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南方情事

作者:路夕亚 | 科幻幻想 | 围观:20454

收藏

  纪如昕从来不都没考虑过真的会再遇上齐禹。但命运作弄了她一次,便会有第二次。命运这东西,有时候候是恶魔,有时候候是天使。就像提出分手后又再次重逢的恋人,说不清自己是该恨他,但是爱他。但无论是恨是爱,都是需花费力气的情感。纪如昕而如今想的,而已波澜不惊和安全的。可这世上有波澜不惊和安全的吗?有的话怕是自欺欺人。更更何况是齐禹那人,他不允许有他弄不很清楚的事吗?几年前阴差阳错他错过了了这一切,但那就纪如昕又站在他面前,他怎么能再一次任事情他不在自己掌控之内?好吧说人话是,他更本以及控制忍不住自己不去特别注意她。所以齐禹就经常逗她。齐禹讲冷笑话的时候自己是一点都不笑的,满脸高冷一如往常。并且他的梗也不是人人能明白得到,所以常常是她一个人在那儿嘻嘻嘻咯咯咯或哈哈哈。她笑得花枝乱颤的时候齐禹最多抿下嘴,一脸傲娇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只偶尔能捕捉到他亮晶晶的眼神。。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老同事。”齐禹收回视线,淡淡地说。英俊的脸一派漠然。

    “几个月吧,你先帮我租个房子。”

    也许他早已结婚,和他高贵优雅的青梅竹马。他们门当户对,夫唱妇随。

    如昕在思蓝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思怡坐在对面,皱眉紧抿着嘴,手里紧紧握着她形影不离的咖啡杯。黄总在她左侧,低头在看手机。

    公司里的女生们在他面前个个化身淑女统统温柔婉转,在他背后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眼神闪烁四处飘飞,假想敌之间无形厮杀的场面十分之刺激。

    她正自胡思乱想,突然听到一句:“纪小姐,你好,好久不见。”齐禹的眼光漫不经心地再次转过来,他边说边向她伸出手。

    “好的,您请说。”如昕看向邹董,集中起精神。

    无数个心思涌动的时候,她会站在地图前看看。明知道他在那里,如昕却偏要浏览其他不相干的一个个城市,好似看得津津有味,其实心底一片荒凉。

    如昕轻轻敲门,听到董事长在里面应声喊进来。她推门入内,思怡思蓝都在,还有黄总。

    除了只会哈哈傻笑的如昕。其实如昕也想扮淑女奈何实在太爱笑控制不住自己,齐禹随便一逗她就破了功,只顾傻笑顾不上形象。

    那时候的她笑点真的很低,随便一逗就能哈哈哈乐个半天停不下来。算她多少还记着矜持这两个字,大笑的时候别人是捂住嘴,哦不,别人微笑的时候是捂住嘴,她则是双手捂住整张脸,笑得伏在桌子上起不来。

    “来来来,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博汇公司的纪总监,年纪轻轻能力很强啊。这位是承瑜咨询公司的齐总,齐总在这一行很有名气,冷静果断智慧超群。这次的项目是齐总一手操作,以后大家要多多合作了。”范总来自香港,年纪五十出头,为人热情,立刻替二人介绍。

    离着这么远的距离,如昕也能准确无误地找出来那个小小的点。过去有很多次,她一个人在地图前静站。

    隔着不太远的距离,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一贯的黑西装白衬衣,西装从来不扣,衬衫永远敞着两颗扣子,双手插在裤袋里,斜靠在花架旁。任何时候见到他,都是这种满不在乎的调调。

    “大家进去坐吧,已经订了位置。”俞嘉怡招呼他们。

    思蓝不出意外地随在如昕的屁股后面回了她的办公室。

    齐禹蓦然间有些热,心跳像是漏了一拍。他动作略微急迫地拿起手边的茶一饮而尽。

    因思蓝十分喜欢如昕,总爱黏着她,所以邹董的意思多少跟如昕透露过。他原来是想把Seeyou运作起来之后交给思蓝。毕竟整间公司现在都是思怡在管了,老人家也许是想留一部分给思蓝。想必思怡察觉了老爹的意图,颇有点不平。

    现在的她回想起以前的自己,也觉得那个能在公司里无忧无虑地满面春风风光无两的女生,可能真的佷碍眼佷讨人厌。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租什&另一段 发表了帖子
    2021-12-24 09:45:07

    “租什么房子?我家住不下你?正好小鹿少个保姆。”小鹿是她儿子,今年已经五岁多了。董佳佳的故事,是另一段狗血。

  • watch
    青梅竹&户对, 发表了帖子
    2021-12-23 06:40:02

    也许他早已结婚,和他高贵优雅的青梅竹马。他们门当户对,夫唱妇随。

  • watch
    电话,&己的老 发表了帖子
    2021-12-25 06:39:59

    是思蓝打来的电话,思怡和思蓝,她们两姐妹,都管自己的老爹叫邹董。

  • watch

    &离就很 发表了帖子

    2021-12-24 04:26:52

    “住你家你跟男朋友幽会怎么方便?一碗汤的距离就很完美。在你小区找一个。”

  • watch
    年才离&两年过 发表了帖子
    2021-12-23 07:58:43

    更何况当初他们分开,她停留了半年才离去。那半年里,别说遇见,连听都没听说过他的音讯。两年过去,一切都变了,又怎么可能再碰的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