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风临佰川

作者:松铃 | 生活都市 | 围观:16327

收藏

  一个是万年修仙、掌控蓝星命运的唯一女殿下,一个是蓝星最古老的历史高贵的的海界之神,当蓝星会出现事关种族生死存亡的灾难,二人如何再度携手面对自己?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定国公一爵始封于60年前的安南之乱,时任萧远候的刘伯东奉命出征,当时刚承袭父亲萧远候爵位的刘伯东年仅20岁,凭借一招祸水东引让偏居一隅的灵越国加入了战斗,很快便带着20万定远军战胜号称60万的安南起义军,活捉了安南起义军20余名将领,逼得造反头目纪万禄自刎廊州幽云台,并与第二年与灵越国签订了二十年互市合盟。

    临风倚在红漆斑驳的木门旁,看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罩在轻纱般的云朵中若隐若现,空气燥热中夹杂着阵阵虫鸣,虽只是倚门站着,额头已细汗密布,手中缂丝美人绣花扇不断轻挥,不由黛眉微皱。

    翼收起玉竹折扇,思量片刻,沉声说道,“应该是已经打起来了,不过又没有打起来。”

    而狻猊罩着的香炉上,依旧青烟袅袅,只不过临风的心已经无法像刚刚一样平静了。

    张平见临风迟迟没有唤他,便起身准备出去吩咐下人把鹤园的花草再做一下修剪。

    易风眼角带笑,嘴上回答着,眼神却转向临风的小发髻和亮闪闪的嵌珠琉璃耳环,“好啦,我都给你带好吃的来了,就别考我了。”易风大概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了吧,和他的母亲一样温柔。说罢,便从身后仆人手里接过一个精致的礼盒,第一层是南安街李记榛子铺的芝麻蜜酥饼和南瓜榛子糕,第二层是同福街仟吉糕点铺的栗子酥和龙须糖,第三层最大,放的却不是点心,而是易风从边江亲自寻来的上等朱砂和松烟墨,还有两块满体通红的寿山石,这寿山石本来很常见,不过这两块寿山石红而透青、照而薄若蝉翼,中间又恰有一条乳白色的丝带穿过,像一幅天然的山水画带过一群飞鹤,倒是极为难得。

    而定国公府树大招风,世子又体弱多病,易风去京都后,必定危险重重、处境艰难,临风想着,却抬头向易风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你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说罢,便解下腰间的一个平安符,给易风递到手里,“给你的,最近正好在学刺绣,这个残次品就送给你了。”说罢,还耸了耸鼻子,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穿过长长的廊厅和鹤园的小溪,临风远远地就看到那个侧身读书的身影,不由得微微一笑,毕竟,只要有他在,就会心安,就可以完全依赖。桌上氤氲的茶气模糊了一时的视线,临风快步走去。

    “等等,既然济州其他地方米价已快50钱一斤,而云台府米价只有15钱一斤,岂不是过段时间,就会有大量灾民涌入云台?”临风看向张平,想得到一个准确的消息。

    “小姐容禀,愚妹夫家恰是济州嵩县的长工,前几日刚被当地的赵员外赶了出来,正准备来云台府投奔于我。据说已经和村里七八家商量好了,来云台谋生。不过,至于其他州的灾民会不会过来,或者到其他地方去,小的就不知道了。”张平看向临风,既然小姐问到这里了,正好看能不能帮妹妹一把,也不至于饿死。

    “易风哥哥。”

    自此安南地区由桦慵国最贫瘠的地方,一跃成为小京都,每年向朝廷上缴的税额更是翻了3倍不止。时任萧远候的刘伯东,也成为开国百年来,除开国创业公爵之外,唯一一位有实权的国公,后续扫平西边各州势力,威震赤云南部,名声更是响彻6国。虽已过去60年了,但是他活着,便无人敢光明正大地动桦慵一寸土地。

    临风则依旧每天读书、刺绣、绘画,母亲每日清晨和管家交谈的时候,也总要她在旁边听着,渐渐地,家里的日常记账给了她。临风倒没有感觉肩上的担子很重,只是每天要早起,着实令人不爽。

    有一句话叫做“百年朝廷,千年家族”,一个朝廷的寿命可能只有几百年,可一个家族的势力,却可以延续千年不衰。母亲所在的姚家,就是潞城姚氏,从一千年前隆印王朝开始,便是皇亲国戚的一支,拥有十万亩康州封地,入朝为官而封侯拜相者,从隆印王朝一直到现在的桦慵王朝,封为宰相及以上官职或另封公候爵位的嫡系康州宗族一脉,就有137位宗亲。而目前朝中的工部尚书,正是临风的舅舅姚感仁,临风母亲的伯父姚伯瑜曾是前朝太子少傅,后因为太子离世,他便远离了官场,而像府尹、刺史、巡按这些官职的族亲,就不一一列举了。若不是这样的关系,想必以自己父亲的心性,又怎么能在云台这个鱼米之乡稳坐九年父母官,两袖清风、政绩斐然,怕是早就不知道被贬到哪里了。

