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梁昭听见这话不由得愣了愣,随后才想出来,这个大梁所在的时代和她所明白的不像,因为这些诗句当然也也没。“三哥,这诗句是我偶尔会从别处看见的,还真也不是我有这样的诗才。”一旁的鲁渊笑眯眯的地说:“昭兄弟,你就别谦逊了,但是我读书学习不多,但基本上的分辨“三哥,这诗句也是我偶尔从别处看到的,还真不是我有这样的诗才。”。...

    梁昭听到这话不由愣了愣,随即才想起来,这个大梁所在的时代和她所知道的不一样,所以这些诗句肯定也没有。

    “三哥,这诗句也是我偶尔从别处看到的,还真不是我有这样的诗才。”

    一旁的鲁渊笑眯眯的说道:“昭兄弟,你就别谦虚了,虽然我读书不多,但基本的分辨能力还是有的,你刚才念的诗句我之前都没听说过,所以肯定是新创的,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如果真是你在别处看到的,那你说说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就……一本杂书,你们肯定没看过。”

    看到梁昭这反应,其他人也就笑笑没说话,不过也都默认了刚才那诗是他做的。

    刚才明月也听到了梁昭说的话,此刻正喃喃道:“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没想到我还能配得上这么好的诗。”

    梁昭感官灵敏,自然听到了这话。

    “明月姑娘不必妄自菲薄,你的确配得上。”

    就算眼前的明月只是个天香楼的花娘,但同样也是个人,所以她并没有什么轻视的心理。

    明月怔怔的看向了梁昭。

    她见识过各色各样的男人,就算那些男人嘴上说着有多喜欢她,可眼底的轻慢却怎么也遮不住,但眼前这个俊美无俦的小郎君,眸光清澈眼中毫无轻怠,是真的一点儿没介意她的身份。

    “明月多谢公子抬爱,这就开始为你们弹奏几曲助助兴。”

    等到古筝声响起,梁昭跟着打了几下拍子,饶有兴致的听了起来,她发现明月的琴技很不错。

    张扬似朔风吹雪,舒展如微风拂柳。

    等到一曲罢了,梁昭率先鼓起掌来。

    “明月姑娘弹的真好听,最后一段更是弹奏出了飘逸的意境,让人仿佛看到了霓裳仙子翩然起舞的曼妙身姿。”

    听到梁昭的赞扬,明月忍不住看向了他,“多谢公子称赞,明月敬你一杯吧。”

    “好啊。”

    梁昭也没拒绝,豪爽的喝了一杯。

    看到梁昭飒爽的姿态,明月的眸光闪了闪,嘴角更是带上了一抹笑意,用袖子遮着也优雅的喝了一杯。

    梁景在一旁看的微微皱了皱眉。

    他以前过来找的一直都是明月,可明月对他就从来没有这样子过,这差别对待有些明显了,“明月姑娘,以前怎么就没见你主动和我喝酒啊。”

    明月没想到梁景会这么说,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三哥,你不会是在吃味吧,来来,我和你喝一杯。”梁昭说着直接干了一杯。

    明月见状,感激的看了梁昭一眼。

    秦殊一直坐在一旁喝酒,此刻见到眼前的情景,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这位六皇子倒是个怜香惜玉的,同时又八面玲珑,遇事反应很快。

    以前的他木讷无趣,如今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

    而梁景看到了梁昭径直喝了酒,倒是不好拒绝了,只能跟着喝了一杯。

    “好了明月姑娘,你继续弹奏曲子,我们也好继续听。”梁昭见梁景喝了酒,直接对着明月摆了摆手,让她继续弹古筝。

    明月知道这是梁昭在替自己说话呢,因此忙点了点头,继续坐到古筝前开始弹奏。

    “哟……以前我还真没看出来昭公子这么怜香惜玉,你真的是第一次来天香楼吗,我怎么瞧着你反倒像是个熟客呢。”贺诀原本就心中不郁,此刻见三皇子殿下都有些心情不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梁昭似笑非笑的看向贺诀说道:“贺兄,这么说来你是个粗鲁的啰,其实身为男子,在对待女子的时候就应该温柔体贴一些,不然哪有女子喜欢粗鲁的男人呢,所以你下回可要多学着点,免得未来的妻子不喜欢你。”

    “你……”

    一向沉默寡言的六皇子居然都会怼人了,贺诀只觉得今天从一大早开始就心气不顺,“这就不劳昭公子费心了,我的婚事自然有家里做主,谈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啧……贺兄,你这思想很危险,要是让你以后的妻子知道你根本不喜欢她,也不知道她会如何想。”

    贺诀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一旁的范谨忙扯了他一把。

    他算是看出来了,如今的六皇子不好惹,刚刚那话要是传了出去,以后谁还愿意和阿诀说亲呢,这会影响到他的婚姻大事,这个六殿下好深的心思,看来以后他们不能小觑了他。

    贺诀见范谨的神色,也慢慢反应过来,“我……”

    不过此刻多说多错,范诀不再多说。

    “三弟,阿诀并不是这个意思。”梁景说着看向贺诀说道:“还不过来敬一杯。

    尽管贺诀心中不乐意,但他到底没表现出来,反而很听话的给梁昭敬酒。

    梁昭见贺诀都敬酒了,也没有拿着捏着,而是笑着举起杯子,缓缓喝了一口。

    “好了好了,我们大家既然是来喝酒的,那就好好喝。”梁景俨然一副好兄弟的样子,招呼众人喝酒聊天。

    梁昭笑着看了梁景一眼,稍稍附和了几句,随后就认真听曲。

    秦殊和鲁渊他们好似自成一体,没怎么过多理会贺诀他们,自顾自的喝酒。

    不过众人还没喝多少,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啊……”

    一道女子恐怖的尖叫声响起,随后门外就是杂乱的脚步声。

    “怎么回事?”

    梁景直接皱起了眉头,今晚过来喝酒,事情怎么一波一波的,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喝酒了,他随声吩咐带来的内侍,让他去看看情况。

    “啊……太恐怖了,怎么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没了的人是个身份不低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好了,你们赶紧闭嘴,这种事情也是你们能够讨论的吗,更何况这件事就发生在这儿,我们会不会被波及都不知道。”

    说话的是三名花娘,此刻面色都有些恍恍,刚刚光顾着看热闹,竟然忘记了这个。

    而此刻梁景的内侍也打听回来了,他面色难看的说道:“公子,楼下发生了命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