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为父皇打天下

作者:一语轻谈 | 言情小说

收藏

  肖玉晴再次穿越了!!!哎玛!带了一座大图馆吖!哎玛!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各种文学作品,科学书籍,应有尽有,环境很陌生点怕啥,有馆手上,天下我有!什么?这是乱世?!!!什么?想看图书馆得有权杖?!!!什么?有了权杖还得有权力点?!!!艾玛!这算啥金手指,万恶的旧社会!我要回去啊!!!此图书馆颇为老旧,听上一任管理员老阿姨说从建国初期就开在这里了,图书馆的馆长是一个老革命,身无长物,唯用全身积蓄开办了这么一个三层旧楼的图书馆,近些年网络图书风行,众多新式书店林立,这座不卖考卷、习题、杂志以及各类笔墨作业的图书馆日渐没了营生。。

    肖玉晴不明白这《女则》是帮何人誊写,她也不关怀,给小林伢儿启蒙教育的事也放到了脑后,她只垫记着五两银子是50分,只要你写好了除了赏钱,光这个赏字就明白这活必是给富贵荣华人家做的。闷头苦写了足有五天,终于等到完笔,一本《女则》也让她不自觉地的熟记于心于心。这篇埋头苦写了足有七天,终于完笔,一本《女则》也让她不自觉的熟记于心。。...

    肖玉晴不知道这《女则》是帮何人抄写,她也不关心,给小林伢儿启蒙的事也放在了脑后,她只垫记着五两银子就是50分,只要写好了还有赏钱,光这个赏字就知道这活必是给富贵人家做的。

    埋头苦写了足有七天,终于完笔,一本《女则》也让她不自觉的熟记于心。

    这篇长孙氏的《女则》早在宋朝后期便已遗失,遗失因由貌似是因与当时礼教观念不和?

    一通篇的写下来,满脑子的封建礼则和古往今来妇人的道德规范官司,就连睡梦中还是放映着古代妇人,为了德行无亏,舍身求仁的典故,让这来自现代的肖玉晴甚是烦恼。

    好在书已写完,五两银就要到手,肖玉晴来来回回的捏手腕,抬手臂缓解疲累的举动被云娘看在眼里,忍不住上前批评了几句,肖玉晴也不恼,知道云娘这是为自己好。

    程瑞武在两天前已经稍回了三两银子,说是验上了兵使,正在训练当中,上官已透露了消息,只要他继续表现得当,选至殿前卫可能甚大。

    这对原本提心吊胆的云娘几人来说是一件大喜事,当晚便拿了十文钱出来割了肉骨改善生活。

    小林伢对自己的阿爹一向崇拜,此一来更添了十分!

    日子眼见的越过越好,肖玉晴捧着尚未装订的女则走在去书店的路上,一个没注意被一锦衣小伙撞在了身上,手里的女则被撞翻遍地,那小伙嘴里赔着罪,脚底却没有丝毫停顿。

    肖玉晴伸手欲抓,又恐地上尚好的宣纸被踩,又急又气,却因为积分,把已经到口的国骂给咽了下去,一边叫着:“烦劳看着点,不要踩着了,谢谢,谢谢。”手中不停的收集,总算把纸张给全数拾了回来,坐在路边想比对着还原了次序,却因书上并未注明页码,还原起来不太容易而停手。

    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愤恨的朝着那小伙离去的方向说了一句:“赶着投胎去!!!”

    还好,积分并没有减少。

    好在书店就在不远处,肖玉晴准备到了书店,跟那掌柜的告扰一声,在书店里整理。

    到了书店门口正好看到掌柜的送一女子出门,那女子好似是上次遇到的那一个?

    “吴娘子,实在是抱歉的很,又劳您多跑一趟,还请原谅则个,等小人寻到了派人到府上通知您。”

    “钟掌柜客气了,原本就是小妇人寻得着急,还请掌柜的烦劳东家多帮忙寻摸一个地方,这是一点酬银,请不要嫌少。”

    吴娘子手下的仆妇立马就把一个精致的荷包奉到了钟掌柜面前。

    钟掌柜推拒了一下,还是收了下来。

    肖玉晴站在一旁待那女子上了轿子离开才走上前去。

    “掌柜的,那女子要寻什么书籍?”

    “唉,她夫君原是翰林学士,半月前修订诗经时,不小心烧毁了《诗经》四册,被编修下了大狱。有人跟这吴娘子通了气,说只要她寻访到四册补上,她夫君就能无罪获释。这诗经在先朝就已残缺,能拥有的人家基本上都是世家,谁会拿着在市面上流通,她这也是情急无措之举罢了!”

    “诗经?”拥有一个图书馆的肖玉晴眼前一亮:“那这夫人能出多少银子?”

