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为父皇打天下

作者:一语轻谈 | 言情小说

收藏

  肖玉晴再次穿越了!!!哎玛!带了一座大图馆吖!哎玛!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各种文学作品,科学书籍,应有尽有,环境很陌生点怕啥,有馆手上,天下我有!什么?这是乱世?!!!什么?想看图书馆得有权杖?!!!什么?有了权杖还得有权力点?!!!艾玛!这算啥金手指,万恶的旧社会!我要回去啊!!!此图书馆颇为老旧,听上一任管理员老阿姨说从建国初期就开在这里了,图书馆的馆长是一个老革命,身无长物,唯用全身积蓄开办了这么一个三层旧楼的图书馆,近些年网络图书风行,众多新式书店林立,这座不卖考卷、习题、杂志以及各类笔墨作业的图书馆日渐没了营生。。

    肖玉晴盯着莹光板,欲哭无泪。就一句钟钟不明白,二分也没了!不对,为什么是骂了二人气粉?这个钟掌柜是自己的人气粉啦?“是的,钟掌柜是主人的第五位人气粉,并在同时升级后为主人的第二位更亲近粉。”“什么?升级后为更亲近粉,三两银子都不愿借,莫也不是假粉吧?就一句钟钟不通,二分没有了!。...

    肖玉晴盯着莹光板,欲哭无泪。

    就一句钟钟不通,二分没有了!

    不对,为什么是骂了二人气粉?

    这个钟掌柜也是自己的人气粉啦?

    “是的,钟掌柜是主人的第五位人气粉,并在同时升级为主人的第二位亲近粉。”

    “什么?升级为亲近粉,三两银子都不肯借,莫不是假粉吧?”

    “主人,银子是银子,人情是人情,请不要混为一谈。”

    好吧,你是系统,你横竖都有理!那咱们商量商量《诗经》的事情吧?

    “一本《诗经》三十元,合为积分30分,请问是否兑换?”

    ???肖玉晴一愣立马点击了“是”

    “对不起,积分不足。”

    积分不足你说个屁呀!!!

    肖玉晴无语了:“五五,咱们打个商量呗,也就30积分,你再借一次怎么样?”

    “可以,五倍息,还150积分,是否兑换?”

    啊啊啊,上次才三倍利,为何这次就五倍利了?肖玉晴要崩溃了。

    “上次是救人,这次是求财。”

    “不一样么?”

    “救人一命胜造三级浮屠。”

    小五五,你做为系统,如此迷信可是不该啊。

    “这不是迷信,而是信仰,你,不懂!闲话少说,是否兑换?”

    肖玉晴只好无奈了点了是字,150分比之2500分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值得拼一次。

    “主人兑换《诗经一本》,使用积分30分,剩余积分-166分。”

    一本崭新的《诗经》就出现在了面板上,肖玉晴伸手取出,上面内容全是简体的,要想抄写还需一本简繁对照表,图书馆里有,可是看不着。。。唉,再也没有比自己有,却拿不到更让人无奈的事了。

    原本答应钟叔交回了《女则》就给小林伢儿启蒙的承诺又要失诺了,为了能早些拿到2500积分,肖玉晴决定全力以赴,她把赚回来的银子交给云娘,让她帮自己买些照明的蜡烛,她决定日夜赶工,争取早些得到上千的积分。

    云娘看这小娘子如此辛苦向上,心里不自觉的亲近了许多,再加上肖玉晴挣得的银两丝毫不藏私的全部给了她去掌管,这与一家人有何区别?

    肖玉晴两日没看,她的负一百六十六点积分就退到了负106分。

    小林伢儿也很识趣,他看到姐姐时不时的停下来磨墨,学了几会据然掌握的不差一二。

    肖玉晴也不与他见外,趁着他帮自己磨墨的时候伸个大大的懒腰,用手指沾起一点香墨点在了认真研墨的小林伢儿鼻尖上,惹来小林伢儿的惊叫,二人嘻嘻哈哈的就在室内玩闹了起来。

    云娘坐在门外拿着绣绷,听着室内二人逗趣,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钟叔背着铃幡走了进来,云娘连忙放下的绣绷去迎,却见钟叔一脸肃重,似喜似悲,表情古怪。

    “钟叔,您这是怎么了?”云娘把铃幡竖在了边上,好奇的问道。

    “嘘~~~那人,还在吧?”钟叔用手指了指肖玉晴歇息的屋子轻声问道,只是他的话音没落,那个室内像是响应他的问话一般,爆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跟求饶声。

    钟叔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对云娘说:“云娘,你可知她是谁?”

