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说实话,陶庸对梁昭的话也有产生怀疑,他可从来不没据说过六皇子通晓这些,更更何况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确实所以先去禀报一声。“对,我们先回家去。”汤上汽荣威听见这话,直接看向陶庸地说:“陶大人,我们一起吧。”说着让人以及控制住了这里,而他们一行人直接去了皇宫。元武“对,我们先回去。”。...

    说实话,陶庸对梁昭的话也有怀疑,他可从来没听说过六皇子精通这些,更何况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的确应该先去禀报一声。

    “对,我们先回去。”

    汤荣威听到这话,直接看向陶庸说道:“陶大人,我们一起吧。”说着让人控制住了这里,而他们一行人直接去了皇宫。

    元武帝一看到陶庸和汤荣威,忙问道:“查出来了吗,到底是谁害了康王,康王品行端正,从来不做任何损人利己的事,平时也没有任何敌人,怎么会突然就被人害了。”

    说到最后,元武帝真的非常生气。

    康王平时就是一闲散王爷,当初在他夺位的时候也出了一点力,没想到现在却出事了,什么人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对皇亲国戚出手。

    “回禀陛下,这件事还在查。”

    “那你们现在查的怎么样了?”

    陶庸看了汤荣威一眼,两人默契的没有开口。

    “混账,朕在问你们话呢。”元武帝见两人都不说话,直接指明陶庸,“你先来说说案子的近况。”

    陶庸闻言,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回禀陛下,康王的死因还需要进一步查证,所以现在还不能确定康王到底是怎么死的,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他杀还是因为自身的原因才会没命。”

    “废物,康王都死了,你们却连死因都不知道。”

    汤荣威忍不住看了梁昭一眼,见他完全没有想说的样子,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刚刚六皇子说的信誓旦旦,怎么到了陛下面前却不开口了,要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表现机会,所以……刚才六皇子说的其实都不可信吧。

    而这时候,元武帝也注意到了梁昭他们。

    “老三,小六,你们怎么也会在天香楼?”

    梁景还没开口,梁昭率先说道:“回父皇,三哥说要带我去见识见识,所以我们就一起去了,结果谁能想到,我还没见识到什么,就发生了这种事。”

    梁景转头看了梁昭一眼,脸色有些不好看。

    虽然梁昭的话没什么问题,可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明显就是惹父皇生气,将所有的怒火转移到他的头上,他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个六弟这么腹黑,以前的唯唯诺诺不会全是装的吧,如今快要开府了,暴露了真性情?

    果然……

    “梁景,你身为哥哥,非但不做好榜样,还想要带坏小六,那天香楼也是你们能去的地方吗,下回再让我知道你教坏弟弟,就别怪我不客气。”

    梁景咬了咬牙,低头认错。

    “父皇,儿臣下回再也不会了。”

    见梁景认错态度良好,元武帝的火气稍稍收敛,不过还是问道:“你们当时就在天香楼,难道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回父皇,我们当时在二楼,而康王叔却是在一楼,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当时的具体情况,等楼下传来喧嚣声时,我们才知道出事了,不过……”

    说到最后,梁景看了梁昭一眼,勾唇笑了笑。

    “父皇,虽然我们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六弟对康王叔的死因已经有了见解,他认为康王叔是中毒死的。”

    听到梁景这话,梁昭忍不住挑了挑眉。

    她不过实话实说而已,这三哥就记恨在心,转眼就将她给咬出来了,不过她可能要让他失望,因为她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而元武帝却是满眼疑惑的看向梁昭问道:“小六,你真的能确定康王的死因是中毒吗?”

    梁昭直接点头说道:“是,康王叔的确是中毒而亡。”之后她又将之前说的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可惜陶大人和汤大人都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元武帝闻言,转头看向了陶庸和汤荣威。

    陶庸和汤荣威没想到六皇子反手就给他们上了眼药,见元武帝难看的脸色,两人忙解释道:“陛下,那清梦草和蝶舞花我们都没听说过,而且连仵作也不认识,所以……我们就对六殿下的说辞有所保留,请陛下恕罪。”

    听到这话,元武帝没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梁昭问道:“小六,你是从哪里知道清梦草和蝶舞花的,这两种东西混合了就能置人于死地吗?”

    梁昭直接点头说道:“是的父皇,这清梦草碰上蝶舞花,就成了剧毒,不过一般人还真不知道这个,自然会有所怀疑。”

    见梁昭目光清正,毫不心虚的样子,元武帝觉得他应该没说谎,不过他心中也有疑惑。

    “小六,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两样东西混合后有了剧毒?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梁昭恭敬的说道:“回父皇,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不太愿意多出门,每天闲着无事就翻一些旧书,这些东西就是那时候知道的,不过之前整理过好几次的书籍,那些破旧的老书如今都找不到了。”

    元武帝闻言,也没多说什么。

    “看书总归是好的,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就是有人下毒害康王,这件事一定要彻查,我倒要看看,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做出这种事来。”

    说到最后,元武帝看向陶庸和汤荣威说道:“既然小六都这么说了,那么你们就着重往中毒的方向查,好好查查是谁给康王下了毒。”

    “是。”

    陶庸和汤荣威躬身应是,随后就告退去忙案子的事了。

    元武帝看着留在殿中的梁昭等人,直接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们也都回去了,以后真要聚会就不要去什么青楼,难道酒楼就不能喝酒了吗。”

    “是,父皇(皇上)”

    等一行人走出去后,梁景转头看向梁昭说道:“六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等到康王叔的案子破了以后,你就是功臣了。”

    “三哥客气了,我只是恰好知道清梦草而已,更何况要不是三哥提起来的话,我也不会再说出来,毕竟你们好像都不信,好在父皇还是相信我的。”

    梁景:“……父皇一向英明,自然愿意相信你说的,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就带着贺诀范谨两人离开了。

    而秦殊一直站在那儿,等梁景等人走远后,倾身凑到梁昭身旁问道:“殿下,不知你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还记得书的名字吗?我对这些也很有兴趣,想要看一看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