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殿上欢

作者:沐非 | 校园小说 | 围观:28881

收藏

  一个心机女术师与倒霉透顶皇帝的爆笑有惊无险故事。“你对朕温柔如水体贴,是为了可以得到……真名天子的龙气?!”这是暴怒暴起的昭宣帝。“那是毕竟,相对于你来,我家麻将皮毛软乎,又会撒娇卖萌,这才是极品。”这是怀抱肥猫“麻将”,外表懒宅脑抽,内里腹黑男被扭曲的女主丹离。术者与帝王,是相互依存却又敌视的奇异关系。面对自己手握天道,欲改天命的清韵斋,丹离要如何保全她每天饱吸的天子龙气?她的水晶莲花钗,到底藏于怎样的秘密?一梦成空,挚爱新至,昭宣帝将在做出怎样的抉择?天机门主野心勃勃,她的真实的身份到底是……?本书历史年代架空,宫斗有,术法有,悬疑惊寒气沁入骨髓,残破城墙已成一座巨大死兽。城砖中间露出一处处刀箭戳就的窟窿,凝冰融雪,凝合着嫣红的鲜血。。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龙气!!”

    “咪……喵。”

    “啊!”

    虽是趺坐,她却是姿态歪斜,整个人懒得好似没有骨头,恨不能躺靠在背后的软榻上。她身上的淡紫衣料半旧不新,满布着皱褶,卷草纹银绣丝毫不见矜贵,换乱在腰间打了个结,比起宫中人的华衣丽服,简直可说是邋遢随意了。

    苏幕觉得心头大快,正在得意间,眼前竟是一亮!

    奉先殿中,最后一丝银炭的温暖气息已然消散,一身缟素,簪环尽去的长公主丹嘉长跪于地,对着牌位默然一拜,终于站起身来,绝丽姿容上闪过死灰一般的决断之色。

    “我唐国三百八十二年的基业啊……”

    幽蓝篆纹光影闪烁,玄金二色熹微婆娑,照得那女子面庞明灭不定,模糊一片。

    她心中狐疑,又有些害怕,脚下却不由自主的走进了后苑。

    下一瞬,她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整张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好似看到了这一生中最可怕的东西!

    “看来……今后要好好调教!”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即便是智计狡诈如苏幕,一时也反应不过来。

    几乎。

    自身幽蓝色的护身光罩,竟被这支直冲而破,撕裂成一缕缕光波,临空而逝。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窗外一声巨响,残旧窗纱好似被什么巨力轰碎,当啷声中木格碎屑纷纷落地,一道黑影直射而入!

    “你不用看了,外面正是宫破人亡,这里就算闹得怎么个天翻地覆,也不会有人有救你的!”

    仿佛在应和她的话,窗外好什么挠得沙沙响,有微弱的“喵呜”一声。

    她垂下了头,好似有些沮丧似的,“它说它吃饱了。”

    他冷冷看向她,眼中只剩下冥黑的残酷,“你会落到今日这般任人宰割的境地,全因你身上流着石氏王族之血……丹离。”

    她半躺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发出猫一般的满足叹息,完全无视他越发变黑的脸色,仍在兀自的心疼着:“我的蟹酿橙啊……都蒸了一个半时辰了……”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边喝了 发表了帖子

    2021-12-25 04:27:58

    何姑姑自忖规矩有度,倒不至于势利欺主,但她有一次偶然见到,这位丹离公主,小小年纪居然搂着个酒瓮,蜷在湖边喝了个人事不知,何姑姑在一旁站了半天,她却睡得正酣,让宫女们都挤眉浓弄眼的窃笑不停。

  • watch

    &她是早 发表了帖子

    2021-12-25 07:17:03

    怀云宫住的,乃是排行第五的一位公主,她是早亡的玉妃娘娘所出,名唤丹离。

  • watch
    投射任&经让偷 发表了帖子
    2021-12-23 10:21:04

    他一瞥之下,再不愿投射任何视线——方才的幻术,已经让偷窥者脑海中受到恐怖惊吓,就算没死,也要变成痴呆。

  • watch
    芒,蕴&含着他 发表了帖子
    2021-12-23 08:34:38

    苏幕微微眯眼,幽蓝光纹映照出他俊魅近乎天人的容颜。一双桃花眼中闪过犀利光芒,蕴含着他本人也不清楚的复杂幽色。

  • watch
    ,身着&阙。 发表了帖子
    2021-12-24 10:06:11

    城门已然大开,身着玄黑甲胄的大军正长驱直入,目标直指,正是长街尽头,遥遥相望的巍峨宫阙。

  • watch

    &轮廓。 发表了帖子

    2021-12-23 09:59:29

    眼前顿时一暗,只有雪光反射出的幽微光芒,略微看见四下里石阶与花圃的轮廓。

  • watch

    &,眼中 发表了帖子

    2021-12-25 08:11:28

    何姑姑答应一声,却再也忍耐不住,眼中滴下泪来,转身踉跄而去。

  • watch

    &的牌位 发表了帖子

    2021-12-23 07:14:39

    长公主站直了脊梁,对着历代先王的牌位,默然垂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