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作者:夜九白 | 军事历史 | 围观:2136

收藏

  大佬心,废材身!当了一辈子卦术天才的江楚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成为灵意混沌的废材!毁灭吧,她累了。直到,有一天她能看到人头顶的小字—— 【姓名:张三,近日运势:三日后与隔壁村寡妇偷情被寡妇儿子打死】 于是,名满天下,青史留芳。实力再强也仍然因为没有后台而成为弃子?与其去看上位者的脸色不如自己成为上位者!开宗立派!我本为尊!江山宗一经创立,求卦者几乎要将门槛给踏破了——弟子:找我家门主?哦,她不在,又又又摆摊去啦!一个从小到大一帆风顺的天才,从来没有经历过坎坷,却一经历就是个天大的坎,这种打击别说是个16岁的少女了,就是个年过半百的人也不见得受得住。。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老爷夫人为小姐寻遍灵药,但皆是无果。

    一个从小到大一帆风顺的天才,从来没有经历过坎坷,却一经历就是个天大的坎,这种打击别说是个16岁的少女了,就是个年过半百的人也不见得受得住。

    所以,小姐心情郁郁,终日闭门不出,不言不语,不管他们安慰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有时候被戳到痛处了还会大发脾气的摔东西。

    所有人都不敢再刺激她,就只能任她一个人在房中独处,寄希望她能早一些想开。

    她还年轻,人生还有很多种可能,即使真的再也不能修武,就凭江家的家底也能养她一辈子的。

    不过从昨天开始,小姐的情绪好像有了些转变,看着没有那么阴郁了,只是总望着虚空处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今天就更好了,她竟然愿意出门散心了!

    如果外出做事的老爷和夫人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只是……

    “大小姐,您不是出门散心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花澜看着回来的江楚有些疑惑,因为她好像没出去多久。

    还有……不是散心吗?可大小姐怎么黑着脸回来的?

    好像出去一圈后心情更差了啊。

    “花篮儿啊,去给我请个木匠来家,让他按着这个图样做些东西给我,标注看仔细了,尺寸分毫不能差,时间上越快越好。”江楚没有回答丫鬟的问题,只是把今天画好的图样递给了她,说话时沉着声,面无表情,一如这一月中惯有的阴沉,“记住,只能用柳木做。”

    花澜一愣,小声纠正道:“小姐,奴婢是花澜,不是花篮儿……”

    “好的花篮儿。”

    花澜:……

    她抿抿唇,没有再去纠正。

    大小姐看着心情很差的样子,这种小事就不要跟她争辩了。

    不过花澜却是有些纳闷,因为花澜这个名字还是大小姐给她起的,二少爷经常恶趣味的喊自己花篮儿,每到这时大小姐都会很生气的斥责纠正他。

    怎么今天大小姐自己却是喊她花蓝儿了呢?

    不过自己本来就是大小姐的人,只要她高兴,喊什么都使得。

    花澜想到这里就没再出声,不过当她低头一看拿着的图样后,人就有点懵。

    这上头画的东西是什么……

    “小姐,你是要做什么?”她不解的问。

    面对这个不能答的问题,江楚抬头望天,忧郁的叹息一声。

    一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架势。

    花澜顿时头皮发麻,曾数次听过看过大小姐崩溃大哭摔东西的她生怕再招惹到她的情绪,再也不敢问了,扭头就带着纸去找木匠去了。

    花澜走后,江楚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

    镜中的女子瓜子小脸,青丝如瀑,皮肤净白。

    如果不是左脸颧骨上那一道碍眼的陈年剑疤,这本将会是一个清秀佳人。

    这位和自己同名的江家大小姐江楚……

    没有人知道,就在昨天凌晨,她已经服了药自杀了。

    这个正值芳华的女孩子终于是没能走过这个坎,接受不了从天才到废物的巨大落差,当她最后一次尝试调动丹田之力而失败后,就选择了用死亡来逃避这一切。

    在她看来,她本来就是个破了相的女子,如果有超凡的武学天分还能让人高看一眼,可现在连这种优势也没了,她完全不知道还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

    对于年轻的孩子来说,世间嘲讽同情议论的悠悠众口就是绝杀的武器,她终是不敢走出家门面对那一切,于是就把青春年华定格到了昨日。

    而现在,新江楚却是接了这个烂摊子。

    猝不及防就有了新的身份,江楚昨天用了一天的时间去接受这个现实,也幸好她还留有原主的记忆,不至于完全蒙圈。

    昨天的她几乎呆愣了一天,连饭都没吃,异样的表现很明显,但还好原本的江楚这一个月就很古怪,所以就连最熟悉的丫鬟也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

    在经历过重大挫折后人的性情是会有变化的,这时再有一点小的变化又有谁会在意呢?

