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梁昭听见这话,点点头地说:“对,基本上不可能会找到了,清影花本来就不最常见,更不需要说在这样寒冷的天气的天气了。”而秦殊特别注意到的却是梁昭画的那副清影花。“没想起昭公子的画技如此不简单,这花栩栩如生,放佛就盛开在我们眼前。”就连陶轩都都忍惊叹了一句,“是啊,这而秦殊注意到的却是梁昭画的那副蝶舞花。。...

    梁昭听到这话,点头说道:“对,几乎不可能找到,蝶舞花原本就不常见,更不用说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了。”

    而秦殊注意到的却是梁昭画的那副蝶舞花。

    “没想到昭公子的画技如此了得,这花栩栩如生,仿佛就绽放在我们眼前。”

    就连陶轩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句,“是啊,这花和真的差不多,要是真有人见过,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可惜……就怕其他人连见到的机会都没有。”

    鲁渊倒是比陶轩乐观一些。

    “你别这么想,你父亲他们见多识广,说不定见过呢。”

    听到这话,陶轩的眉头倒是松了一些,不过到底还是担心,这一次的案子实在是太大了,要是不能解决的,父亲肯定会受到牵连。

    虽然他这个儿子一直不优秀,但父亲对他其实很好。

    想到这儿,陶轩忍不住抬头看向梁昭说道:“昭公子,我们现在是真的兄弟了,所以我也不跟你客气,要不我们一起将图纸送到大理寺吧,我想尽快让我父亲看一看蝶舞花,而且你既然知道什么清梦草蝶舞花的,对于这些肯定很了解,能不能多和我父亲说一说,算是我这个做三哥的求你。”

    梁昭倒是没想到陶轩会这么说,而她也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个儿子对父亲的敬重和忧心,因此没有拒绝,点头说道:“好啊,下午这边就没什么事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等陶庸看到蝶舞花的时候,对着梁昭行了一礼。

    “多谢六殿下,我们会照着这个样子赶紧去寻找。”

    梁昭忙摆了摆手,道:“陶大人,你太客气了。”

    不过她对这个案子也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陶大人,这个案子目前有什么进展吗?”

    陶庸摇头说道:“几乎没什么紧张,我们审问了芍药和当时在一楼的所有人,都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大家都说康王叔和芍药的关系不一样,难道……芍药那儿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吗,毕竟当时就她和康王叔坐在一起。”

    现在没有查到什么东西,所以也不存在能不能说的情况,因此陶庸直接将情况说了一遍。

    “我们从一开始就审问了芍药,同时查了她之前的所有行动轨迹,发现完全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而且康王第二天就准备给芍药赎身,两人的感情也蜜里调油,芍药是巴不得能抱紧康王,她是最不想看到康王出事的。

    听到这话,梁昭挑了挑眉。

    对于芍药来说,康王的确是个很不错的托付下半生的对象了。

    这时候有差役过来禀报道:“大人,康王府道府医过来了。”

    陶庸闻言忍不住说道:“好,我这就过去。”

    梁昭和秦殊几个见陶庸有事,直接告辞道:“大人,那我们先回去了。”

    陶庸的确有事要忙,也没时间多招呼他们,“实在不好意思,下回让陶轩请你们吃饭陪礼。”说到最后,他着重感谢了梁昭一番,“多谢六殿下鼎力相助,我们会好好寻找蝶舞花。”

    “陶大人客气了。”

    梁昭也拱手回了一礼,之后就跟着秦殊他们一起离开。

    不过刚走出大门口,梁昭就忍不住朝着右前方看去,刚才匆匆一瞥之下,她看到了一位天仙般的美人,“有美一人,清扬婉兮,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此刻秦殊也正看向那个方向,淡淡的说了一句,“那是康王妃。”

    “什么……”

    梁昭原本还在回味着刚才看到的美人,此刻听到秦殊这话,一向不动声色的脸上满是震惊,“刚刚那是康王妃?”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吗?”

    秦殊:“……”

    她还真不知道。

    努力搜寻了一下之前的记忆,梁昭确信自己没有见过康王妃,因此也就放下心来,随后有些探究的看向秦殊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康王妃,连我之前都没见过她。”

    如今的康王妃并不是康王的原配,她是原配的亲妹妹,在康王原配过世后做了康王的续弦,之前一直听人说康王的这个续弦胆子小从不露面,还有说其是因为长得难看,所以才不露面,可今日一看,之前的那些谣言不攻自破,康王的这个续弦,长得太看了。

    秦殊听到梁昭的问题,笑了笑,道:“我就是知道。”

    见对方没再说,梁昭也不再多问。

    不过秦殊倒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康王原本有一嫡子,是前王妃留下的,不过在前王妃过世没多久,康王的嫡子也出了意外没了,之后就是现在的王妃嫁了过来。”

    对于这些,梁昭也都知道一些,所以并没有惊讶,令她惊讶的只有一件事。

    “据我所知,当初的安二小姐应该能找到很好的对象,怎么会想着嫁到康王府,那时候康王的年龄已经不小了。”

    秦殊没想到梁昭会这么问,不过对于这种联姻,他见得多了,只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这不是很正常吗,那时候康王府和安家有很多利益绑在一起,所以再送一个女儿又何妨。”

    梁昭再次认识到,自己有时候的想法和这里人是不一样的,因此她也不在多说什么,只似笑非笑的看向秦殊说道:“秦公子的消息真的很灵通,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你全知道。”

    “以后昭公子如果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来问我,说不定我就知道呢。”

    秦殊笑着回了一句。

    梁昭见秦殊没有多说,她自然也不会多问,此刻她想的是康王妃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恰好就是在康王府的府医到了之后。

    不过还不等梁昭多想,鲁渊在一旁说道:“好饿啊,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说到最后,挑眉看向其余人说道:“我们要不……去红袖楼吧,上次喝到一半就结束了,这一次我们喝个痛快。”

    陶轩睨了鲁渊一眼,道:“你还真是不怕事。”

    梁昭却是笑着说道:“我也饿了,鲁兄如果真想喝酒听曲,我们干脆再去天香楼吧,顺便可以看看上次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说不定就让我们发现什么了呢。”

    “昭兄弟,你这个借口好,走,我们现在就出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