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十八章 不配

    当然,钟族长家建的那么大,可也不是单纯而已拿来住人的,里面不明白藏了多少历代族长的秘密。再再后来,钟晋平这个疯子把她被囚禁在主院内,层层看管密不漏风,她连主院的大门都出不去。叶萝停下来了脚步,眼前是一个花廊,绿树掩映着飞檐翘角的建筑,由紫色的藤蔓相互交织而再后来,钟晋平这个疯子把她囚禁在主院内,层层看守密不透风,她连主院的大门都出不去。。...

    毕竟,钟家主家建的那么大,可不是单纯只是拿来住人的,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历代家主的秘密。

    再后来,钟晋平这个疯子把她囚禁在主院内,层层看守密不透风,她连主院的大门都出不去。

    叶萝停下了脚步,眼前是一个花廊,掩映着飞檐翘角的建筑,由紫色的藤蔓交织而成的花廊美得像是一幅画,紫色的藤花仿佛一串串流苏般洒落,在微风中摇曳,有片片的紫藤花瓣慢悠悠的洒落到地面上,铺了一层紫色。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花香,清新又优雅。

    叶萝随手折下一串紫藤花,身后一直紧紧跟着她的两个女佣,穿着一丝不苟的女佣服长裙,一个脸上长着雀斑模样活泼,一个短发看上去稳重,两人安安静静的跟在她身后。

    叶萝听力敏锐,察觉到暗处至少还跟着数个警卫。

    没有限制她的行动,却如影随形。

    短发女佣见她摘花下意识想阻止,张口欲言,但不知道想到什么,又闭上了嘴。

    而旁边那个脸上长了小雀斑的女佣则脸色一变,大声道:“小姐,那花不能摘!”

    钟晋平虽然吩咐了钟家的人要称呼叶罗为主母,但叶萝很反感,那些人便改口称呼她为小姐。

    这是帝国传统中对未婚女士的尊称。

    叶萝捏着手里的紫藤花瓣,扭头看向这个雀斑女佣,“为什么?”

    雀斑女佣张口刚想说话,她旁边的短发女佣立马扯了一下她,然后上前一步对叶萝躬了一下身体,“请您恕罪,宽恕她的失言,这里所有的花,您都可以随意采摘,或者吩咐我们替您采摘。”

    “紫藤花是家主为了原柔柔小姐特意种的……”雀斑女佣不服,嘟囔着。

    声音不小,叶萝听到了。

    短发女佣脸色大变,想要伸手堵住她的嘴也来不及了。

    原柔柔……

    这一个名字还真是恍如隔世。

    叶萝无声轻笑,眼里充满了讥讽,紫色的藤萝花瓣被她揉成一团,顺手丢入旁边垃圾桶内。

    她想起来了。

    前世,钟晋平命人在钟家建了无数的紫藤花花廊,仿佛一件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无数精心培育的紫藤花四季不谢,盛开时灼灼生辉,如梦如幻。

    她曾经接过一个任务,孤身前往南方一个猛兽横行哪怕植物也处处致命的禁地森林,寻找一种十分特殊的变异紫藤花的种子。这种变异紫藤花,同一株藤蔓能开出紫色和红色,不算昂贵,却十分罕见。

    命令下的十分急,要求十天之内完成,任务级别上升到了SSS级。

    叶萝在禁地森林里遇到变异狼种群,差点死了,九死一生才护着那两粒花种子逃了出来。

    钟晋平接过过沾着她血液的种子,破天荒的对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很好。”

    男人嘴角翘起,语气中的愉悦之意,让常年冷酷低哑的嗓音仿佛带着点冰雪消融的暖意,这还是他第一次笑着夸赞她做得好。敬仰的天神对她展露了笑容,当时的叶萝欣喜若狂,仿佛被狼王抓穿的身体都察觉不到痛了。

    现在,叶萝讽刺的扯了扯嘴角,负手而立,抬头望向这个漂亮的紫藤花廊,“男人的心就这么随意变化吗?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又可以爱那个。”

    被他喜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短发女佣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保持沉默。

    雀斑女佣眼神却有些鄙夷讽刺,不过一个平民出身的贱婢,有什么资格跟高贵的原柔柔小姐相提并论。

    她忍不住开口,语气有些尖锐道:“家主当年为了追求原柔柔小姐,不惜重金收集了帝国内所有名贵的紫藤花种子,特意建了一个紫藤花园,用情之深,感动了整个帝国,可惜了,这些名贵的紫藤花,竟然要被一个身份不堪的人采摘凌践踏。”

    见她说话语气越来越冲,甚至挑衅般抬起下巴瞪着叶萝,短发女佣脸色大变,扯过她的衣服示意无果,急忙低声警告:“丽珠!闭嘴!”

    “我又没有说错!”丽珠不屑的冷哼一声抬起下巴,鼻孔朝天的看着叶萝。

    憋了一天的情绪宣泄之后,丽珠仿佛开了闸一般,忍不住开口噼里啪啦讥讽道,“真是笑死人了,一个平民贱种也敢登堂入室,自称主母,连原柔柔小姐一根头发丝也比不上,为了攀附权贵,也真是不择手段,到底是贱民……”

    丽珠越骂越畅快,肆无忌惮。

    她是钟家管家的女儿,家族代代次侍奉钟家,帝国没有废除奴隶制度时期是钟家的奴仆,奴隶制度取消之后,恢复了平民身份,依然世代侍奉钟家。一般的小贵族见了钟家的管家也要客客气气,毕恭毕敬。

    丽珠身为管家唯一的女儿,名义上为女佣,但是过的比一些落魄小贵族家的女儿还要好,从小见过的都是帝国顶层的贵族,让丽珠内心十分高傲,极其看不起平民,认为他们是贱种,是被他们踩在脚底下的淤泥。

    管家深谙为叶萝挑选贴身女佣时,丽珠撒娇耍脾气,硬是从自己父亲那里要了一个名额。

    大概是叶萝态度太过淡然平静看起来毫无威胁,被管家教观连一般的小贵族家的小姐都不放在眼里的丽珠越说底气越足越傲慢,望着她的目光充满鄙夷不屑和浓烈疯狂的妒忌不甘。

    凭什么?!

    高高在上如此俊美优秀的男主人,也只有帝国最出色高贵美丽的小姐才能配得上他,一个平民,皮肤都没有她保养的好,手指也没有她的纤细水嫩,有什么资格配得上高贵的家主?

    出生稍差一些的贵族小姐追求家主,丽珠都要讥讽嘲笑鄙夷对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何况一个平民贱种。

    这种人有什么资格成为主母?凭什么成为主母?还不如她……

    “哼,不过就算一个低贱肮脏的平民,哪来的资格跟高贵的原柔柔小姐相提并论?别以为一时蒙蔽了家主,就能真正成为钟家的主母,你这种人,连钟家的大门都没有资格迈进,少来,玷污我的眼睛......”

    丽珠不顾短发女佣的拉扯张嘴噼里啪啦就是一顿侮辱谩骂,短发女佣吓得面无人色,双腿发软,“丽珠,够了!”

    辱骂主母,对主母不敬,可是死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