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梁昭听见这话,直接地说:“我们而如今也算兄弟了,有什么话就明说,的话能帮得上忙,我当然帮。”鲁渊闻言,都忍伸出手大拇指地说:“昭公子果真讲义气,你这个兄弟我们判定了,以后你是我们四弟了。”自从天香楼一行后,他们下意识的称呼梁昭为昭公子,只觉鲁渊闻言,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说道:“昭公子果然仗义,你这个兄弟我们认定了,以后你就是我们四弟了。”自从天香楼一行后,他们下意识的称呼梁昭为昭公子,只觉得这样比较亲切。。...

    梁昭听到这话,直接说道:“我们如今也算是兄弟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如果能帮得上忙,我肯定帮。”

    鲁渊闻言,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说道:“昭公子果然仗义,你这个兄弟我们认定了,以后你就是我们四弟了。”自从天香楼一行后,他们下意识的称呼梁昭为昭公子,只觉得这样比较亲切。

    “难道你们都比我年长吗?”

    鲁渊见梁昭微微皱着的眉头,忍不住笑道:“四弟,我记得你还没过十六的生辰,而我和陶轩都已经十七了,大哥秦殊是十八,所以你自然是最小的,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四弟了。”

    陶轩忍不住扯了扯鲁渊,满脸的不赞同。

    梁昭怎么说也是六皇子,他们和梁昭称兄道弟的话,岂不是将自己提高到了皇子的地步,到时候被有心人发现,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陶轩,你扯我衣服干嘛。”

    鲁渊回头看了陶轩一眼,脸上满是嫌弃。

    看到鲁渊这样,陶轩忍不住抚了扶额,鲁渊比他大几个月,算是二哥,可是这个二哥有时候做事真的很随心,完全不考虑其他因素,“鲁渊,我们和殿下称兄道弟有些不妥。”

    这下子鲁渊也反应过来,随后就觉得有些遗憾,如今的六皇子殿下真的特别对他胃口。

    而梁昭自然也听到了这话,她笑眯眯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些顾虑,所以我们私底下称呼就是了,别让其他人知道,这样不就好了吗。”

    鲁渊闻言,握拳击掌。

    “四弟,还是你想的周到。”

    而陶轩也有些意外的看向梁昭,他没想到这位六皇子这么亲和,毕竟在外人眼中,他们几人都是十足十的纨绔,平时根本不会有人乐意和他们交好。

    想到这儿,陶轩看向梁昭的眼神变了变,随即真心诚意的拱了拱手,道:“四弟,其实今天是我有事想请你帮忙,父亲虽然没说什么,但康王的案子真的很棘手,而且他们都不知道蝶舞花到底长什么样,我想请殿下帮忙绘制一幅画。”

    “可以啊,等今天上完课后我就给你们画一幅。”

    见梁昭这么爽快的答应了,陶轩脸上满是笑容。

    “四弟,真的谢谢你,晚上我们请你吃饭,顺便再正式结拜一下,以后我们就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了。”

    梁昭也没有拒绝,笑着点了点头。

    “好啊,不过……秦公子知道这件事吗,万一他不想认我这个四弟怎么办。”

    “不会的四弟,大哥他最重情义,也最佩服仗义的人,他肯定会喜欢你的,知道你要成为我们的四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梁昭勾唇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好。”

    几人说说笑笑的往教舍走去,不过梁昭和两人并不在一起,在转弯处就分开了。

    等坐下之后,梁昭不由转头看向杨浩问道:“伤都好了吗?”

    杨浩见梁昭关心自己,有些受宠若惊。

    虽然六皇子并不是什么受宠的皇子,但怎么说身份摆在那儿,上次救了自己,现在还这么关心自己,他是真的很感激。

    “多谢殿下关心,我的伤都是一些皮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

    今天早上第一堂课上是《易》,梁昭听的云里雾里,只觉得有些头疼,原本她还以为自己能很好的学会这些课程,可真的上过课后才发现有些东西挺难的,好在她记性不错,就算有不理解的,直接记住就是了,但这种感觉并不好。

    等到一堂课结束,梁昭见还有时间,不由问了杨浩几个问题。

    杨浩如今对梁昭满是感激,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那几个问题解说完后,还拓展开来,讲了很多东西。

    “杨浩,我发现你很适合讲课,你讲的很详细,让人一听就明白了,谢谢。”

    杨浩忙慌乱的摆了摆手,道:“殿下,不用谢,你上次对我的帮助,我才应该好好谢谢你呢,更何况这些都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梁昭闻言笑道:“我之前也是举手之劳而已,那以后我要是有不懂的就问你。”

    “好啊,殿下有不懂的就问,凡是我知道的肯定知无不言。”

    杨浩欣然同意,只觉得心里松了口气,原来自己还有报答的机会,以后他一定多给六殿下讲课。

    而梁昭却是看向杨浩说道:“我们既然是同窗,你也别殿下殿下的,直接喊我昭兄就好。”

    “这……”

    看到杨浩犹豫的样子,梁昭笑道:“反正在学堂你就喊昭兄吧,大家都是来求学的学子,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的。”

    见梁昭亲和没架子,杨浩倒是放松下来,尝试的喊了一声,“昭兄。”

    “杨兄,那以后我们互帮互助,一起进步。”

    梁昭笑着拱了拱手,只觉得这个同桌不错。

    另一边,鲁渊和秦殊说了和梁昭结拜的事。

    “我们的六殿下真同意和我们结拜?”

    秦殊把玩着手中的一只狼毫笔,满脸的兴味。

    “是啊是啊,四弟为人真是没得说,而且他还答应帮忙画蝶舞花的样子。”

    秦殊闻言看了鲁渊一眼,道:“别四弟四弟的喊,免得让其他人听到,以后我们还是直接喊他昭兄吧。”

    陶轩也是这个意思,“对,以防喊顺口,我们还是喊昭兄吧。”

    鲁渊忍不住撇了撇嘴,“连四弟都说私底下兄弟相称,结果你们还顾虑这个顾虑那个的。”

    不过被秦殊一盯,鲁渊忙改口道:“对对,我这个嘴笨的,说不定真会顺口,以后我还是喊昭兄吧。”

    等到一天的课程结束,梁昭直接找到了陶轩,道:“我们直接开始画吧。”

    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她已经找好了材料,所以现在能直接开始画了。

    陶轩看着梁昭铺开的宣纸,道:“昭兄,那你赶紧开始吧。”他心里也着急,巴不得父亲赶紧破案。

    梁昭下笔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一朵蝶舞花跃然于纸上。

    “这就是蝶舞花的样子,不过现在根本不是它的花期,也找不到这样的。”

    鲁渊最先开口说道:“那怎么办,这样的话岂不是找不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