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十七章 仿佛变了一个人

    真没想起有生之年居然还能看见这位出了名的暴戾恣睢阴鹜疯狂的的家主,居然会露着这种……傻气的表情,除了那捧着屏幕小心翼翼的如捧着什么珍宝的模样,但是隔着距离,从族长的这个角度看不见屏幕里的画面,但不需要想也明白他当然是在望着他的那个平民情人。族长族长嘴角抽搐,一言难尽。。...

    真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还能看到这位出了名的暴戾恣睢阴鸷疯狂的家主,竟然会露出这种……傻气的表情,还有那捧着屏幕小心翼翼的如捧着什么珍宝的模样,虽然隔着距离,从族长的这个角度看不到屏幕里的画面,但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是在看着他的那个平民情人。

    族长嘴角抽搐,一言难尽。

    他现在是彻底相信了最近钟家流传的消息,钟晋平被一个平民女人迷的神魂颠倒,性情大变。

    先是原家的女儿,现在又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平民女人,怎么看不出来钟晋平还是个情痴?!真是可笑,这样还不如一直痴迷原家的女儿!

    原家虽然仗着这个女儿蹬鼻子上脸,高高的姿态狮子大开口的嘴脸令人作呕,但原家好歹也是三大贵族之一,门当户对,原家的女儿出身高贵,总比一个出身下贱的平民要好!

    身为一个平民,能够成为贵族的情人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贵族娶了平民,那是巨大的耻辱,要被整个贵族圈子排挤驱逐,失去所有。因为根据帝国的婚姻法则,妻子有权利共享丈夫的所有权势,一旦贵族取了平民,那么平民就会瓜分掉贵族的势力。

    有过铁血皇帝的例子在,贵族阶级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族长忍下起伏的情绪,握着拐杖的手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度,干枯的手指骨节鼓起,他不再废话,直接说出了今天的目的:“家主,如果您真的很喜欢这个平民,可以当个玩具养着宠爱,但钟家的主母,你的妻子,必须是贵族出身!贵族与平民绝对不能联姻,钟家不能破例!”

    钟晋平嘴角的笑容一顿,目光终于舍得从屏幕上移开,他抬头看了一眼族长,嘴角的弧度不变,红色的眼眸却冰冷至极,仿佛从地狱爬出来的是嗜血魔鬼。

    “族长,是谁给你的错觉,可以管我的事?”

    他轻哼了一声,表情冷漠,语气里的阴狠之意不加掩饰。

    “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的妻子指指点点?”

    前世他要娶萝萝,冕园那群老不死的也是拼命反对,被他杀鸡儆猴之后,一个个老实的跟鹌鹑一样,屁话都不敢再说一句。

    他曾经痴迷权势地位,乐此不疲的沉迷于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等到失去萝萝,那种痛彻心扉无穷无尽的痛苦绝望才告诉他,他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钟晋平决不允许任何人轻贱他的珍宝。

    “你!”族长惊怒,拍桌而起,“钟晋平,我是钟家族长,冕园之主,你竟敢对我不敬?!别忘了,你这个家主之位是怎么来的......”

    钟晋平嘴着扯出一个凉薄的弧度,姿态懒散地靠着椅背,手指漫不经心地摩挲着屏幕,“当然没有忘,这个家主之位,是我亲手杀了我的父亲,还有那些不安分的兄弟姐妹,用鲜血和杀戮换来的。”

    钟晋平明明像是在笑,表情却让人不寒而栗,有如实绩一般的杀意弥漫出来。

    族长又惊又怒,心口莫名感到一阵冰冷惧意,眉头跳的厉害。

    不过数月没见,为何感觉钟晋平整个人更加深沉可怕难以捉摸了?

    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更加深不可测,更加阴狠凶残,更加……不受控制了。

    如果说数月之前,钟晋平对冕园还有几分的忌讳,现在,他的眼里看不到一丝一毫对冕园的敬意和警惕。

    冷漠,不屑,轻视,丝毫不放在眼里。

    如果说来之前,族长只是担心未来钟家主母是一个平民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想要强势的摆出族长和冕园的威严,逼迫钟晋平改变主意。

    而现在,他却感到了心惊肉跳的不安。

    钟晋平……是真的疯了吗?

    族长一张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庞涨得通红,因为怒意和惊惧而扭曲着,他急剧的喘着气,依然不减锐利的红眸狠狠的盯着他:“如果不是冕园支持你,你根本坐不上这个位置!”

    “呵。”

    族长身体颤抖的厉害,用力握紧了拐杖,也不称呼家主了,直呼名字。

    “钟晋平,冕园维护的是整个钟家的利益,也是你这个家的地位!帝国向来不允许贵族与平民通婚,你是想将钟家推上风口浪尖向,整个帝国宣战吗!”

    钟晋平轻笑,表情波澜不惊,眼神却是不可一世的狂妄:“就算我向整个帝国宣战,谁敢接?”

    族长离开主家时,脸色阴沉难看,惨白无比,整个人仿佛衰老了十岁不止。

    冕园内,早已等候多时的长老立即蜂拥而至,一个个迫不及待的追问。

    “族长,如何了?”

    “他放弃娶那个平民的念头了吗?”

    “族长……”

    族长缓缓抬起手,示意众人安静,那张苍老的面孔又恢复了一贯的威严,“这件事,以后不许再提。”

    ………………………………………

    钟家主家的建筑十分雄伟,奢华规模不在帝国的皇宫之下。最中间的主体建筑是三层的豪华别墅,稍矮一些的建筑群体以这座主体建筑为中心,向四周蔓延,中间穿插着各种花园院落,亭台楼阁。现代化的建筑风格完美融合了帝国传统建筑特色,一步一风景,仿佛一幅巨大的千变万化风格迥异的画卷,每一处角落都凝聚着建筑师的心血,如果让帝国建筑学院的人看了一定会激动疯狂不己。

    哪怕是从未接受过贵族审美教育,在肮脏的贫民窟和血腥残暴的训练营中长大的叶萝也惊叹于这些建筑的华丽精美。

    叶萝漫不经心的游走在花园走廊中,仿佛闲庭散步一般。抬头打量着四周仿佛在欣赏着这些景物,目光扫过葱茏的花木,精巧的让人叹为观止的建筑。

    说来也讽刺,这还是她一次在钟家内闲逛。

    前世她作为钟晋平手中的一把利刃,忠心耿耿的下属,却从来没有机会有游览过钟家。

    因为她没有资格。

    说到底,她那时候不过是钟家主人养的一条狗罢了,有什么资格去闲逛主人家的院子?钟家戒备森严,规矩严苛,叶萝一个下属,如果没有命令哪里也去不了,如果乱跑,一不小心就会被当成间谍处理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