    “啊?”不是那勾结南唐的逆贼赵把总的女儿赵银花么?为此她们一家连夜逃命,为何这会儿又这般问起?

    “我今天又看到一个告示。”钟叔用手指轻点了一下肖玉晴的屋子。

    “那人,跟告示的女子一模一样!!!”

    “什么人?”

    “广顺元年被追封为乐安公主的郭玉晴!!!”

    “追封?那不是已经亡故了的吗?”云娘被钟叔的紧张弄的莫名其妙。

    “你听我说,那告示上说当年还不是乐安公主的郭玉晴外出游玩归家途中,正逢其家被围。

    当时这郭玉晴还不过十岁虚龄,小小年纪却极有主张,她当即立断带着手下一干忠仆上赴蒲州向太祖求救,谁知奔赴到中途便遭遇了匪患,一行人便被冲散了。

    紧接着郭玉晴便听到了全家上下尽皆被诛的谣言。

    无奈之下她带着一个仆妇隐姓埋名辗转到了扬州,不知怎的落在了赵把总的手上,与赵把总之女赵银花拜上了姐妹,平稳过了几年,最后代替赵银花前去吴越入选途中跌落悬崖,不知所踪。”

    “啊?既然跌落悬崖不知所踪了,此刻又张贴启事做甚?”云娘还不曾联想到肖玉晴身上,毕竟乐安公主对一个平民来讲,仅是一个高不可攀的代号而已。

    “当时护送乐安公主的周百户也在此次殿选当中,他为了顺利升级为殿中卫,不知道在哪里打听到了乐安公主的消息。此人颇有城府,他跑回扬州私下寻回了乐安当初带着的仆妇,来了上京求告陛下,说是公主未亡,可能失去了记忆,被人带来了东京,陛下一听就命符皇后张贴布告,若有寻获者,赏千户!”

    钟叔说到千户的时候两眼发亮:“若是阿武有了千户的名头,日后云娘你就有了庇护,不用躲躲藏藏混活于世了!”

    “这与阿武哥有何关系?”云娘顺着钟叔的视线,看了眼正在室内与林伢儿混闹成一团的肖玉晴:“难不成,您说的是肖三娘子?”

    “一模一样!”钟叔举起三根手指:“比当初悬赏的通告还要更似三分!”

    “啊?那只是相像,若是不是呢?”云娘也紧张起来,一时之间心都要跳了出来:“若真是乐安公主,与我们可是天大的荣华!!!”

    “不管是与不是,我们总要拼这一次。”钟叔看着云娘:“你的心疾经不起情绪的大起大落,此事就交由我去办吧。”

    “不知可有什么风险?”云娘犹豫了一下:“毕竟那乐安公主已经失踪了四五年,也不知这消息是真是假,若是您去了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好?”

    “富贵险中求,云娘,你信我,此事绝对八九不离十!”

    “可是,为何那赵把总的通缉令上,画的是肖三娘子,若是似告示所说,肖三娘子当不是赵家人才对,为何会被通缉?”

    “说起这个就巧了,世宗新入的秀女中,有名花贵人,她一听说世宗吩咐符皇后找寻乐安公主,立马就上前请罪,说是当时她家的老仆为了能活她一命,就拿已故的乐安公主的画像换成了自己的,才让她顺利逃出扬州,并还在世宗面前替父请罪,说是念在她与乐安公主姐妹四年的份上,饶恕其父之罪,她愿意带罪立功,早日寻回乐安公主。”

    “那可真是巧了。只可惜肖三娘子失去了记忆,否则一问便知。”

    “是啊,若是不失去记忆,咱们何必这样夹夹藏藏的奔逃?吴越早归周皇冶下,只拿出身份便可前途无忧。”

    “叮”莹光面板突然显现,吓了肖玉晴一大跳,只见上面出现了一排字:

    恭喜主人获得亲近分20分,感情分80分,剩余积分-6分。

    这一排字把她吓了一跳,这真是闭门家中坐,分从天上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