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老鸨收了钱,办起兵来尤其快,更有甚者还直接让人去衙门,将红菱的信息都给统一销毁了,以后红菱就已不再是青楼妓子的身份。“那就多谢你老嬷嬷了,人我就先都带走了。”梁昭见老鸨办事效率很不错,笑着对她拱了抱拳,随即就准备好带红菱离开了,却这时候,明月袅袅娜娜的从楼上走“那就多谢嬷嬷了,人我就先带走了。”。...

    老鸨收了钱,办起事来特别快,甚至还直接让人去衙门,将红菱的信息都给销毁了,以后红菱就不再是青楼妓子的身份。

    “那就多谢嬷嬷了,人我就先带走了。”

    梁昭见老鸨办事效率不错,笑着对她拱了拱手,随后就准备带红菱离开,然而这时候,明月袅袅婷婷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昭公子,听说……你替红菱赎身了。”

    听到明月这话,梁昭没有否认,直接点头说道:“是。”

    见梁昭承认,明月脸上满是凄楚,“公子,原来……你竟是喜欢红菱,我……我还以为……”

    说到最后,明月说不下去了,她竟然还比不上红菱吗。

    红菱看到明月出现的时候,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梁昭,就怕对方突然改变心意,不想替她赎身了,毕竟明月是天香楼的花魁,而她红菱却只是一个小小的妓子而已,容貌不够出挑,琴棋书画更是比不上眼前的明月,和明月比起来,倒显得她一无是处了。

    一旁的老鸨见明月下来,同样看向了梁昭,笑眯眯的说道:“昭公子,这明月的赎身钱可就高了,没有一万两那是想都不用想。”

    “嬷嬷,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全副身家加起来都没有一万两,更何况我买下红菱,是让她去帮我端茶倒水辛勤做事的,我可不敢让明月姑娘去给我当小丫头使唤。”

    梁昭话都已经这么说了,足可见他是不会替明月赎身。

    明月自然也看出来了,她神色黯然的转过身去,“那……明月就不送公子了,我还有事先回房了。”

    看着明月走远的背影,梁昭收回视线,对着老鸨一笑,道:“嬷嬷,我先带着红菱回去了。”

    红菱没有什么东西可带的,只背着一个小包袱就跟着梁昭离开了。

    “公子,我们现在去哪儿?”

    虽然一直知道梁昭的身份不一般,但具体什么身份她不是很清楚,所以这一次跟着梁昭回去,她还有些忐忑,毕竟梁昭说的简单,但真的找她当掌柜的,他家里的人能同意吗?

    “直接跟着我走就好。”

    听到这话,红菱也不再多问,默默的跟在梁昭身后,不过随着越走越偏,红菱眼中满是疑惑。

    “到了,这两天需要委屈你一下,先住在这里,等我找到合适的院子,到时候你再搬进去。”

    红菱这才知道梁昭并不打算带她回家,虽然有些失落,但想到以后的生活,她的眼中又带上了光,“瞧公子说的,你能将奴家从天香楼带出来,那已经天大的恩赐了。”

    “以后不必说奴家什么的,直接说我就好,等到胭脂水粉铺子开起来,你就是铺子的管事,所以自信点,不用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见梁昭说的认真,红菱眸光闪闪,眼中有些湿润。

    从她记事起,就已经在人贩子的手中了,从小辗转于各地,在她十二岁的时候,被卖进了南方苏城的一个小官府上。

    之后随着她长大,容貌出落的还算美丽,结果就坏事了,因为府上的少爷看上了她,少奶奶就觉得她是勾人的狐媚子,竟然暗中将她卖到了京城。

    一南一北,相隔万里,她也自此离开了南方,在这北边留了下来,而她的生活也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好在她碰上了梁昭,将她赎了出来。

    “我在这儿租了一个小院子,你这两天就住在这儿,里面什么都不缺,饭点也会有人过来送饭。”

    两人走进小院子后,梁昭和红菱交代了一番。

    “多谢公子。”

    “对了,这儿地方有些偏僻,你自己多注意安全,没事尽量别外出。”

    红菱闻言忙点头说道:“公子放心,我不出门。”

    “那就好,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梁昭嘱咐了一番,直接去找秦殊了。

    “昭兄弟,没想到你会来府上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梁昭没有说话,而是抬眼打量了周围一番,随即笑道:“秦……兄,国公府果然不一般,到处都有人严防死守,就连我坐在这儿都有人监视,怎么……这是怕我这个六皇子做出什么对国公府不利的事吗。”

    秦殊听到这话挑了挑眉,看向梁昭的目光满是深意。

    梁昭一看秦殊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知道周围有人监视,因此对着他眨了眨眼,不过她也不确定秦殊能不能明白她的意思。

    秦殊立刻领会,满脸惊讶的看向梁昭说道:“昭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有人监视,我刚才不是让人都下去了吗,你可别乱说。”

    两人这话刚说完,就感觉到外面的人离开了。

    梁昭忍不住多看了秦殊一眼,道:“我们去外面的酒楼喝一杯吧。”

    “好。”

    秦殊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和梁昭一起离开了镇国公府。

    等两人随意找了一家酒楼坐下后,梁昭缓缓喝了口茶,“秦大哥,看来你在家里不太自由啊。”

    “呵……昭弟,所谓看破不说破,你既然知道,又何必说出来。”

    关于秦殊的事情,梁昭也只是听过一点,只知道他是原配留下的嫡子,很小就被请封为世子,可后来因为他纨绔不成样子,所以镇国公府的一些庶子蠢蠢欲动,不甘让秦殊占了世子的位子。

    但她原本还以为再怎么样,秦殊身为世子,在镇国公府也应该过的还行,可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情况。

    秦殊自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他看向梁昭问道:“昭弟,你今天特意来找我,应该是有找我有事吧。”

    梁昭拿出画好的画像说道:“这就是之前去找过芍药的人,你按照画像再好好找找。”

    “这画的画法我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是何人画的。”

    “我啊。”

    梁昭笑着说了一句,随即看向秦殊将情况说了一遍,道:“所以这人的模样绝不会错。”

    而秦殊听了梁昭的话后,不由挑眉说道:“所以你之前说要去招揽一个人,其实就是招揽天香楼的红菱。”

    “是啊,可能连红菱自己都没发现,她有打探消息的才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