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暴戾权臣的心尖宠

作者:语盖弥彰 | 短篇美文 | 围观:21479

收藏

  “像你这样脏的人,也配上我的榻?”他松手捏住她的下巴的手,鄙夷地拿出巾帕擦了擦。“人们常说夫妻一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要脏,毕竟也要一同脏了。”她笑吟吟睨他。“哪儿找的鸽血,貌似能以假以假乱真。”“那就最求剌激,那就贯彻执行究竟了。”她轻轻笑吟吟,指尖轻抬他的心口。“你哭了?”“而已吹进去的雨水罢了。”他恨她入骨。见她的第几眼,心里便仅有一个念头,要她死!要她严禁好死!谁料,他囚她,她就烧了他的房子。他要她殒命,她非要活得风姿摇弋。他为她做了个死局,却将自己困死在其中。“要我救你吗?”她笑得嘚瑟又可气,尾音带着似有更没料到的是,这个二楼地板是鸨母临时用板子搭建的,连个横梁都没有!。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衣服脱了。”赵子砚吩咐,伸手捏了捏头顶的两只小发髻,端详了铜镜里的自己一会,又在脸蛋上涂上大大的腮红。

    “不愧是京城第一花楼,有品位!”

    纵使赵子砚如今再讨厌他,也不得不承认,当初这狗蹄子替她挡下那一鞭子的瞬间,着实惊动了她。

    “爷,爷……夫君。”赵子砚眼睫轻颤,紧紧抓住他的指节,呼吸急促。见他毫无动容之意,她便又将目光投向对面男子。

    四面死路。

    好在这三年,到底是把她的愿景磨没了。

    长安城七十二坊,坊坊交叉监管,四方城门的守卫亦是层层把控。一个没有户籍的人,想从这四方城内走出去,无异于痴人说梦。

    陆府。

    所幸人生处处有惊喜。

    别的时候她不知道,但是眼下,她可以绝对、一定、以及万分肯定——陆文濯不在府里。

    方才没有注意到这间屋子里还有人,赵子砚下意识用余光朝那声音的源头看去。

    还能怎么办?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保命要紧。

    今日从陆文濯和那人的语气来看,他们二人八成也在那些老臣之列。找太子议事,还偷偷摸摸选在烟花之地,大抵不是什么三言两语的小事。陆文濯一时半会铁定回不来。

    陆文濯皱眉,漆黑的瞳仁里尽是厌恶之色,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拉近。

    三年间,她很少见到他。他把她扔在这里,隔个一年半载来看上一眼。就像确认出栏前的猪崽子有没有长膘。扫一眼,便离开了。

    “要是我的奴籍还在自己手上就好了,我就把我的奴籍给娘子。可是……可是陆府的奴籍都是集中在册的,早就不知道封存去哪里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安灵抹了抹眼泪。

    所以……哼哼。

    “安灵。”

    赵子砚躺在床上,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揉着脖子,不以为意:“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就要离开这了。”

    火势越来越大,不一会,滚滚浓烟涌上天空。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打实的&牢摁在 发表了帖子
    2022-01-01 08:34:54

    这一楼雅间的地板可不像二楼,实打实的青石砖,把赵子砚砸地眼冒金星,一脸懵圈。她甚至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如一条死鱼,被牢牢摁在了砧板上。

  • watch
    冲上来&。 发表了帖子
    2022-01-02 12:17:29

    不过很快,她也不用爬起来了,两个侍卫冲上来,一左一右就将她拎了起来。

  • watch

    &两次, 发表了帖子

    2022-01-03 02:47:48

    这该死不死的,她总共就去过花楼两次,两次都被他撞见。

  • watch
    只一瞬&看到天 发表了帖子
    2022-01-03 10:19:39

    然而,只一瞬间,她看到天旋地转,连惊呼都没来及发出,整个身子就重重摔在了地板上。紧接着,一双铁钳似的的大手扼住了她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