    “你有?”钟掌柜话一突口就觉得不妥,一个沦落到要卖字为生的女子,怎会存那般的书籍?

    “我没有,但是我打小便熟记诗经,可背默出来,可否?”

    “可,可,我给三娘子备纸张,您稍等。”钟掌柜只觉得眼前有一堆白花花的银子在闪光,二话不说,亲自入内备起了纸张,并束起儒袖准备磨墨。

    “掌柜的,你不要着急,三百多首在您这里默出可得些时候,不若我拿了纸默回家默,后日便送来与你如何?”

    开玩笑,要是我有那么好的脑子,能拿一个月3000元的薪酬待在图书馆吗?

    说是背默,其实还是打算想法从嘀咕5手里换取一本,只是印刷体不能直接拿出来,也只有回去抄写一遍了。

    也不知道得多少积分才成?自己还在还欠着嘀咕的帐呢,就算抄《女则》五两银子到手也还负37分呢。。。。。。

    想到这里,她把手里乱了次序的《女则》拿了出来:“钟掌柜,能不能借用一下您的书桌?在来的路上不小心弄乱了抄好的范本,我得整理一下才能交付给您。”

    “啊,我都忘了。。。。通篇女则你只用了七天便抄好了?”钟掌柜一边说一边接过了女则原本:“三娘子请用,可要帮忙?”

    用了将近两刻钟终于将《女则》按着顺序一张张理顺,其间钟掌柜转过来了几趟总是欲言又止。

    这肖三娘子真是令人刮目相看,还好那天他及时的拦着了阿丁。

    也不知这女子出身于哪个世家,家学如此渊博为何却落得卖字为生?

    先前,他让那女子现场默写也不过是怀疑这女子家中藏有诗经原本,她这般的年纪怎么可能背默出《诗经》,要知道那里面可是涵盖了三百来首的诗藉,就算是天姿上等的翰林学士都不敢这么夸下海口。

    看她终于整理完了女则,钟掌柜认真的翻略了两遍才终于确认无误派了装订娘子拿去装订,并一再的要求:“洗净了手,装订必须整齐美观,这可是贵人们要的东西。”

    直到那娘子一一认真的应了,才终算放了手。

    “阿丁,取五两银子来交给肖娘子。”钟掌柜叫醒了又靠门见周公的小二,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这是东家的妻弟,我也不好约束过多,先前有得罪三娘子的地方,请务必海涵!”

    “哪里,哪里。”肖玉晴从撇着嘴的阿丁手里接过了一枚五两的银子。

    莹光面板“叮”的一声,一排字出现:

    收入五两银子,获得50积分,积分余额-14分。

    -14?肖玉晴愣了一下,不是负37吗?这怎么又多了分?

    莹光板又弹出一串什么字肖玉晴还没来得及看,便听到掌柜的在旁说:“吴娘子说只要找到诗经就酬银300两,因这事已经报与东家知晓,所以书馆内收取劳务金50两,也就是说三娘子只要规范的默出诗经便可得银250两。”

    你才二百五呢!算啦,250就250吧,掌柜的也不可能多拿出来一两,自己也不可能舍弃一两。

    她瞟了一眼钟掌柜的袖子心里默默的想:“这掌柜的私下收的钱也不知会充公还是自己得了?”

    钟掌柜尴尬的拢了拢袖子:“三娘子不要嫌少,不然,等交付的时候,我再找吴娘子拿些?”

    “呵呵,掌柜的哪里话,若不是您,我连一两银子都拿不到,怎会嫌少,若是吴娘子多给,全部都是掌柜的辛苦钱。”

    “那就这么订了,因吴娘子的夫君在牢里已是得了病,娘子早一天,便早一天救了一条命。”钟掌柜也不客套,立马就跟肖玉晴商量交期。

    肖玉晴又想赚钱,又想赚积分,自是答应的爽快,开玩笑呢,若是耽误两天那吴娘子求到了书,自己不是一分也得不到了?

    250两,2500多分,越想越觉得未来可期!!!

    也不知道图书馆里的那本诗经值多少积分?若是相法把负数给填平了,不知道小五五有没有可能再破次例?

    想到这里肖玉晴满面涎笑的问钟掌柜:“掌柜的可否借我二两银子?”

    钟掌柜一听立马把头扭得比波浪鼓还快:“娘子,我们加上此次见面才仅三回,谈银子是否有些交浅言深?

    切!

    我又不是不还!!!

    果然,姓钟的人都是不好相与的!

    钟郎中,钟掌柜,真是钟钟不通!!!

    “叮~~”莹光面板愉快的闪现一排字:

    主人骂人气粉二人,扣除积分2分,积分余额-16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