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一行人进了飞鹤楼,直接去了三楼的包间。梁昭这边有秦殊、鲁渊和陶轩,而梁景梁昂那边还跟随贺诀和范谨,因而总共有八个人,却梁昂却笑着看向梁昭地说:“六弟,待会除了一些人要来,你所以不不介意吧。”“那就是四哥请的人,那当然是评论交流的。”原本梁昭梁昭这边有秦殊、鲁渊和陶轩,而梁景梁昂那边还跟着贺诀和范谨,因此一共有八个人,然而梁昂却是笑着看向梁昭说道:“六弟,待会儿还有一些人要来,你应该不介意吧。”。...

    一行人进了飞鹤楼,直接去了三楼的包间。

    梁昭这边有秦殊、鲁渊和陶轩,而梁景梁昂那边还跟着贺诀和范谨,因此一共有八个人,然而梁昂却是笑着看向梁昭说道:“六弟,待会儿还有一些人要来,你应该不介意吧。”

    “既然是四哥请的人,那肯定是欢迎的。”

    原本梁昭还以为梁昂请的是和他们玩得好的一些人,没想到却是天香楼的人。

    “六弟,我听说你最近是天香楼的常客,不过父亲都说不能去那种地方了,所以我只能把人给请过来了,你觉得如何。”

    看到梁昂满脸笑容的样子,梁昭不由挑了挑眉。

    这梁昂倒是比梁景难缠,面上神色不显心思深沉,可见是个城府深的,而且他请来这么多花娘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梁昭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眯眯的说道:“三哥误会了,我最近去天香楼,主要是为了查事情,不过你既然都把人请来了,也没有赶回去的道理,让她们陪着大家喝喝酒倒也不错,不过……”

    说到最后,梁昭看向其中一个花娘说道:“这位是香兰姑娘吧,我记得香兰姑娘琵琶弹的最好了,要不待会儿给我们演奏一曲吧。”

    听到这话,香兰诧异的看向梁昭说道:“没想到公子竟然记得我。”

    “香兰姑娘长得这么美,我当然记得了。”梁昭挑眉笑了笑,随后让人给香兰准备座位,而这座位正靠近梁昂。

    梁昂见状不由说道:“六弟,君子不夺人所好,这香兰姑娘还是坐你边上比较好。”

    然而这时候,红菱却是满脸堆笑的走上前来,一把拉住了梁昭说道:“昭公子,就让奴家坐你边上吧,上次你去天香楼还特意找我了,这一次难道就要抛下我,投入香兰姐姐的怀抱了吗。”

    梁昭安抚的拍了拍红菱的手背说道:“红菱姑娘想多了,我怎么会抛下你呢。”说着歉疚的看向香兰,道:“香兰姑娘,你就坐那儿吧,让红菱坐我旁边,不然她就该伤心了,等下次我再找香兰姑娘。”

    香兰不动声色的瞪了红菱一眼,不过到底没说什么,在梁昂身边坐下了。

    而红菱巧笑倩兮的坐到了梁昭身边,但心里却满是狐疑。

    虽然她也很想坐到梁昭身边,但有梁景梁昂他们这些人在,根本没有她一个小小花娘开口的机会,所以她没打算开口要求,可昭公子却暗中看了她一眼,眼中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让她过来,所以她才会这么做。

    可是为什么呢,难道昭公子不喜欢香兰喜欢她吗?

    想到这儿,红菱脸上的笑容又增了些灿烂。

    而秦殊却是狐疑的看了梁昭一眼,在他的印象中,梁昭不会做无缘无故的事,所以他刚刚提议让香兰坐到梁昂身边有什么用意吗?

    这时候,梁昭笑眯眯的站了起来,道:“三哥四哥,我先敬你们一杯,谢谢你们今天赏脸来吃饭。”说着自己先喝了一杯。

    梁景和梁昂倒是没有说什么,端起酒杯也干了。

    随后梁昂看了身边的香兰一眼,道:“香兰姑娘怎么那么没眼力见,还不赶紧给我六弟倒酒。”

    香兰闻言忙站了起来,殷勤的给梁昭倒酒。

    梁昭看了看梁昂,又看了看香兰,微微笑了笑没说话。

    等香兰倒完酒后,梁昭直接端着酒杯到了梁昂身边,道:“四哥,我听说你和三哥马上就要从书院毕业了,真羡慕你们啊,等毕业后父亲肯定会安排你们开始做事,以后你们就能帮上父亲的忙了,而我还得继续上学。”

    听到这话,梁昂看了梁昭一眼,等看到对方眼中的渴望和羡慕后,不由勾了勾唇角,道:“六弟,等你毕业后,父亲也会给你安排事情做的,所以你根本不用着急,更何况真有差事的话几乎不能休息,还不如上学呢。”

    真的领了差事后,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到时候谁能入了父皇的眼,谁能得到群臣的拥趸,谁才是真正的有本事。

    想到这儿,梁昂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而梁昭似乎听进了梁昂的话,满脸的恍然大悟。

    “四哥说得挺有道理,来,我敬你和三哥一杯,以后我们兄弟仨可一定要互帮互助啊。”说着直接干了杯中酒。

    梁昂见状,眼中闪过一抹幽光,随后也喝了自己杯中酒,“六弟说的是,我们亲兄弟之间肯定要互帮互助。”

    梁景看了自己弟弟一眼,虽然不明白他在搞什么名堂,但他也没多说,非常配合的喝了酒。

    一旁的秦殊微微眯了眯眼,多看了梁昭一眼,见他没什么异样,倒是坐着没动,自顾自的喝酒。

    “好了,三哥四哥,我们先坐下来吃饭吧,不然光喝酒肚子不舒服。”

    “行。”

    这时候,香兰已经开始弹奏起了琵琶,优美的曲调让人一下子放松下来。

    等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梁昂多看了梁昭一眼,随即笑道:“六弟,我们今天人多,不如玩行酒令吧。”

    梁昭闻言笑着点头说道:“好啊,我没问题。”

    不过她还是看向秦殊鲁渊他们问道:“你们觉得呢?”

    鲁渊赶紧摆了摆手,道:“要是来雅令的话,我肯定不行,那些诗词歌赋的我可做不出来。”

    “鲁公子放心,今天我们来通令。”

    这下子鲁渊倒是没话说了,“既然如此,那我们肯定也参加。”

    等到梁昂拿出骰子后,直接说了一下规矩,“我们就来个简单的,只要谁的点数最小,谁就喝酒。”

    “这个好,都不用动脑筋。”

    鲁渊第一个赞成。

    陶轩不由看了他一眼,让他少说话。

    而其他人也都没什么意见。

    第一轮的时候,梁昭点数最小,直接喝了一杯,第二轮依然还是她,梁昭非常爽快,再次喝了一杯。

    “六弟,你这手气不行啊。”

    梁昭笑眯眯的说道:“四哥说得是,我也觉得今天这手气不太好,不过这才刚开始呢,我们接着玩。”

    接下来,梁昭倒是没有继续喝酒了,反而轮到梁昂一直喝酒,因此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几轮下来,梁昂的脸越来越红,就在梁昭再次招呼众人掷骰子的时候,梁昂突然叫停。

    “等等……”

    一开始他还没察觉,可如今身体的反应不会骗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中招了,他知道自己的酒量,这么几杯根本不是事,可此刻他却浑身燥热,恨不得脱去自己的衣衫才好,这根本不是喝醉的反应,而是中了药物的反应。

    想到这儿,梁昂眸光锐利的射向梁昭,眼中一片幽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