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为父皇打天下

作者:一语轻谈 | 言情小说

收藏

  肖玉晴再次穿越了!!!哎玛!带了一座大图馆吖!哎玛!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各种文学作品,科学书籍,应有尽有,环境很陌生点怕啥,有馆手上,天下我有!什么?这是乱世?!!!什么?想看图书馆得有权杖?!!!什么?有了权杖还得有权力点?!!!艾玛!这算啥金手指,万恶的旧社会!我要回去啊!!!此图书馆颇为老旧,听上一任管理员老阿姨说从建国初期就开在这里了,图书馆的馆长是一个老革命,身无长物,唯用全身积蓄开办了这么一个三层旧楼的图书馆,近些年网络图书风行,众多新式书店林立,这座不卖考卷、习题、杂志以及各类笔墨作业的图书馆日渐没了营生。。

    肖玉晴望着莹光板上的-6分心花怒放!此次借分,啥也没做直接就快还完了。“姐姐?你怎么啦?”小周伢儿拿着毛笔,脸上花花的。肖玉晴的脸一点儿问题都也没,小周伢儿不不舍得动手。画别处又恐搞脏了衣物。本来的还手,拿下毛笔却顾着躲了,惟恐沾染到了肖玉晴身“姐姐?你怎么啦?”。...

    肖玉晴看着莹光板上的-6分心花怒放!

    此次借分,啥也没做直接就快还完了。

    “姐姐?你怎么啦?”

    小林伢儿拿着毛笔,脸上花花的。

    肖玉晴的脸一点问题都没有,小林伢儿不舍得下手。

    画别处又恐弄脏了衣物。

    原本的还手,拿到毛笔却只顾躲避了,唯恐沾染了肖玉晴身上半点。

    肖玉晴的两眼发光的看着小林伢儿,唉呀呀,这可爱的奶娃娃简直就是自己的福星!!!

    “唉呀,姐姐好喜欢小伢儿啊!”

    一个大大的拥抱冲着小林伢儿便来,吓了小林伢一跳,直接把手里的毛笔扔到了地上。

    “我也喜欢姐姐呀,我决定就娶姐姐做娘子!”

    小林伢儿把脑袋埋进肖玉晴的怀里:“姐姐,你要等我长大哦。”

    “。。。。。。”

    肖玉晴对这奶娃娃时时刻刻都记得自己要娶媳妇很无语。

    正在这里,云娘站在窗外喊了一声:“玉晴,你来。”

    肖玉晴一抬头,看到云娘和钟叔站在院中,正一言难尽的看着自己。

    “怎么啦?”

    他们这面相似喜似忧,难不成程瑞武有事?

    她狐疑拉着小林伢儿走出门外:

    “程大哥验上殿前卫了?”

    “啊?这个倒没,这两天正是要紧的时候,前次他便说了,有消息也得半月之后。”云娘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由自己把事情说出来:“我们要说的是你的事,那个,,,,钟叔出门路过告示台,看到了你的画像。。。。”

    “什么?通缉到这里来了?”肖玉晴一听就联想到了先前那莫须有的通缉,这钟叔也真是神奇,次次都能看到通缉自己的画像,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不是,不是。。。。。。这次应当是个好消息,肖。。。小娘子,时到今日有没有忆起一点前尘旧事?”钟叔看着肖玉晴面色不好的瞄向自己,急忙上前解释:“因你失忆,我看到了那个告示有些狐疑,所以跟云娘有些事情想找你商量一下。”

    态度这么好?肖玉晴更加疑惑了,这钟叔平时对自己一分好颜色都没有,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钟叔没等肖玉晴回话,就把先前讲与云娘的话重复了一遍,最后还小心翼翼的加了一句:“因小娘子与那告示上的乐安公主实在是相像,所以,想让小娘子亲至确认一番可好?”

    啊?这是个公主?

    肖玉晴指着自己的鼻子连犹豫的都不曾,直接来句:“走走走,咱们快去看看,就算不是也可以装嘛,只要长得像,万事皆有可能。”

    不待云娘和钟叔反应过来,她便扯了云娘及钟叔的袖子,还不忘叮嘱身后的小豆丁:“小伢儿等姐姐赚个公主身份回来,带你去享荣华富贵!”

    。。。。。。

    云娘和钟叔被扯着走出一段路都没能回过神来。

    这怎么可能是公主?看看她说的,只要长得像,可以装嘛。。。。。。

    装?

    云娘欲哭无泪,她们是想出人头地没有错。

    可不想人头触地啊!!!

    这一去,是福?是祸?

