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梁景听见这话,脸上满是吃惊。“什么……楼下死人了?”内侍点了点头,沉声地说:“死的但是康王。”“什么……”梁景吃惊的站了出来,他不论如何也没想起,楼下出事了的居然是康王,“走,我们赶快一直这样看一看。”“主子,楼下的人鱼龙混杂,基本上都不认识了康王,所“什么……楼下死人了?”。...

    梁景听到这话,脸上满是惊讶。

    “什么……楼下死人了?”

    内侍点点头,沉声说道:“死的还是康王。”

    “什么……”

    梁景惊讶的站了起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楼下出事的竟然是康王,“走,我们赶紧下去看看。”

    “主子,楼下的人鱼龙混杂,基本上都不认识康王,所以闹哄哄的,我们下去后得注意点。”

    一旁的梁昭也有些惊讶,第一次来逛青楼,没想到就出事了。

    至于康王,以前的她见过一次,是一个俊秀儒雅的中年男子,她应该喊一声七叔。

    当今元武帝只剩下两个兄弟,一个是同父同母的亲弟弟淳王,另一个就是康王了,这康王就是一个闲散王爷,和元武帝的感情还不错,没想到最后竟会死在青楼。

    而秦殊等人听到这话也都皱起了眉头,一行人没再多说,赶紧下楼。

    梁昭临走前看向明月说道:“明月姑娘赶紧回自己的房间吧,楼下发生了这种事情肯定有些混乱,记得关好门窗。”

    明月忙赶紧的对着梁昭盈盈一拜道:“多谢公子提醒。”

    刚刚那些话她都听到了,之前她就猜测梁景可能不是什么普通人,如今见他们连康王都认识,想必身份不一般。

    这么一来梁昭的身份肯定也不一般,可就算如此,他对人却那样真诚善意,真是个难得的。

    最后看了梁昭一眼,明月这才缓缓离去。

    等一行人到了楼下之后,发现果然有很多人围在那儿,虽然脸上带着恐惧,但依然聚在一起看热闹。

    梁景身边的内侍在前头开路。

    “让让,都让让。”

    “哎……哎……先来后到懂不懂,别挤过来。”说话间众人推推搡搡,愣是没让梁昭一行人挤进去。

    梁景见眼前这些人这般不识抬举,直接皱紧了眉头。

    贺诀见状不由提议道:“殿下,我们先去旁边等等,跟着我们过来的还有几个侍卫,先让他们过来维持秩序,另外再让其中一人去报案。”

    听到这话,梁景点了点头,退到了一旁。

    而梁昭却是自己一个人单独往前头挤去。

    人虽然多,但挤挤总能进去,更何况梁景等人没有同行,她一个人更方便行动。

    等她到了出事的地点,发现有一中年男子面色苍白的倒在那儿,果然就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康王,而他身边则跪坐着一名嘤嘤哭泣的花娘。

    “哎……这芍药也真是倒霉,好好的陪着客人,结果客人却出事了,待会儿衙役来了,肯定要揪着她不放。”

    “是啊,也真是运气不好,不过……芍药不是天香楼的花魁之一吗,平时来找她的客人都应该在楼上才是,今天怎么在一楼大堂啊。”

    旁边有知道内情的人忙说道:“这个我知道,今天是芍药在天香楼的最后一晚,所以待会儿有她的表演,这位客人就陪着芍药在一楼呢。”说到最后,那人“咦……”了一声,“这么说来,这位客人就是给芍药赎身的人了。”

    “原来前段时间传的话是真的,有人真的要替芍药赎身啊,那得花多少钱。”

    “现在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这位客人的问题,这人刚给芍药赎身,结果就一命呜呼了,这要太倒霉了。”

    梁昭将这些人的话听在耳中,也知道了康王身边的花娘就是花魁之一芍药。

    想到这儿,梁昭不动声色的仔细观察着芍药,不过对方一直低着头哭泣,还真看不清她的神情。

    梁昭见状正要靠过去,没想到却被人一把扯住了脖子后的衣领子。

    “昭公子,你还是别过去的好,待会儿刑部和大理寺的人肯定会过来,这现场不能乱动。”

    听到这话,梁昭有些诧异的转过头去。

    听声音她就认出抓住她的是秦殊,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觉悟,知道不能破坏第一案发现场,不过她也只是看看而已,“你放心,我不会破坏现场的,我只是看看而已,更何况在我们还没下来前,还不知道有没有人动过呢。”

    没想到梁昭这话刚说完,原本还在嘤嘤嘤哭泣的芍药梨花带雨的抬起头来,她柔柔的看向梁昭说道:“这位公子放心,自从骁郎倒下后就没人靠近过我们,所以没人动过这里。”

    梁昭听到芍药这话,忍不住打量了她一眼。

    原本她还以为这个芍药只会哭呢,没想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她都有注意到,这明显就是听到她和秦殊的话了,看来对方并不是一个小白花嘛。

    “秦兄,你能不能先放手,你这样抓着我让我不太舒服。”

    梁昭动了动脖子,发现秦殊竟然还抓着她,忍不住回头看了过去,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秦殊突然就低下头来。

    一瞬间,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她的鼻子甚至都快碰到了秦殊的喉结。

    “你……突然靠这么近干什么。”

    秦殊也完全没想到梁昭会突然转过头来,因此两人如今的距离的确过分近了,原本他正要退开去,没想到却发现梁昭有些紧张,他忍不住更往前凑了凑,“昭兄弟,你在紧张什么,刚刚看到案发现场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呢。”

    早在秦殊继续靠过来的时候,梁昭就伸手将人给推开了。

    “两个大男人靠这么近,我当然不习惯了。”

    说完这话,梁昭不再看向秦殊,而是继续看向了倒地的康王和他身边的芍药,“你仔细说说刚才的事情。”

    然而还不等芍药开口,门口一下子冲进来两帮人。

    “让开让开,通通让开。”

    看着凶神恶煞的衙役冲进来,原本看热闹的人全都一哄而散。

    最后没散开的梁昭等人倒是成了醒目的存在。

    “陶大人,没想到你亲自来了。”

    这时候梁景慢慢走了过来,对着走在前头的一位中年男子打了声招呼。

    而这位中年男子正是大理寺卿陶庸。

    陶庸看到梁景和梁昭他们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三……公子,六公子,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