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十五章 宠爱

    钟和不不甘心:“族长……”“你倘若真的闲着没事儿,就去帮钟康日常打理红街的产业。”红街的产业但是最最低级的产业,日常管理的人但是是家族里面小管事,族长居然张口让他堂堂一个长老级别去日常管理……钟和脑袋胀得发疼,憋着口气发不出,“族长,我……”“好了,而已红街的产业不过最低级的产业,管理的人不过是家族里面小管事,族长竟然开口让他堂堂一个长老级别去管理……。...

    钟和不甘心:“族长……”

    “你若是实在闲着没事,就去帮钟康打理红街的产业。”

    红街的产业不过最低级的产业,管理的人不过是家族里面小管事,族长竟然开口让他堂堂一个长老级别去管理……

    钟和脑袋胀得发疼,憋着一口气发不出来,“族长,我……”

    “好了,只是到此为止,不可再议论。”

    “是。”在坐的人纷纷起身行礼应道。

    “今天议会到此结束,都散了吧。”

    钟和心有不甘,欲言又止,但是对上族长那张漠然平静显然不想多说的脸,恨恨的咬了咬牙,第一个拂袖而去。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族长平静的脸出现了裂缝,他一掌拍到旁边的桌上,古色古香的红木桌立马四分五裂,轰然倒塌。

    “他是疯了不成?嫌现在钟家不够站在风口浪尖上吗?”

    族长怒目圆睁,愤怒的情绪从胸腔处喷涌到赤红的双眸。

    不过一天的时间,钟家家主,帝国最年轻的公爵钟晋平,带回了一个平民少女不仅宠爱有加,甚至让所有的下人尊称她为主母的信息传遍了整个钟家和帝国高层。

    他丝毫不掩饰他对这个平民少女的宠爱重视之日,更不在乎这个消息,在帝国高层掀起了多大的风浪。

    “钟晋平是疯了吧?几天前还斥重金买下帝国最大的紫藤花园讨原柔柔欢心,这才几天就变心对一个平民宠爱有加?”

    “难不成是被原柔柔拒绝多了,就疯了?自暴自弃自甘堕落的宠爱起了一个平民?”

    “他是想娶一个平民为妻?他是要跟所有贵族阶级做对吗?”

    “这个平民到底有什么狐媚手段,能把钟晋平迷惑成这样?”

    “之前在亲王府的舞会上,就觉得钟晋平对这个女人很不一般,没有想到竟然重视宠爱到这个地步。”

    “钟家的族长和长老就这样看着他发疯吗?平民不可与贵族联姻通婚,钟家这是要破坏这个定律?”

    “真是该死……”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入,叶萝睁开眼睛,阳光温柔又明媚,清晨带着露珠气息的风从半开的落地窗吹了进来,浅色的窗帘微微晃动,旁边垂下的床帐是半透明的冰蚕丝制成,在阳光下折射出七色的光晕奢靡又迷离。

    “早安,萝萝。”男人嘶哑慵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叶萝给他的回应是闭上眼睛,侧过身体背对着他。

    男人发出一阵低笑,伸手从将她揽入怀里,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彼此的躯壳紧紧贴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气息和温度。

    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让他脸上流露出痴迷沉醉之意,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贪婪的汲取着叶萝身上的气息。

    过了许久,似乎是不满怀里人的毫无反应,钟晋平不轻不重地在她耳垂边咬了一口,还恶劣的舔了一下,舌尖在她耳垂脖侧间反复的描绘着。

    他熟悉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不出意外,怀里的人身体颤抖了起来。

    “钟晋平!”叶萝猛然起身一把推开他,胸口蓄着满腔的怒火,眼睛发红,手指发抖。

    巨大的羞辱和愤怒将她包裹而住,她抬脚就要把他踹下去。

    动作狠厉,速度快的几乎在眨眼之间。

    钟晋平毫无反抗顺从的被她踹了下去,叶萝这一脚用尽了全力,踢到了他的胸口,传来一声轻微的骨折声,钟晋平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在地上坐起,额前凌乱的头发慵懒的铺散开来,柔和了他过分凌厉的五官,向来阴鸷冷酷的男人此时笑意盈盈,眼神温柔又包容。

    “萝萝,如果你还没出气的话,可以再踢两脚,我不会反抗的。”钟晋平大大方方的张开胳膊,摆出一副任君宰割的样子。

    叶萝眼里闪过一抹狰狞的厉色,毫不客气的扑了下来,双手握拳狠狠砸向他的脸。

    下一秒,钟晋平脑袋微微往后,修长漂亮的手包裹住了她的拳头,轻而易举地阻止了她的动作。

    叶萝:“呵。”

    虚伪的男人,满口谎言。

    这就是他说的,不会反抗?

    钟晋平从她讥讽的眼神里猜出了她的意思,无奈道:“萝萝,不能打脸。”

    叶萝抬脚就踹。

    赤裸着的脚腕再一次被他握在掌心,钟晋平语气嘶哑:“萝萝,你是想废了我吗?”

    那力度,还有攻击的角度,钟晋平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没有阻止她,恐怕直接就被她断子绝孙了。

    钟晋平苦笑,萝萝,你就那么恨我吗?

    叶萝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

    身为钟家家主,顶层的贵族,钟晋平的卧室隔音效果极好。

    但今天值守的护卫,都听到里面传来的声响,闷哼声和殴打的动静。

    这……

    原来他们那位冷酷禁欲从来不近女色或男色的家主,实际上玩的那么开吗?

    钟晋平从房间出来的时候,跟平时并无异样,只是脸色稍显苍白,走路的步伐比平时略慢一些,似乎受了伤。

    “照顾好主母。”

    接到命令的女仆长恭敬道:“是。”

    主家和冕园不同,几乎是钟晋平的一言堂,所有的人对他的唯命是从,哪怕他的命令有多震惊令人不可思议,违背常理,都一丝不苟的执行。

    女仆长带着一群女仆端着各种洗漱用品,还有换洗衣物鱼贯而入。

    “主母,我们奉家主之令,伺候您洗漱。”

    站在阳台护栏前的少女衣着单薄,清风吹起她的发梢和睡裙,她扭头,清晨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模糊了她的面容。

    “滚!”

    “是,主母。”女仆长依然是恭谦平和的面容,微微躬身行礼就要退下。

    “还有,不要喊我主母。”叶萝只觉得这个称呼充满了讽刺,可笑至极。

    “是,主母。”

    “……”

    叶萝俯视着窗外一大片的红萝花,在明媚的阳光下,这些在野外随处可见的植物舒展着它们细细的枝干和红艳的花瓣,慵懒舒适的沐浴在阳光之下。

    这种杂草般的廉价野花与这个奢华精致的花园格格不入,却因为主人的喜爱被精心养育维护着,所有名贵的花木都被毫不留情的铲除,为它们提供生存的空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