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为父皇打天下

作者:一语轻谈 | 言情小说

收藏

  肖玉晴再次穿越了!!!哎玛!带了一座大图馆吖!哎玛!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各种文学作品,科学书籍,应有尽有,环境很陌生点怕啥,有馆手上,天下我有!什么?这是乱世?!!!什么?想看图书馆得有权杖?!!!什么?有了权杖还得有权力点?!!!艾玛!这算啥金手指,万恶的旧社会!我要回去啊!!!此图书馆颇为老旧,听上一任管理员老阿姨说从建国初期就开在这里了,图书馆的馆长是一个老革命,身无长物,唯用全身积蓄开办了这么一个三层旧楼的图书馆,近些年网络图书风行,众多新式书店林立,这座不卖考卷、习题、杂志以及各类笔墨作业的图书馆日渐没了营生。。

    众人一跪肖玉晴就慌了,作为一个生活现实的草根阶层,啥时候能见这场面呀?就算跪下之人也就十数几个,也足够多她惊慌失措了。正这时,她的面前“叮”的一声,莹光板突然显现出来:人气分 3,剩余积分-3分。人气分 3,剩余积分0分。人气分 3,剩余积分3分正在这时,她的面前“叮”的一声,莹光板突然显现:。...

    众人一跪肖玉晴就慌了,做为一个现实的草根阶层,啥时候能见这场面呀?

    就算是下跪之人也就十数几个,也足够她惊慌失措了。

    正在这时,她的面前“叮”的一声,莹光板突然显现:

    人气分+3,剩余积分-3分。

    人气分+3,剩余积分0分。

    人气分+3,剩余积分3分。。。。。。。

    以往莹光板是一句一句的说话,这一次则是像弹幕一般,不停的闪烁。

    人气分+3,加到停止,剩余积分27分!

    肖玉晴对这种,只用站着便可以加分数的莹光板非常满意!

    那四个告示卫终于在眼来眼往中决定下来三人下跪,一人通风报信。

    现场便只有二人不跪了,这二人目目相视,一人问:

    “你为何不跪?”

    一人坦然展开扇子扇了几扇:“我又不是愚民,你这身份还没下来,我若是冒然跪了怕担欺君之罪。”

    啊?!!!

    跪下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原本振奋于有生以来终算见到贵人到听到此话便如跪针毡。

    那三个刚膝盖落地的告示卫更是纠结难言,原本他们也是不打算跪的,这下若不是乐安公主可该如何是好?

    肖玉晴苦笑不得,这人,先前还说他识时务,此刻却又如此不上道。

    眼见认同她的人思想动摇,举动尴尬,人群里的云娘也有遥遥欲坠之势,这下必得想个办法缓解这番尴尬了。

    正当她细思缓解之策时,一人骑着高头大马从内城跑出。

    不待他跑近,肖玉晴身侧的少年便蹦起来大叫:

    “行云大哥,行云大哥,快来,快来!玉晴在这里!!!”

    “????”

    地下下跪人等齐齐石化,纷纷庆幸方才不曾站起。

    只见马上有一位年约双十年华的男子,身姿挺拔如松,气势凌然,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居高临下向肖玉晴扫来:

    “玉晴小姐?”

    “啊?”这是原主认识的旧人吗?肖玉晴狐疑的看向对面的少年,若是相识,为何日前不曾认出?方才还口口声声只说是面善?

    “别看我,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才这么高一点。”那少年用手在腋下比划了一下,仿佛觉得那一下比划高了,又往下按了按:“行云哥,你看看,是不是当时就这么高一点?”

    那叫行云的男子从马上下来,皱着眉头说道:“元亭因何在此?”

    “啊?!!!我是给父亲送书信的!!!”那叫元亭的少年把折扇往头上一敲,懊恼大叫:“这下完了,这下完了,父亲定然要对我军法处置,行云哥哥,你的啸风借我一骑!!!”

    说着话也不待回复就朝着行云的白马走去,却见那白马甚有性格,不等他近前,便长嘶一声前蹄扬起。

    行云紧了一下白马的绳子,那白马瞬间便老实了下来:“元亭若是与张将军送信,不若直接回宫中去,方才晋国公主在殿内不知与陛下说了什么,刚刚召了张将军回来。”

    “啊?那就太好了,原本我也不喜欢去军营里。不若我们一起送玉晴妹妹回宫?”元亭瞬间便嬉笑出声:“这玉晴妹妹也实在好玩,她板着脸问我公子看我几分似从前?吓我一大跳!”

    行云再次打量了肖玉晴一眼:“三娘子果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吗?”

    “啊?我?”肖玉晴正在震惊于莹光板上新增的243分,突然被追问蒙的一批,弱弱的回了一句:“我该想起什么吗?”