    临风轻哼一声,“这倒有点意思,毕竟也在这留容山呆了快200年了,咱们也下山看看,这些凡人能搞出什么名堂,不过毕竟仙凡有别,还需找个凡胎肉体,容纳我这一魄魂灵。”

    使临风对定国公府另眼相待的,却不是如今已过杖朝之年的刘老国公,而是国公府的世孙刘易风,其父亲刘宗韶虽然缠绵病榻,但却有一位骨骼清奇的儿子,从小爱跟着祖父的手下去军营里舞刀弄枪,刚12岁的年纪,就已经可以和定国公府上的5名玄衣亲卫打成平手了,要知道当年定国公可是带着20名玄衣亲卫四进四出溪山,万余人中斩杀溪山叛军将领,逼得漫山遍野的叛军投降的,后来历代玄衣亲卫都由定国公亲自挑选,每名玄衣单拿出来都可以于千军万马中单杀敌方将领,取其项上人头。刘易风不爱读书,却能将历代兵法牢记于心;不爱甜点,却能将临风喜爱的每个点子铺一一罗列。

    “翼。”

    临风只知京中柴米贵,上个月易风的来信中还讲到京中米价38钱一斤,没想到自己所在的济州,米价居然已高达平日8倍有余,心中不免一惊。那平民百姓,还吃得起饭吗?

    刘伯东与他夫人相识相恋的故事,更像是一段浪漫的童话故事。那是在与赤云部落交战期间,刘伯东刚一举歼灭6000赤云南族,本想率领几十轻骑跟着赤云战败余党追至赤云部落的老巢,没想到天降大风,刹那间黄沙漫天,马儿嘶鸣,人已无法辨认方向,刘伯东耳边似乎传来赤云部落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入阵曲,连忙干吼一声,“撤退!”。可漫天黄沙遮住了一切命令的声音,制止了一切行动的可能。就在此时,他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是桦慵国特有的鸽子汤,这鸽子汤的味道被大风夹杂着吹来,还带着一丝湿润的气息,令人瞬间舒服,“赤云族的人从来不吃飞禽!”想到这里,刘伯东马上用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喊道,“跟着我!”于是在漫天黄沙中,他们闭上了眼睛,将几十条马鞭连在一起,顺着鸽子汤味道的方向走去,只听喧嚣声渐远,黄沙渐渐散去,最终来到一座边陲小城,在饥困交迫中,刘伯东最后看了一眼朝他走来的姑娘,跌落下马……于是便有了后来定国公和定国公夫人的故事。两人成亲之后,定国公夫人虽然出身寒门,却温婉贤惠,和其他名门贵妇相比,自有自己的不卑不亢,将国公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还得了御赐的一品诰命夫人的爵位。只是定国公常年在外征战,家中世子却体弱多病,常年缠绵病榻,不过这位世子虽身体不好,诗词歌赋做起来却是极精妙的,抚琴更是一绝,性情随了母亲,温润如玉,想必若是不生病,也是一位惊才绝艳的妙人。

    临风乖巧上前,向刘易风行了一个小小的福礼,易风忍不住去摸她的小脑袋,趁她年级小,还可以多欺负一下,等她到了十几岁的年级,两人就真的要注意相处距离了。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数着盒&离京城 发表了帖子
    2022-12-03 12:36:40

    “好。”临风歪着脑袋,胳膊撑在桌子上数着盒子里的栗子酥,低声说道。父亲在云台府连任九年府尹,虽远离京城,但母亲姚家却是京城大族,或者说,是桦慵国大族,她又怎能不知京城的凶险万分和时局动荡。

  • watch
    服,准&父亲。 发表了帖子
    2022-12-01 07:50:26

    说完,临风便转身离开,先回房间换身衣服,准备去找父亲。

  • watch
    ,等我&你。” 发表了帖子
    2022-12-02 07:59:07

    易风接过平安符,这小丫头,居然还学了双面绣,只见一支梅花绣得格外生动美丽,平安两个字,却写的歪歪扭扭,不由得轻笑出声。“那你在家好好呆着,别乱跑,等我回来看你。”说话间又忍不住想去摸摸她的小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