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陶庸见几人疑惑,直接地说:“康王是芍药杀的,她都了交待很清楚了,年中的时候她和曾的青梅竹马李勇再度相见,虽已物是人非,但两人暗地里往来多了,渐渐地生了情愫互定了终身,芍药也终于等到攒够钱准备好给自己赎身,结果没想起来了一个康王。”听见这话,梁昭忍听到这话,梁昭忍不住挑了挑眉。。...

    陶庸见几人疑惑,直接说道:“康王就是芍药杀的,她都已经交代清楚了,年初的时候她和曾经的青梅竹马李勇再次相逢,虽已物是人非,但两人暗中来往多了,渐渐生了情愫互定了终身,芍药也终于攒够钱准备给自己赎身,结果没想到来了一个康王。”

    听到这话,梁昭忍不住挑了挑眉。

    “都已经查证了吗?”

    对于梁昭这个六皇子,陶庸现在多了一丝敬佩,因为他之前说得竟然都是真的。

    “殿下放心,都已经查证了,芍药的青梅竹马名叫李勇,两人再次重逢后走到了一起,结果康王也看上了芍药,李勇气不过暗中想找康王麻烦,被康王的侍卫一个不小心给打成了重伤,最后不治身亡。”

    “芍药因为李勇的死记恨康王,因此下手将康王给毒死了,而她用的就是殿下所说的清梦草和蝶舞花,之前我们一直找不到蝶舞花,却原来芍药用的是干花。”

    梁昭闻言看向陶庸问道:“陶大人,我能看看那干花吗?”

    “自然可以,原本也还要让殿下前来辨认一二。”

    等陶庸带着梁昭他们进去后,就拿出了一个荷包,“六殿下,请看看这是不是蝶舞花的干花?据芍药交代,她就是拿这个泡了花茶给康王喝,之后又让康王闻了清梦草的味道,这才致使康王神不知鬼不觉的中毒身亡。”

    梁昭拿出干花看了一眼,就点头说道:“对,的确是蝶舞花的干花,没想到还有人将这个制成干花,还保存的这么好,真不容易。”

    秦殊和鲁渊陶轩几人也上前看了一番。

    “终于见识到了蝶舞花,不过……芍药是如何知道蝶舞花和清梦草两者相遇就是剧毒呢,毕竟一般人根本不会知道这个。”

    其实梁昭从刚才开始就在以后这个了,因此等秦殊问出口后同样看向了陶庸。

    “芍药自己交代,她是从一个走街串巷的铃医口中得知的。”

    “那芍药手中的蝶舞花干又是哪儿来的,这东西可不常见。”梁昭可不觉得这干花会是芍药自己制作的,她刚才仔细观察过,制作干花的绝对是个老手。

    “芍药说,这干花也是她偶然得到的。”

    听到这话,梁昭都忍不住笑了。

    “芍药的运气这么好吗,恰好知道了清梦草和蝶舞花,又恰好得到了蝶舞花的干花。”

    陶庸也觉得事情多有巧合。

    “这件事我已经让人继续去查了,不过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康王的确是芍药杀的。”

    梁昭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芍药交代完所有的事后就自尽了?你们都没拦住吗?”

    说起这件事,陶庸只觉得气恼。

    “我们也没料到芍药会自尽,她交代完事情之后,整个人非常平静,让守着她的人都放松了警惕,结果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就撞了墙,当场就没了。”

    能问的都问了,梁昭也不再逗留。

    “那我们不打扰陶大人办案了。”说着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等几人到了外面,鲁渊看了看梁昭,又看了看秦殊,问道:“你们俩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我听你们俩刚才的意思,那个芍药不是真正的凶手?可陶大人都说康王是芍药杀的了,现在这案子不就已经破了吗。”

    陶轩则看向秦殊说道:“大哥,你是不是觉得……那个芍药背后还有人?”

    秦殊没说话,而是看向了梁昭,因此鲁渊和陶轩也看向了梁昭。

    梁昭见状,原本沉凝的脸色染上一丝笑意,“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昭兄谦虚了,我想你肯定看出什么来了。”

    听到秦殊这话,梁昭直接说道:“我就是觉得事情太巧了而已,世上哪来那么多的巧合呢。”

    “是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秦殊笑着附和了一句。

    原本这种事情梁昭自然是不想多管,可当初谁让自己多嘴呢,说了清梦草和蝶舞花的事,这下子让元武帝都记住了她,如果这件事最后没有完美的解决,始终是个隐忧。

    想到这儿,梁昭不由看向秦殊说道:“秦大哥,我每日都得回宫到底有些不方便,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多关注一下这件事,到时候和我说说这件事的进展。”

    秦殊闻言勾唇一笑,道:“昭兄弟都叫我大哥了,我肯定会多关注的。”

    梁昭眨眨眼说道:“秦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都叫你大哥了,你怎么还叫我昭兄弟呢。”

    听到这话,秦殊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声音低沉的喊道:“昭弟。”

    梁昭原本还以为会听到一声’四弟’,结果最后却是一声’昭弟’。

    招弟这个名字还真是充满了年代感,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一旁的鲁渊却是笑着说道:“太好了,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四人了,昭弟要是有什么事,尽管和我们开口。”

    陶轩也点头说道:“是啊昭弟,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们说。”

    梁昭看着眼前的三人,不由笑着说道:“好,不过几位哥哥如果有什么事,也可以和我说。”眼前这几人虽然都是别人口中的纨绔,但她却觉得这几人都不错,最起码待人真诚直接,不会让人有不舒服的地方。

    此时天色已晚,几人说完之后就各自分开,准备回去。

    不过秦殊倒是和梁昭走在了一起。

    “秦大哥,回镇国公府的路似乎不是这一条。”

    “我先送你回去,然后再回去。”秦殊自然而然的说了一句。

    梁昭却是转头看向秦殊说道:“不用了秦大哥,我自己能回去。”

    秦殊却是没理会,一直将秦殊送到了宫门口,“好了,进去吧,你身边没有人跟着,我还是把你送到比较放心。”

    “那我也不和秦大哥客气了,你回去的路上小心。”

    “好。”

    秦殊看着梁昭进去后才离开。

    而梁昭最后回头看了秦殊一眼,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秦殊外表看起来邪肆俊逸,但其实相处多了,就会发现这人很细心,也挺暖的,和传言中完全不一样。

    等梁昭回到住处后,一眼就看到等在大门口的珍珠。

    “殿下,你终于回来了,娘娘让你回来后过去找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