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二十章 你真恶心

    叶萝对这一幕放佛视若无睹,直接跨过他走了进来。经过钟晋平身边的时候,他伸出手想要牵她,叶萝身体很自然而然的往边上一侧,漠然的规避了。钟晋平抽回空无一物的手,望着叶萝背影,宠溺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目光再度扫向地上跪的这群人时,眼里又抹上了一层冰渣子,经过钟晋平身边的时候,他伸手想要牵她,叶萝身体很自然的往边上一侧,漠然的避开了。。...

    叶萝对这一幕仿佛视若无睹,直接越过他走了进去。

    经过钟晋平身边的时候,他伸手想要牵她,叶萝身体很自然的往边上一侧,漠然的避开了。

    钟晋平收回空无一物的手,望着叶萝背影,宠溺又无奈的叹了口气,目光再次扫向地上跪的这群人时,眼里又抹上了一层冰渣子,冷得刺人。

    “下次再犯,严惩勿论。”

    “是,家主。”

    提心吊胆的这些佣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后背都被冷汗凉透了。

    扶着发软的双腿缓缓起身的众人里,短发女佣小心翼翼的抬头,刚好瞥见了英俊高贵的家主追了上去,脸上带着讨好的微笑,低声下气的说什么,哪怕隔着一段距离,依然能看得到他眼里的温柔深情,几乎能将人溺斃其中。

    而那个不识抬举的平民女人,却十分嫌恶的甩开家主的手,仿佛触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如此失礼不敬的行为,家主的脸上也没有半分的恼怒,依然笑着凑上去。

    不过一眼,短发女佣又低下了头,掩饰住了眼眸里深深的不甘和妒忌,垂在女佣裙两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拽紧了裙子。

    那个倒霉鬼丽珠说的没有错,她凭什么?

    凭什么?

    论美貌出身,自己都胜过她太多,还不如她......

    短发女佣瞳孔颤抖了一下,理智让她飞快地将这些可怕的,足以让她毁灭的想法甩出脑后。

    可内心依然藏着深深的嫉妒和不甘。

    钟晋平跟随着叶萝,对她的冷脸丝毫不在意,“萝萝,你一天都没有吃东西,陪我用晚餐吧。”

    “不用,我不饿。”叶萝头也不回,几天不吃饭对她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影响,何况对着钟晋平这张脸,她没有任何的胃口。

    “你不想见他?”

    叶萝踩上楼梯的脚步一顿,回头。

    钟晋平唇角微微上挑,扬起一抹弧度,“萝萝,你今天找了一天了,不想再见见他吗?”

    他优雅的对叶萝伸手,“过来。”

    叶萝深吸一口气,转身,没有牵上他的手,直接走向餐厅的位置。

    她在这栋主院被囚禁了三年,对里面的每一寸结构的熟悉无比,自然知道餐厅的位置。

    叶萝到餐厅时,看着眼前情景,眉头一跳。

    餐桌上,佣人忙得热火朝天,一道一道的菜肴飞快地从厨房端了上来,能容纳十几人用餐的餐桌堆满了各种菜肴,点心水果小吃正菜,各类肉类蔬菜水果应有尽有。

    这阵势,恨不得将帝国所有佳肴都端上了桌。

    钟晋平对食腹之欲没有多大的兴趣,似乎除了权势以外,任何贵族乐于但与享受的东西他都不感兴趣。似乎对这个男人而言,美色美酒美食金钱财富,这些无数人趋之若鹜的东西他都都不放在眼里。

    进食对他来说只是需要解决生理需要,为了避免在食物上浪费过多时间,钟晋平甚至让手下的人研究出一种胶囊,现在广泛用于军部,小小的一颗吃下去,能够解决人一天所需要的各种能量。

    而他自己为了节省时间,大部分时候都是吃这种胶囊解决进食需求。

    他对旁人苛刻残忍,对自己也苛刻残忍到了极点。

    这样钟家重金培养那些厨子深感毫无用武之力。

    听到吩咐要准备好晚餐服侍女主人,所有的厨师激动的不行,几乎耗尽了洪荒之力,把自己的看家本领都使了出来。

    叶萝望着能撑死20个自己的这些菜,沉默了。

    “萝萝,你喜欢吃鱼……”钟晋平殷勤的夹了一块放到她的碗里,这个举动让在场的佣人惊掉了下巴,纷纷眼观鼻鼻观心低头不敢喘气,对叶萝的态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更加殷勤恭敬了

    叶萝:“我很讨厌鱼腥味,因为原柔柔喜欢,我才在你面前假装很喜欢吃鱼。”

    钟晋平动作一僵,随即又给她夹了一块鸡肉。

    “我不喜欢吃肉。”

    钟晋平好脾气道:“萝萝,你以后喜欢吃什么,吩咐下面人做就行了。”

    “钟晋平,有意思吗?”叶萝冷笑,“你当初就是这样低声下气的讨好原柔柔?你是不是贱?就喜欢厌恶你的女人?谁最憎恶你你就讨好谁喜欢谁?钟晋平,你真是恶心,有病就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哐当!”

    刚刚出炉的菜倒了下来,弄湿了地毯,犯了错的佣人抖得像筛子一样跪了下来,所有的佣人面无人色。

    钟晋平脸上的笑意一寸寸褪去,心口仿佛被一根根的刺捅着,脸色阴翳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双眸如淬了冰,深若寒潭,令人不寒而栗。

    叶萝不甘示弱的瞪着他。

    片刻,还是钟晋平先退让了,他极力平复了胸口翻涌的情绪,眼里带着一抹脆弱和受伤,“萝萝,我错了,你要怎么才能原谅我?”

    叶萝盯着他那双红色的幽深眼眸,一字一顿:“放了我,让我带走晋安。”

    钟晋平笑了,晋安,叫的真亲密啊。

    藏在桌子底下的手用力踹成拳头,手背青筋暴起。

    他薄唇微扬,表情英俊温和,矜高傲慢,却让人丝毫不起恶感,只会下意识的臣服恐惧。

    “萝萝,我不会关着你,你是自由的,想要离开随时都可以。但晋安是我的弟弟,钟家的人,你以什么资格想要带走他?”

    叶萝咬牙,手中捏着的银质筷子几乎变形。

    捏着她死穴的钟晋平懒散的靠在椅背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笑容浅浅地挂在他的脸上,表情温柔至极,眼神却冰冷嗜人,泛红色的眼仿佛地狱恶鬼,温柔的挖出你的心脏吞下。

    和他的对峙,叶萝始终落于下风。

    叶萝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明明面对九死一生的危险依然能保持镇定自若,钟晋平却能轻易让她失控。

    “我要回三区训练营。”

    她今天在钟家找了一整天,就差没把地皮翻过来,没有看见过任何一丝关于钟晋安的痕迹,他不在钟家。

    那自己就没必要待在这里。

    “可以。”钟晋平没有阻止的意思,十分大方的同意了。

    不过下一句,狠狠泼了叶萝冷水。

    “不过,你离开我,钟晋安会遇到什么危险我就不敢保证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