    钟叔因看过画像,较为淡定。

    可是就算再淡定,大街上被人扯着袖子走也实在是。。。。。他忍了又忍,实在不敢硬将袖子扯出,只好低了头跟在肖玉晴身侧,才方显得不是那么被动。

    肖玉晴看似见权眼开,莽撞至极,实则心中有数。

    想当初穿越之时,那追踪之人确实是姓周,而自己确实被其称为赵银花。再加上样貌类似,其事真实性已有十之八九。

    只是这个乐安公主的遭遇颇为古怪!古怪有三:

    一、态度:他既是护送假充大小姐的赵银花前往吴越之地,为何当初言语轻贱?追至山下,明明有机会把她抓回,却最终放她离开?

    二、替嫁:那真赵银花说其父视原身为亲女,她亦视原身为亲妹,为何又会让原身代其出嫁?这代替必然是不情愿的,若是情愿就不会跳崖了。

    三、时间:乐安公主从听说家人被诛到隐姓埋名,一共四年有余难不成一直消息闭塞?太祖自四年前便已称帝,她为何不去寻亲?

    罢了罢了,不管事实如何,这个公主的称号一定得领定了!!!

    不说别的,若是此身份混了来,世宗再怎么说也得给公主发银子啊!

    历史上世宗好像没有什么女儿,太祖倒是有几个女儿,其中有个特别有名的晋国长公主,也不知道排行第几?

    若是太祖的女儿,与世宗便是兄妹,到底不如父女来得亲和,肖玉晴莫名其妙的遗憾了一小把,立马就开心起来:“管他呢,捡来的尊贵身份不要白不要,现代草根,古代公主,想想就赚大发啦!”

    从边城走进内城口,用了将近两刻钟。

    肖玉晴半分也没有怯场,松开了云娘就径直向张贴皇榜告示的地方去,眼见马上就要走到那四名禁兵守着的告示台,一名锦衣少年就挡在了她的前面。

    肖玉晴抬头一瞧,这不是那天把《女则》撞得满地的小子嘛?

    “姑娘好生面熟,我们可曾相识?”那小子这次长了眼睛,寒冬的天儿拿着把云锦折扇,一副风流少年的笑貌,让人不自觉的就能想到才子会佳人的画面。

    可惜这佳人心中颇杂,实无意与人在此处攀亲念旧,最重要的是,此人除了撞过自己一次,并没有别的任何接触,更对这种才子会佳人的桥段敬谢不敏。

    只是此少年衣着华丽,离告示台不远也敢当街拦女子寒暄契阔,恐身份也是个不简单的。

    想戏耍美人?看姐怎么戏耍你吧!

    她悠然一笑:“那公子可要认真看看,我有几分似从前?”

    原本这只是一句玩笑之语,却见那公子立马变了颜色,原本展开欲扇的纸扇“哗”的一声又合上了。

    “你认得我?”他不在调笑,细长上挑的眉眼不自觉的收敛了肆意飞扬。

    肖玉晴见了这少年的态度,心里也是一顿,难不成以往真曾相识?

    “不是公子说我面熟的吗,怎么反倒过来问我?”肖玉晴并不怯场,如不出意外,她以后也可以锦衣华服,怕他作甚!

    “这。。是我想认识你编出来的,你怎么还当真了?”

    真是个老实的孩子!

    “那我可不是编的,三日前城前街,你曾撞过我,我也不曾与你计较,莫不是你此来上道歉的?”

    那少年一听终于松了一口气,就驴下坡了:“怪不得我见姑娘面善,原是如此!小生这厢给姑娘赔礼了。”

    “赔礼倒是不必,日后走路记得带上眼睛便好。”肖玉晴也懒得与他演戏,直接绕过他向告示台走去。

    那少年初时怔愣,可没待肖玉晴走近告示台便大呼小叫的跑了过来:“且慢,且慢,我知道了,我知道你为何面善了!”

    他再一次挡在了肖玉晴面前,从头到脚仔细的看了一遍,侧身指着告示台:“你是乐安公主!我就说嘛,仅仅撞了一下,我怎么能记性那么好,却原来,你就是乐安公主!!!”

    他的大声喧哗惹来了路过的众人围观。

    他一见有人前来,便大声呼叫:“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他手指的地方,正挂着一幅画像,画中女子约莫十余岁,明眉皓齿,正欣然而笑。

    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神似肖玉晴,肖玉晴的心“扑通”一声便掉进了肚子里,这下看来,怎么不做乐安公主都不成了。

    这讨人厌的小子果然是慧眼如炬!

    且眼疾手快,这下不用自己去纠结如何自证自身了。

    正当她佯装仅是单纯的欣赏自己的画像之时,周围便有人下跪高呼:“拜见乐安公主!”

    一人下跪,众人都跪,包括看到生了变故走近前来的钟叔和云娘,也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

    告示前转眼便只有六个人林立:

    棉衣少年,

    肖玉晴,

    四名告示卫。

    那四名告示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齐看看肖玉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直接跪,还是该等等再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