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作者:铛铛 | 科幻幻想

收藏

  一觉醒过来,梁昭成了大梁国的“六皇子”梁昭望着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她捂紧裹胸布,轻轻挑了挑眉欺君什么的好剌激啊……秦殊做为镇国公的嫡子,却京城最有名的纨绔有一天,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意外发现纨绔子弟中多了一个六皇子论不学无术,连他都甘拜下风,两人迅速成了狐朋狗友接着……处着处着就不对劲儿了梁昭:秦殊,你演纨绔演的很不错啊,把众人骗的团团转秦殊:六……公主,你才是天下间唯一的骗子吧皇子所。。

    贺诀和范谨上次没说什么买卖交易,但梁昭却一下子猜出了。杨浩一个寒门子弟除了傲人的学识,其他就也没什么能让人窥觑的,更更何况她隐约听见过一个消息,再联想起昨日的事情,直接结论了结论。“你……”贺诀有些吃惊的看了梁昭几眼,等看清楚对方眼中的冷意后,心中杨浩一个寒门子弟除了傲人的学识,其他就没有什么能让人觊觎的,更何况她隐约听到过一个消息,再联想今日的事情,直接得出了结论。。...

    贺诀和范谨刚才没说什么买卖,但梁昭却一下子猜出来了。

    杨浩一个寒门子弟除了傲人的学识,其他就没有什么能让人觊觎的,更何况她隐约听到过一个消息,再联想今日的事情,直接得出了结论。

    “你……”

    贺诀有些惊讶的看了梁昭一眼,等看清对方眼中的冷意后,心中一凛,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六皇子让人很有压力,因此他竟然都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杨浩,还愣着干嘛,我们得快点去上课了。”

    这时候,杨浩终于站了起来,他听到这话,迅速来到梁昭身边,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梁昭见杨浩只受了点皮外伤,倒也没再与贺诀他们纠缠,她转头看向鲁渊说道:“鲁公子,现在要急着去上课没时间,等下回有空我们一起喝酒啊。”

    鲁渊有些受宠若惊的看了梁昭一眼,随后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好啊,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晚上就一起去喝酒啊。”

    梁昭没有拒绝,直接应承下来,随后带着杨浩一起往教室赶。

    杨浩是她的同桌,所以今天看到有人为难杨浩,她这才上前帮忙,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杨浩的学问。

    她既然有了打算,那么各方各面都要做到最好,现在学的东西和她以前学的到底有些差别,所以给自己找一个小老师就是个不错的主意。

    等两人到了教室后,夫子还没到,因此两人都松了口气。

    另一边,鲁渊看着梁昭他们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挑了挑眉,随即看向贺诀和范谨说道:“你们怎么还没离开,难不成还想和我叙叙旧。”

    “哼……鲁渊,你给我等着。”

    贺诀冷哼一声后,带着范谨离开了。

    鲁渊对着两人的背影呸了一声,“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不过很快他就朝后看去,小声说道:“大哥,你还在吗?”

    话音刚落,一道修长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

    “其实你刚才根本不用出现,我们的六殿下足以解决贺诀和范谨。”

    来人正是秦殊,他望着走远的梁昭,眼中满是意味深长,“现在的六殿下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变得有意思多了,也厉害多了。”

    “我刚才根本不知道那是六殿下,没想到他竟然来上课了,而且还出头管闲事了,真让人意外。”

    秦殊收回视线,转身往回走去。

    “呵……说不定以后意外的事多着呢。”只要一想到上次梁昭对姜灿下黑手的样子,他就觉得以后的日子可能会很有趣。

    “哎……大哥,等等我,我们今天去哪儿玩啊。”鲁渊见秦殊走远,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

    另一边,梁昭翻开书本后,微微皱了皱眉。

    曾经的她作为隐世家族继承人,学到的东西真的很多很多,但四书五经礼艺春秋什么的,学的并不深入,所以现在想要学好,估计得多花点时间了。

    想到以前,梁昭神色有些冷。

    隐世家族梁家,家大业大,就算她是继承人,家族里也有很多人不服气,觊觎家主之位,而自己父母又太过善良,最后被人算计没了性命,等她查出真相,才发现家族里大部分人都参与了这件事。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就算仇人再多她也要让那些人付出血的代价。

    原本她都已经快要成功了,可没料到堂妹丧心病狂,竟然在整个梁家的地底埋了新型爆破武器,拖整个梁家的人给她陪葬。

    而她最后因缘巧合的来到了这里。

    ‘爸妈,我如今过的也挺好的,你们在天上也不用替我担心。’梁昭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随后认真看书。

    今天上课的夫子讲的是论语注解,梁昭以前没有深入的学过这个,一时间还觉得挺有意思。

    一旁的杨浩看到梁昭认真听讲的样子,真切感受到了同桌和以前的不同,以前的六皇子殿下可从来没有好好听过课,在他眼中,读书似乎是无用的,现在好了,六皇子终于努力了。

    等到一堂课结束,周围有学子慢慢围了上来。

    “杨浩,你这脸怎么回事,谁打你了。”

    前来关心的学子都是和杨浩平时有来往的。

    杨浩用袖子遮了遮脸,道:“没事,和人发生了一些口角,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见杨浩不说,其他人也不再多问。

    等到午休时间,杨浩被夫子叫去关心了几句,不过他到底没说事情的经过,毕竟以贺诀和范谨的身份,一些夫子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反而还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夫子见杨浩没有多说,关心了几句后就让他去膳堂用膳。

    而此刻的梁昭已经吃上了,她的对面坐着郑骞。

    虽然梁昭吃的欢快,但郑骞却是欲言又止,最后他到底还是问了一句,“殿下,我怎么听说,你和贺诀他们对上了,要不要我出面去和他们说一说。”

    早上看到梁昭的时候,虽然觉得他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但郑骞不可能一下子转过弯来,脑海里下意识想到的还是这个表弟以前畏畏缩缩不敢与人冲突为难的样子。

    梁昭听到这话,直接摇头说道:“没事的大表哥,这种小事我心中有数,更何况这么一点事情根本无需烦你出面。”

    见梁昭态度轻松,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郑骞莫名放下心来。

    “你心中有数就好,如果真碰上不能解决的,记的联系我。”

    梁昭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两人没再多说,很快吃完了午膳。

    下午的课程有骑射课,梁昭自然也参加了。

    这一次,众人真切体会到了他的不同,没一会儿就怔怔的看着前头英姿飒爽的梁昭,只觉得眼前人万分陌生。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骑射先生拍了拍手,宣布课程结束。

    梁昭慢慢平息自己的呼吸,最后收拾一下准备先回去了,不过还不等她走两步,面前出现了好几个人。

    “六弟,我听说你为难了贺诀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