    “属下拜见乐安公主!”行云单膝跪地:“属下害公主颠沛流离多年,请公主降罪!!!”

    众下跪的众人,一见如此威风的小将军都对着肖玉晴下跪了,总算齐齐的把心放进了肚子里,云娘摇摇欲坠,被钟叔用肩膀扶持了一下才堪堪跪稳。

    “啊?”肖玉晴也不知此刻她是该降罪,还是要求此人快快备马接她入宫,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正在这时,过来一批带着轿子的宫人,那宫人里似头目般的姑姑恭敬的对着肖玉晴施了一礼便看向了行云小将军。

    那行云小将军轻轻点了点头,那宫人便带头跪下:“参见乐安公主!”

    肖玉晴头疼的看着不停闪烁积分的莹光板,无时无刻不在出戏状态,心里暗想:这分多了也愁人啊。

    “诸位快快请起,你等可是接我入宫的吗?”

    “请公主入轿!”那宫人上前一步跪在肖玉晴面前:“奴婢奉皇后娘娘之命,请乐安公主前往慈德殿面见。”

    肖玉晴看向云娘和钟叔的位置,犹豫了一下径自走向了正红色的轿子,身边的宫人争相上前搀扶。

    那行云与元亭站在原地目送。

    周朝建国至今也不足五年,太祖勤俭,宫殿乃是先朝所建,稍做修缮便带了妃嫔入住。

    到了世宗这里,因世宗尚武心系天下,连自己的寝殿都极少入驻,自然对这皇宫更不曾重视过,所幸,前朝修缮时大兴土木,历经多年仍矗立如新。

    肖玉晴坐在轿子里直接被送至慈德殿正门,宫人扶着她下了轿,便见殿前一雍容靓丽的妇人带着宫女飞奔而下。

    宫人知晓肖玉晴记忆有失,当下便低声提醒道:“这是殿下的姑姑,晋国公主!”

    晋国公主?历史上下嫁给张永德的那位?

    只是怎么会是姑姑呢?

    难不成自己是世宗郭荣之女?

    不会吧?

    历史上可没说过郭荣有什么女儿之类的,也就野史上北宋有个柴郡主疑似是郭荣之女。

    难不成世宗皇帝重男轻女,是以公主之类的历史上不曾留名?

    “参见晋国公主!”

    宫人们再次下跪施礼让肖玉晴从思索中回过神来,还不待她有所反应,那衣衫华丽的晋国公主便把她拉扯到了怀中:“三娘,我可怜的三娘,你可还识得姑姑?”

    肖玉晴原本还想着应该怎么回应才符合自己身份,一听到识得二字,马上来了灵感,失礼怕啥?自己还失忆了呢!

    失忆懵懂不是正常的吗?

    原本她是真蒙,此刻便是真假掺半了。

    晋国公主郭秀琼尴尬的发现,自己演的戏要砸了!!!

    自己酝酿了许久的情绪,怀中女子就算再迟钝也该有所反应才对。

    结果她低头一看,郭玉晴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别说有亲人相见时的泪眼,就连半丝涟漪都不曾动过。

    周围到处都是宫人,这要是传进去那姐妹两不定要怎么笑呢!

    郭秀琼虽然贵为嫡长公主,可是身份却非常尴尬。

    符丽清嫁于世宗为继室之前,她还曾以长公主之尊训斥其不守妇德,并在太祖面前强力游说符丽清再嫁之身不配郭荣正室之位,让太祖把自己的妹妹秀珏嫁于郭荣为正室,符丽清为侧夫人。

    。。。。。。

    谁曾想也不过四五年光景,太祖便薨了。

    亲兄弟全数亡故倒便宜了这郭荣!!!

    身为养子据然承继了帝位!!!

    自己原本是金尊玉贵的长公主,便因这个“养”字始终隔了一层!!!

    世宗待自己亲和如故,自己却不敢任性如初,处处做小伏低讨好于那大小符氏。

    原本她与这玉晴也并不熟识,当年自己下嫁于张永德时,她将才出生,自己虽然在嫂嫂刘氏那里见过两次却并不亲近。

    若是当初自己便知,日后要依着兄弟过活,再怎么样也不该把姿态放的那般高高在上。

    此时说什么也来不及了,只盼着这玉晴能知情知趣,与她一起应付那可恶的大小符氏!!!

    想到这里,她心里平和了一些,玉晴痴傻了些好拿捏,她沾了个嫡字,只要拢络住了必然是一笔助力,也不知元亭方才表现得如何,是否有在这傻子面前留下印象?

    想到这里郭秀琼又有了些厉色,自己这些皇室正统血脉反要屈居人下,如今自己更是要把自己的长子送于这傻子!!!

    而这傻子一直痴痴的看着自己,自己如何下得了台去?

    郭秀琼掩面低嚎:

    怎么办?在线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