼科医疗专家,一般的权贵都请不动。前世他治疗过叶萝的眼睛,所以叶萝对他有些印象。

    安斯医生,出身贵族,却怜悯平民是个十分温柔的人。

    似乎察觉到叶萝的目光,这位还算年轻的医生抬头看了过来,镜片下是一双浅碧色的瞳孔,温柔又安静,仿佛带着能安抚人心的魔力,莫名引人沉沦。

    叶萝对上他的目光,突然展露了一个笑容。

    对方微微一愣,脚步停顿了一下,旁边的人满头大汗地催促着他,他回过神来,收回目光大步走了进去。

    叶萝有点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钟晋平的眼睛瞎不了。

    她那一刺用尽了全力,可惜钟晋平身边的暗卫实力远胜于她,在她出手的瞬间,护主心切的暗卫就出现在她面前阻止,刀尖刚刚刺入钟晋平的瞳孔就被打掉。

    伤的不轻。

    但是只要没有彻底的把他整个眼珠子挖出来,踩成烂泥,帝国最顶尖的医生和医疗技术会让他的眼睛恢复如初。

    只是受了点伤罢了。

    叶萝一脸失望,身后突然传来踹门而入的声音。

    她转身,迎面走来的男人一身黑色制服,皮肤苍白,鹰目悬鼻气势凛冽,眼眸暗光沉沉,一眼便让人联想到游走于黑暗之中择人而噬的猛兽,眼里充满了隐忍的冰冷杀意。

    黑色的长靴用力的踩踏在地板上,显示着主人愤怒又不得不忍耐的心情。

    “家主要见你。”

    他冷冰冰道,语气硬邦邦毫无恭敬之意。

    如果不是家主命令,他当场就会杀了这个胆敢行刺弄伤家主的人。

    叶萝看着他,又是熟人啊。

    莫决,钟晋平身边得力助手之一,暗卫组组长,前世教会了叶萝不少东西,算得上是叶萝半个老师。一直苦劝她不要执着于没有回应的感情,后来死于一次任务。

    叶萝的人生,值得她眷恋回忆的东西太少了。

    钟晋安算一个。

    莫决,勉强也算一个。

    可惜,莫决对钟晋平忠心不二唯命是从,她重生回来,不可能像前世一样对钟晋平忠心耿耿掏心掏肺肝脑涂地。莫决,恐怕不会再将她当成朋友了。

    叶萝复杂的目光让莫决眉头死拧,他对这个在暗卫眼皮子底下差点把钟晋平捅瞎了一只眼,所谓的平民主母毫无好感,如果不是碍于钟晋平的命令,他真想一枪崩了这个女人。

    身为暗卫组组长,他处理过的间谍敌人不计其数,手段出了名的酷烈残暴,是钟晋平手底下一条恶名昭著的毒蛇。可惜碍于命令,他再恨不得活刮了叶萝,不能拿她如何。

    他语气生硬:“走吧。”

    “我不去。”叶萝道,她怕自己忍不住捅死钟晋平。

    莫决皱眉,握在腰间武器的手蠢蠢欲动,想到钟晋平的命令还是忍住了,“家主受伤,想见你。”

    “我说了,我不去。”

    莫决面皮紧绷,眼神闪过一丝狠厉杀意,“行刺家主,罔顾命令,雷特就是这样教导你的?!”

    提到教官,叶萝脸色微微一变。

    莫决眸光冰冷,身上的气势徒然一厉,一身从尸山血海里面滚过无数次的杀伐血气倾泻而出。

    “区区一个训练营出来的学生,谁给你的胆量刺伤家主?或者说,是谁支使你?”

    如果家主出事,整个三区训练营拿出来陪葬都不够。

    叶萝用力握紧了拳头,咬了咬牙,“我去。”

    莫决扫了她一眼,目光冰冷而不屑,鹰目深处隐藏着杀意。

    他对人的恶感向来敏锐不过,尤其是叶萝对钟晋平不加掩饰的恶意和恨意。

    这个女人,对家主不利,不能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