    江楚看了看关上的门,这才取出那个红肚兜。

    这个肚兜不是新的,被洗的边缘处有点发毛,而且……

    江楚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不像是及笄女子穿的大小,倒像是半大孩童的。

    她不由想到在街上捡起它时脑海中浮现出的一段自遥远传来的哀求——

    暑阳城的郝大娘深陷在痛苦之中,原因是她的小女儿在街上失踪了。

    女孩失踪,大小不像成年女子的肚兜……

    这件事太奇怪了,诡异到江楚活了小半辈子也没有听闻过。

    肚兜是如何从天而降的,为何别人都看不到只有她能看到,绿光是什么,而那段莫名传递到脑海里的记忆和哀求又是怎么回事?

    明明没有见到人,可对方的悲伤痛苦却是清晰的传递过来了,让江楚的心都有些隐隐作痛。

    仿佛丢了女儿的不是郝大娘,而是自己。

    但天可怜见,前生的江楚根本没有孩子,甚至连婚都没成过!

    这事究竟是真是假?

    暑阳城倒是真的存在,就离雨潇城不远,那这个郝大娘,还有她正面临的境况,是不是也是确实发生着的?

    江楚思索一会儿,就把肚兜叠好装在身上,起身朝着后院走去。

    她得看看她要的东西做的怎么样了。

    “大小姐,这木签我先做了一个,您看可对?”

    刘木匠正在做工,看到江楚过来就把按她要求先做出的一个半成品递给她,然后静静打量着她。

    他不是江府的下人,但以前也有来过江府做工,那时曾见过江家大小姐几面。记忆里的她神采飞扬,永远腰杆挺直,微抬下巴,跟下人们说话虽然不算頣指气使,但也自有傲气,很符合天才少女的形象。

    天才嘛,有点傲气太正常了。

    大小姐出事后的这一个月间刘木匠没有来过江府,不过却听坊间传闻说江大小姐受了刺激一蹶不振,终日待在房里,脾气越发暴躁,人也阴沉刻薄许多。

    可他看看眼前的江楚……

    原本少女张扬明媚中带着些冷傲的气质确实已经消失不见,但却也不见传闻中的颓废阴沉,反而有种……内敛的自信。

    可,却是不合时宜的自信呐……

    刘木匠无声叹了口气。

    “上面的刻点有点模糊,再刻深一些,在不穿透木签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清晰。”江楚检查了一下后说道,“别的没有问题,不过最后完工时要把边缘磨光滑。”

    “好。”

    木匠躬身接过。

    “劳烦了,尽量快点。”

    “是,小姐。”

    江楚嗯了一声,转身回房。

    大半个时辰后,花澜就把18片成品木签送到了江楚的房中。

    关上房门,江楚净了手,很虔诚的坐在桌前,而那18片两指宽的木签则被她按照某种规律的平铺摆放在桌子之上。

    人与人之间,在天分上一向是有着巨大差异的。

    就如同武学一道上每人的资质天差地别一样,卜卦一道也同样如此。

    卦师不是神,卦相并不是他们自己凭空变出来的,卦师能起到的只是一个传达天命的作用。

    他们可以通过动用一些手段去感受到冥冥天意,然后利用它去规避一些事情,帮助人,也提升自己。

    但,天意却不是谁都能随意探听的,想要当天与人中间的媒介,那也得满足一些条件。

    判断卦师资质好与坏的标准,就是看他的灵意是强还是弱。

    强灵意的卦师对“天命”的感知力极强,在这样的先天条件下修以卦师专用的功法来提升自身实力,再加上丰富的占卜经验……若满足这三个重要条件,那在一些普通的问题上完全可以省去一些繁杂的步骤。

    就相当于若想要成为超强武者,首先你得是学武那块料,其次你得从小接受了好的教导练出结实的身体,最后,纸上谈兵没用,你还要经常跟人切磋来增加一些实战经验。

    江楚在玄机大陆时就已经达到了天阶卦师的等级了,在判断天气、看人当天运势时只用扫一眼就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奇准无比,无需再去借助任何卜算工具。

    如果借助了工具,那准确率几乎就是十成。

    但像她这样的终究是极少数,如果有人灵意是天生的弱,修炼功法的进程也慢,自身经验又不足……那在占卜起来就会比别的卦师更耗费心力。

    最主要的是——

    它不灵啊!

    卜了半晌,结果却卜了个寂寞!

