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斗鸾

作者:Loeva | 短篇美文 | 围观:12983

收藏

  这年头流行的再次穿越,她也穿了一把成了侯门千金,正妻嫡女姨娘庶弟堂妹表哥样样齐备,她我以为这是个宅斗文突然间意外发现自家跟朝廷夺嫡拉上了关系,原来是是个权谋文转眼,父祖下狱被流放,家眷回家乡,好吧现在的是种地文了什么?她也要跟随去被流放?实际上这是个坑爹文吧?!身着华丽宫装的女子淡淡地看着这一幕,又将手中燃烧着的烛台挨近另一侧的帐幔,扩大着火焰的范围。。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张晓鸣却听得心中微动:“话不能这么说,祖母又不只有我这一个孙女。”她这是要试探这家里有几位小姐,几个嫡的几个庶的,几个是姐几个是妹。

    素锦听了脑袋一缩,讪讪笑着,红绫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姑娘!你年纪虽小,也是大家子的姑娘,哪有未出阁的女孩儿当着亲戚的面拿自个亲事说嘴的?夫人虽有意将你说给临国公府的哥儿,那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大家都还小,说亲还早着呢。偏你心实,巴巴儿地跑到夫人面前当着临国公夫人的面说你不愿意,还说要把亲事让给二姑娘。我的姑娘哎!这话也是你能说的?知道的人明白你是年纪小不懂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二姑娘跟临国公府的哥儿有什么私情呢!还好两家彼此是亲戚,当日也没有外人在,事情才算抹过去了,不然流言传了出去,坏了二姑娘的名声,二奶奶和二姑娘都要恨死你了!”

    素锦抿嘴笑道:“姑娘忘了?上个月李家太太带着哥儿姐儿过来时,二奶奶拉着李家大姑娘的手夸了又夸,还让李大姑娘常来呢。听嬷嬷们说,二奶奶这是有意把李大姑娘说给骥哥儿。若是将二姑娘许给了临国公府,这门亲事就说不成了!”

    她原本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现代女子,大学毕业了,刚刚结束了长达一年的实习期,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正准备大展鸿图呢,结果就穿越了。按理说她穿前也没什么征兆,平时虽然也偶尔上网看看小说,但对穿越这种题材并不偏爱,更没想过要穿回古代见识一把,怎么穿越大神就选中了她呢?她还有爹有妈,有工作有前途,长得清秀有余美貌不足,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家境不算富裕但也勉强达到小康水平,小日子过得挺美的,居然被丢回古代去了!不但见不到亲人,生活水准还大幅度下降,怎一个惨字了得?!

    红绫哪里猜到她心里的想法?见她一脸乖巧状,十分满意,素锦则在旁小声嘀咕:“姑奶奶如何能与咱们姑娘相比?她是个庶出的,本就不得脸,咱们姑娘可是夫人的嫡亲孙女儿呢!”红绫斜了一眼过去,素锦顿时安静了。

    胡四海道:“小章将军已经带人候在外头了,只是不敢擅闯内殿。”

    计划不算顺利,这红绫姑娘不愧是大丫头,不过是十四五岁年纪,已经十分稳重了,做事又细心谨慎,任张晓鸣打听了半天,她才好不容易松口说:“姑娘只管安心静养,风寒会过人的,家里人也是担心这个才没过来,但每日里都打发人来问候,我怕扰了姑娘养病,才不曾回禀。至于咱们奶奶,那是爱女心切,才不顾夫人之命前来。夫人心里也有数,不曾责怪奶奶。”

    年轻的宫娥哭得更大声了,另一名宫娥也不去理她,径自将手中铜罐里的灯油泼上屋中的家具,书案、座椅、博古架……全都弥漫起灯油的香气,梁上火星一跳,落到家具上,不一会儿便蔓延了半间殿房。

    心情低落了三四天之后,她总算勉强打起精神来了。前天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在现代的父母亲人,梦见她睡了一觉醒来跟父母哥哥在一起吃饭说笑,说起自己做了个梦,在梦里穿回古代去了,被老妈取笑了几句,哥哥还问她有没有迷倒个把公子哥儿,老爸更是抓紧机会要她别再上网看小说了,有时间多看看专业书,多考几个证回来,那份工作那么好,有发展前景,又有高福利,不好好珍惜当心将来丢了饭碗云云……

    章忠脸色一变,重新退了回去。

    红绫没回答,只是没好气地瞪她一眼,便拿着药碗起身出去了。素锦倒是笑嘻嘻地凑过来小声说:“姑娘,二姑娘虽说论年纪与石家的哥儿更合适,二奶奶以前也有这个意思,但如今她改主意了。”

    红绫笑道:“哪里用得着什么名头?过几日便是夫人五十大寿,侯爷发了话要大大操办一番的,到了那日,请奶奶带着姑娘过去给夫人磕个头,说几句好话,再私下给二姑娘赔个礼,事情也就过去了。大喜的日子,谁也不会给姑娘脸色瞧的。只是姑娘可得谨慎些,别再出差错了!”

