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十六章 像极了热恋中的青年

    一阵微风轻拂,这一大片艳丽的红萝花轻轻左右摇摆着,一阵阵的红色花浪放佛在献媚取悦于俯瞰它们的主人。“呵……”叶萝用力握着栏杆骨节发白,笑得眼泪都要出了。啊荒谬啊……小兜转一转,九牛二虎之力心思,一直但是逃不掉。就跟这些红萝花像,被乖乖的种植在这个金碧“呵……”叶萝用力握着栏杆骨节发白,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一阵微风轻拂,这一大片鲜艳的红萝花微微摇摆着,一阵阵的红色花浪仿佛在讨好取悦俯视它们的主人。

    “呵……”叶萝用力握着栏杆骨节发白,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真是可笑啊……

    兜兜转转,费尽心思,始终还是逃不掉。

    就跟这些红萝花一样,被乖乖的种植在这个金碧辉煌的花园里,成为他的掌中玩物。

    钟晋平。

    这个疯子,不可理喻的疯子,她注定摆脱不了吗?

    叶萝脑海里闪过一张笑的傻乎乎却比阳光还灿烂耀眼的面容,她捂住脸,被遮住的面容下似哭似笑的扯出了一个表情。

    她的大傻子……

    昨晚钟晋平给他看了实时监控,里面的大傻子坐在一个安静的花园里面发呆,明明已经成年一双红色的眼睛却清澈如稚子,天真懵懂,不染一尘。

    叶萝控制不住情绪下意识的伸手触碰监控屏幕,仿佛能隔着一道屏幕触碰到他。

    叶萝的手刚刚伸出去,监控屏幕就被钟晋平关掉了。

    “萝萝,乖乖听话,留在我身边,他就会的活着。”

    “萝萝,你要爱我,这样,我才会放了钟晋安。”

    萝萝,你可以试着哄我开心,我可以考虑让你们见一面。”

    这个疯子特别擅长玩弄囚禁,无论是囚禁人,还是灵魂。

    前世他将叶萝的人关在囚笼之中。

    这一世,他控制了钟晋安,把她的灵魂囚禁在同一个囚笼之中。

    仿佛宿命一般,挣不开,逃不掉。

    叶萝抬手擦了一下眼角的笑出的眼泪,收敛了有些癫狂崩溃的表情,恢了那个平静漠然的样子,她冷漠的扫了一眼那片红萝花,转身走回房间里。

    这是钟晋平的房间,大概是怕她想起前世那三年的不好回忆,房间的结构布局崭新而陌生,原本黑白色系的房间改成了暖色系,桌上的花瓶插了一捧红艳的红萝花,莫名带了点温馨的感觉。角落里还堆着乐器书架,配了一个小型的武器库和训练室,很显然是给叶萝准备的。

    这些都是前世没有的待遇。

    前世的叶萝逃跑无望,在乎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哀莫大于心死。钟晋平警惕着她自杀自残,房间没有任何尖锐的物体,甚至墙壁也被柔软的特殊材质所覆盖,无处不在的监控24小时掌控着她的一举一动。

    更别说让她接触到杀伤力极大的各类武器。

    只要她手中拥有致命武器,哪怕一把小刀一块尖锐的瓷器,哪怕帝国医术再高明的医生和再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无法救回一个精通人体结构和各种猎杀技巧,怀着一颗必死之心的猎杀者。

    现在,钟晋平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她会逃跑自杀。

    他捏住了叶萝的死穴。

    钟晋安。

    这个钟晋平从来放在眼里,同父异母智商不高的弟弟。

    曾经,在他看来,钟晋安就跟空气一样差不多的存在。

    钟家所有跟钟晋平争权夺利的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都被他或杀或流放,只有这个没有任何威胁的弟弟钟晋安得以安然活着。

    直到叶萝死后,无数次午夜痛苦的惊醒,钟晋平才后悔当初没有救下钟晋安,冷漠的看着他死去。

    如果钟晋安还活着,他的萝萝就不会万念俱灰,不会千方百计以死来报复他。

    哪怕钟晋安的存在,让他嫉妒扭曲如鲠在喉。

    这个控制欲和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叶萝多看了一眼哪个异性,都恨不得杀了对方。

    现在,在叶萝没有爱上他,心甘情愿愿意留在他身边前,哪怕钟晋平再妒恨钟晋安,也必须让他好好活着,就像曾经逼着叶萝活着一样。

    叶萝推开武器库的门,数十平米的空间各种架子高低错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类武器,种累齐全,包含了所有能叫得出名字的冷兵器和热武器,金属冰冷质地和武器天生带来的杀戮之气充斥着整个空间,给人一种压抑冰冷的感觉。

    随便一样就造价不菲,是平民耗尽大半积蓄的未必买得起。而这里,所有这些,不过是帝国一个高层贵族为了讨他的掌中之物欢心的一个礼物。

    这就是平民跟贵族之间的差距。

    贫富差距,权利地位,如同一道无法横跨的横沟天堑。

    叶萝十分自在的穿梭在武器,相比人,她更愿意跟这些冷冰冰没有感情没有生命的武器待在一起。

    叶萝走到冷兵器前,随手握起一把短刃,薄薄的刀身似乎加上了特制的合金,握在手上非常的轻。

    叶萝苍白的手指从刀身旁边轻轻抚过,还没有触碰到刀刃,竟然也滑出了一道口子,细小鲜红的血珠子滚落下来。

    这种细小的伤口,她眉都不皱一下,直接无视。

    无坚不摧,吹发即断,比她用过的所有武器都要好。

    锋芒毕露,能够轻而易举的划破人的皮肤,捅破里面重要的器官。

    叶萝面无表情的盯着这把短刃,上面摇曳的银光照出了她一双冰冷带着杀意的眼眸。

    那么锋利的武器,哪怕靠近都会被它的锋芒割伤,一定能掏出他的心脏吧。

    叶萝随手将短刀放下,她真怕自己控制不住杀了钟晋平。

    叶萝更擅长的是各种暗杀刺杀,她是雇佣兵中的猎杀者,学的大多是旁门左道,如果正面打斗,未必能赢得了对方,但论层出不穷的各种手段,在强大的敌人都会被她斩杀殆尽。

    钟晋平实力远远在她之上,正面打斗叶萝不是她的对手,但要论刺杀手段,叶萝有把握杀了他,尤其是现在,钟晋平对她丝毫不设防备,身上致命的脆弱的部分,毫无防备地展示在她的面前。

    可是她不能。

    不仅不能杀了他,还要控制住杀他的欲望和冲动。

    钟晋平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叶萝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出了武器库。

    训练室来了激烈的打斗声。

    钟家,会客厅。

    钟晋平手指摩挲过屏幕里那个鲜活的身影,招招狠辣致命的攻击在钟晋平看来却像是世界上最优美动人的舞蹈。

    他嘴角不受控制的翘起。

    坐在他对面的族长,喉咙说的都要干了,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抬头就看到他望着手中屏幕露出笑容的模样。

    像极了热恋中的青年。

    族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