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作者:一条香咸鱼 | 军事历史

收藏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_第十四章 平民没有资格嫁入钟家

    坐在主座上的老者不紧不慢地抬起头瞥了他几眼,微眯着眼,没张口说话的。反倒是坐在中年人男人对面的人都忍张口,有些讽刺道,“钟和,被被取消了荣城矿场管理权后,你了无聊的到这个地步了吗?族长疼爱哪个女人你也要管?索性你这个长老也别当了,直接去主家当管反而是坐在中年男人对面的人忍不住开口,有些嘲讽道,“钟和,被取消了荣城矿场管理权之后,你已经无聊到这个地步了吗?家主宠爱哪个女人你也要管?干脆你这个长老也别当了,直接去主家当管家就算了。”。...

    坐在主座上的老者不紧不慢地抬头瞥了他一眼,微眯着眼,没开口说话。

    反而是坐在中年男人对面的人忍不住开口,有些嘲讽道,“钟和,被取消了荣城矿场管理权之后,你已经无聊到这个地步了吗?家主宠爱哪个女人你也要管?干脆你这个长老也别当了,直接去主家当管家就算了。”

    钟和正是因为多管闲事,才被家主剥夺了荣城矿产的管理权,这个蠢货就不长个记性吗?

    这个人撇了撇嘴,语气十分的不屑。

    “难不成你想让家主对原家那个女儿坚贞不屈,从一而终?哈哈哈……”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家一直仗着钟晋平喜欢自家的女儿,没少瞪鼻子上脸,还狮子大开口索要钟家将近七成的势力为聘礼。真是不要脸,当他家女儿有多金贵不成?幸亏钟晋平不是那种爱美人不要江山的蠢货,没被原家牵着鼻子走。

    钟晋平突然宠爱别的女人,对于他们来说惊喜大过于惊讶。别真的被原家的女儿迷得头昏脑胀,把钟家的势力拱手相让。钟晋平是出了名的冷酷狠戾,毒辣无情,偏偏是这种人一旦真的动了情,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钟家不是没有先例,哪怕已经是过去上百年的历史了,随便想想,还是让人头皮发麻。

    “是啊,钟和,如果你太闲了没事做,可以来帮我管理一下红街的产业。”

    “钟和,别老是惦记着家主那点私事,家主最恨别人管他的私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面对这些嘲讽,钟和恼怒道:“家主让佣人称呼那个女人为主母!”

    平民没有资格嫁入钟家,这可不是小事。

    这几个废物!都被钟晋平养废了,成天困在一个小小的冕园里,那么重要的消息都不知道!一个两个整天只会阴阳怪气的嘲讽来嘲讽去。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你说的,是真的?”首座上一直半眯着眼,捏着手里的佛珠,闭目养神的老者瞪大了眼睛,哪怕白发苍苍布满皱纹,一双红色瞳孔依然锐利得能够直视你内心。

    从差点搞得帝国所有贵族团灭的铁血皇帝开始,贵族之间就有了一个约定成俗的规定,平民出身的女人没有资格嫁给贵族或皇族。毕竟,当初铁血皇帝差点铲了所有的贵族,就因为他有一位出身平民却无比宠爱的皇后。哪怕只占部分原因,也足以让这些贵族忌讳如深。

    “族长,”钟和收敛了怒意,起身恭恭敬敬的对他行了个礼,“滋事重大,不敢撒谎隐瞒。”

    在场的所有人也只有这一位老者,值得他恭敬。

    钟家一族的族长,虽然不太管事,但威信极高。也是他力排众议,支持钟晋平上位为家主。

    族长脸色沉了下来,枯瘦如干枯树枝的手指用力捏着佛珠,原本就凸起的青筋凸的更厉害了,眼皮子抖了几下,“哪里来的平民?”

    钟和早有准备,取出了一个仪器按了一下,光线投射到空气中,眼前凭空就出现了一个画面,旁观者仿佛身临其境般。

    黑色的车子在主家的大门前停下,不等护卫上前开门,穿着一件皱巴巴的衬衣的钟晋平就抱着一个女人走了下来,向来一丝不苟整整齐齐的头发凌乱的扑在额头上。

    女人身上裹着他的外套,每一寸肌肤都被裹得严严实实,仅仅露出脸部和双手。

    他脸上带着笑容,不是冷笑或者让人毛骨悚然的笑,上扬的嘴角仿佛一阵春风,眼角眉梢都透露着仿佛灵魂深处散发的愉悦。

    在坐的人,除了已经看过的钟和还有族长,不由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人真的是钟晋平?!

    当初坐上家主之位,也没见他笑得那么开心,反常的让人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钟晋平本人。

    相比反常的难以置信,让人有点头皮发麻后背发冷的钟晋平,他抱着的那个女人更令人惊讶。

    黑发黑眸,长算是漂亮,但远远没有达到那种美貌绝伦魅惑人心的标准,紧绷着嘴角,脸色很难看,望着钟晋平眼睛透露出丝丝的杀意和憎恨。

    钟晋平低头贴着她的耳边,不知道在说什么,她抬手一巴掌就扇了过,清脆响亮的声音明显力度不小,打的中钟晋平头一歪。

    “狗东西!骗子!卑鄙!”女人声音嘶哑的怒骂。

    这些钟家一族长老级别的人,忍不住又倒抽了一口气,和画面里的其他人一样,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个女人死定了!

    她知道她打的人是谁吗?

    帝国的魔鬼公爵,睚眦必报报复心极重,暴戾恣睢的钟晋平!

    上一个敢当着他的面这么骂他的人,坟头草都有两人高了吧?

    隔着不同的时间和位置,这些人的想法不约而同的同步了。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更令他们惊讶。

    钟晋平不仅没有发怒,反而仰头笑得不可开支,仿佛刚才被打骂是他们看错了,如果不是他脸上显眼的指印……好像还不止一个?仔细一看,他的脖子,脸颊,裸露出来的肌肤有一道道抓痕……

    这些都是过来人,一秒就看懂了那些痕迹是怎么来的。

    突然,钟晋平抬头看了过来,刚好是监控画面拍摄的角度,嘴角的笑意消失,原本缱绻含笑的眼神变得冰冷凶戾,画面剧烈颤抖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了。

    眼前的画面消散之后,这些人的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这……真的是家主?”

    “我没看错吧……”

    “真是匪夷所思……”

    钟和再次对着族长行礼,语气逐渐激动道:“族长,我虽然跟家主有些龌龊,但誓死维护钟家的荣誉,家主对这个平民的态度,比当初对原家女儿还要严重百倍,甚至命令下人尊称其为主母,完全将家族的荣誉和地位视之于无物……”

    胆敢娶平民为妻的贵族,都将失去贵族的身份和所有爵位,沦为低贱的平民。地位再高也不例外。

    “够了,”族长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面无表情道,“晋平这孩子,向来清冷,身边从来没有一个知心人,难得有个喜欢的人,纵使不过是一个平民情妇,但他愿意宠着,就让他宠着玩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