    张晓鸣发现素锦是个不错的情报来源,便饶有兴致地问她:“这话怎么说?”

    红绫犹豫了一下,才将衣服放到旁边,坐在床沿苦口婆心地道:“姑娘,你有这个想法固然是好的,只是夫人恼你,不是为你推拒亲事,让她在临国公夫人面前失了脸面——临国公夫人本不是外人,是我们侯府的姑太太,与夫人本是姑嫂至亲。侯爷如今就只剩这一个妹子了,素来亲近,又怎会因为姑娘几句孩子气的话便生气了?只是咱们这样的人家最重规矩礼数,姑娘亲口提起自己的婚事,便是一大错,把二姑娘也拉了进来,又是一错,再是不得长辈许可便冒冒失失闹到客人跟前去,更是错上加错!夫人总是说,教养子孙,才艺学问尚在其次,首要是品行与礼数,你样样犯在头里,夫人岂有不生气的?依我说,夫人只罚姑娘跪了一夜院子,已是从轻发落了,从前咱们家的姑奶奶还未出阁时,只犯一点小错,便要在夫人院里跪上三天呢!况且姑娘那一夜感染了风寒,夫人还不是赶紧命人请大夫来瞧了?可见还是心疼姑娘的。”

    太孙闻言十分惊诧,太子妃却不以为忤,反而郑重向他行了一礼:“小章将军,蒙你义薄云天,搭救我儿,此恩此德,妾必结草衔环以报!”

    李家?这又是哪家?骥哥儿又是谁?张晓鸣有些头疼,索性彻底装小孩子:“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我不懂!”

    红绫抿嘴一笑:“我的好姑娘,这有什么呀?只是回头见了奶奶和嬷嬷们,你可千万别再咂嘴了,那不好看,会叫人笑话的。”

    “傻孩子。”太子妃温柔地抚上他稚嫩的面庞,“你是皇太孙,是太子与我唯一的骨肉,若你也死了,太子与我的冤情便再无人能昭雪了。你要平平安安地离开这里,听你姨妈的话,好生躲藏起来,等你皇爷爷病好了,必会追查事情真相,迎你还朝。到了那一日,你千万要为父母报仇……”

    广安王眼圈一红,不再言语,重重地向太子妃磕了个头。胡四海上前将太孙头上的紫金冠轻轻取下,改戴在广安王头上。

    太子妃含泪道:“逆党既要仔细查验我的尸首,又怎会轻忽你的生死?宫里小太监虽多,却都身体残缺,又无人与你身量相仿,唯有文考可担此重任。我知道这么做对他不住,但一切都是为了大局着想。只要你能平安逃过此劫,将来皇上剿灭逆党,你以皇太孙身份还朝,我们全家的冤情就可昭雪了,可若你出了差错,还有谁会记得我们?文考便是得以苟活,也是生不如死。文至我儿,你要记住,今日你若能平安脱险,文考功劳最大,将来你得了富贵权势,绝不能忘了这份恩情!”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声了,&到家具 发表了帖子
    2022-01-12 04:30:44

    年轻的宫娥哭得更大声了,另一名宫娥也不去理她,径自将手中铜罐里的灯油泼上屋中的家具,书案、座椅、博古架……全都弥漫起灯油的香气,梁上火星一跳,落到家具上,不一会儿便蔓延了半间殿房。

  • watch
    者看见&诧之色 发表了帖子
    2022-01-11 05:52:36

    太子妃与太孙闻言都转过头来,后者看见广安王,犹带泪痕的面上不由得露出了惊诧之色:“母亲,您这是……”

  • watch
    分:“&不走就 发表了帖子
    2022-01-09 09:02:01

    她露出一个令人心碎的笑容,众人都看得不忍,章启沉默片刻,面上的怒气也稍稍消去几分:“罢了,这都火烧眉毛了,还说这些闲话作甚?赶紧动身吧,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 watch
    过来给&” 发表了帖子
    2022-01-11 06:42:30

    章启瞥他一眼:“大局虽重,但我本就带了两个小太监过来给你们兄弟做替身,哪里用得着你去死?!”

  • watch
    。”张&生母。 发表了帖子
    2022-01-11 06:35:04

    广安王神色平静,跪下道:“母亲言重了,儿子心甘情愿做兄长的替身,只求母亲能……能放张宫人一条生路,儿子便再无所求了。”张宫人,那是太子的侍妾,也是他的生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