    那时别说帮人了,不害人就不错了。

    对于大卦师江楚来说,三个条件中,经验她是满分,占卜功法这点上这具身体目前为零,有点拖后腿了,但这个可以通过她的努力去补上,也不用担心。

    唯有灵意,这个先天决定的特质,才是江楚最好奇的。

    可惜江府没有专用的测试工具,不然还会测的更直观一些。

    没有工具,那就实操上手试试,现在卜签已经做了出来,江楚就要用它去测试一下这具身体的灵意究竟是强还是弱了。

    江楚打算试着测测十日后雨潇城的天气状况,如果能顺利测出结果,那资质就是中上,到时可以再加大难度继续测试。

    若最终是上上,那就再好不过了。

    江楚把这18片卜签按照某种玄妙的规律叠放,手指依次拂过卜签的边缘——

    从第一片,试到最后一片,江楚的脸色逐渐变差。

    无果。

    她不信邪,再次试了一遍……

    “竟然感受不到!”

    没想到测试的第一关就受到了阻碍,很明显,江楚对这具身体的期待值太高了。

    灵感达不到中上的程度。

    江楚抿抿唇,把占卜的内容从十日天气改成了五日。

    可这次仍然是无果。

    她完全感受不到卜签上传来的波动。

    江楚的脸色更黑了一分。

    竟然连中等都不算!

    看着桌上的18片卜签,江楚咬牙去掉了9片。

    卜签的签阵也是有讲究的,以9为数,9片是最基础的占卜签阵,18片算是中级,27片是高级。

    前世的江楚用过最多的签阵,是36片。

    片数越多,对占卜者的能力要求也就越高,当然卜出的结果也就越准确。

    因为目前没有功法傍身,所以江楚根本没有考虑过36和27片,她觉得18片就够用了,可是刚才经过了两次测试江楚就知道她想多了。

    这具身体的灵感比她预想的要低的多,连18片都驾驭不了。

    拿掉9片,桌上就只剩余9片了。

    这次,江楚把占卜内容缩成了3日内雨潇城的天气。

    片刻后,当手指滑到最后一片却依然无果后,江楚的身形都几乎晃了一下——

    晴天霹雳!

    贼老天,我和你不共戴天!

    江楚快哭了,原主的灵意竟然废到了这种程度吗?

    哆嗦着手,江楚再次摆起了签阵。

    这次她要尝试去测明天的天气了。

    她决定了,如果这次再测不出来,那就让这具身体去她本该去的地方吧。

    毁灭吧,她累了。

    提着一口气用手划过卜签的边缘,到第7片时,江楚的一颗心终于是落了地。

    她把第7片抽了出来,看向卜签的正面。

    上面有着一些不规则的点状图案,保准不是卦师的人拿到后会完全一头雾水,连这是干什么用的都不知道。

    “阴天,狂风。”

    江楚念出了签面。

    到现在她也得知了测试结果了,但她却根本高兴不起来。

    太废了,真是太废了啊!

    还不如她前世资质的一成啊!

    这可真是个极坏的坏消息!

    但好消息是,这总算不是个“绝灵”之体,虽然灵意很少,但总算还有一点,也算是给了江楚活下去的小小理由。

    这一点少的可怜的灵意如果给别的卦师可能他们什么也测不出来,就是测了也是不准的,也就江楚本身实力高超才可以用强大的经验知识来弥补一下。

    天资极差,这个几乎没有改变的可能了,不过胜在她自己有足够的经验,另外功法这一条也不是问题,前世的功法存在脑海中,只需要花时间重修罢了。

    这样算下来,努力修好功法后,这具身体的实力大概能有前世的两成。

    是的,天资占一成,而哪怕江楚的经验和功法都极优,也只能再往上提升一成而已。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异到江&子也没 发表了帖子
    2022-12-01 03:54:28

    这件事太奇怪了,诡异到江楚活了小半辈子也没有听闻过。

  • watch
    个不能&望天, 发表了帖子
    2022-12-04 08:16:25

    面对这个不能答的问题,江楚抬头望天,忧郁的叹息一声。

  • watch

    &么快就 发表了帖子

    2022-12-03 03:28:05

    “大小姐,您不是出门散心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 watch
    这个正&接受不 发表了帖子
    2022-12-04 10:21:25

    这个正值芳华的女孩子终于是没能走过这个坎,接受不了从天才到废物的巨大落差,当她最后一次尝试调动丹田之力而失败后,就选择了用死亡来逃避这一切。

  • watch
    娘深陷&原因是 发表了帖子
    2022-12-04 02:41:58

    暑阳城的郝大娘深陷在痛苦之中,原因是她的小女儿在街上失踪了。

  • watch

    &看着没 发表了帖子

    2022-12-01 12:59:30

    不过从昨天开始,小姐的情绪好像有了些转变,看着没有那么阴郁了,只是总望着虚空处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 watch
    清晰的&传递过 发表了帖子
    2022-12-03 03:59:57

    明明没有见到人,可对方的悲伤痛苦却是清晰的传递过来了,让江楚的心都有些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