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医路坦途

作者:臧福生 | 校园小说 | 围观:5442

收藏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大学的生活,各色人有各色的活法。有的人醉生梦死,有的人炮火连天、艳遇不断,大多数人都会循规蹈矩的完成自己的学业,毕业时拥有一纸文凭。

    盛夏的肃省,虽然气温达到了30°,但站在树荫下还是让人能感受到一阵清凉。

    临床系大五的学生张凡站在树荫下却感受不到一丝凉意,这几天的着急上火,让他嘴角都起了泡。

    别人都在开始准备着简历了,张凡却一点心思都没有。因为他的毕业证还没拿到手。

    张凡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家中还有一个小他7岁的妹妹,经济难免拮据。当年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才凑够了他的学杂费。

    进入大学的张凡,经济上并没有一心只靠父母,他不仅积极的参加学校的勤工俭学,下了晚自习还会再卖点从批发市场批来的方便面、火腿、鸡蛋,勉强凑够了学费、生活费,也算顺利的混过了大学四年。

    大学的最后一年可能是老天为了增加张凡的生活经历,家中事故不断。

    先是在化工厂打工的父亲被烫伤了脚,在县医院保守治疗了两周,主治医生却一脸麻木的通知让转院,说是县医院看不好了,让去省城的大医院。

    白花了钱不说还浪费了时间。

    父亲刚出院,母亲又急性阑尾炎穿孔,手术倒是很成功,可这么一来,张凡的学费就没了着落。

    学费交不上学校当然不给发毕业证了。

    这几年亲戚们帮衬了不少,张凡也不好意思再麻烦别人,只能自己想辙。

    快毕业了,学校也就开开毕业讲座,闲暇时间自己支配。

    张凡白天跑工地搬砖,晚上给中介帖小广告,忙活了二十来天,学费还差两千多。

    马上就要毕业了,实在没办法了,张凡咬了咬牙,回了宿舍。当然了,宿舍的哥几个也没多少钱,不可能借给张凡。

    可大学毕竟不是县城的高中,有钱人还是很多,而且马上就要毕业了,放纵的人不少。

    好些个无聊的、又好赌的学生们就在宿舍开始了聚众赌博。

    虽说赌资不大吧,要是运气背点一天下来也能输个两三百。但架不住人多啊。

    张凡可不是去拼运气的,他有绝活。

    张凡的老家在西北的一个小山村,村子里面几乎都是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出几个工人对村子里来说都算是名人了。

    就在这样的小山村里,却出来了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张凡的堂叔。

    堂叔年轻的时候就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今天偷隔壁的鸡、明天偷村子后面的狗,反正是猪嫌狗不爱的人物。

    有一年因为打架打伤了邻村村长的儿子,害怕被报复就离开了家乡。

    张凡十来岁的时候,堂叔忽然回到了家乡,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干狗屁倒灶的事情了。

    张凡小的时候就喜欢围着堂叔转。

    出过远门的堂叔嘴里故事很多,而且还会变戏法,一副纸牌能玩成花。

    虽然不常在人前显摆,可在小屁孩崇拜的眼神中,让堂叔也有些许怀念,所以经常用纸牌逗弄小张凡,倒是让张凡学了个七七八八。

    渐渐长大的张凡也就知道了这是赌博的作弊手法。闲着无聊张凡也经常会拿着纸牌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把玩。

    有一年回老家过年的张凡,看村子里的年轻人在玩纸牌,技痒的他就上场了,结果大杀四方,赢了好几十。不知谁嘴长告诉了张凡的父亲,一顿好打,让张凡三天没下床。

    文化不高的父亲说不出啥大道理,教育张凡就是棍棒出孝子。从那以后张凡再也没有参与过赌博,记忆深刻啊。

    临床系是医学院最大的系,里面有好些个富家子弟,经常组织麻将、金花之类的,这些人玩起来就忘乎所以,经常不吃饭。

    零几年的时候外卖还不发达,所以只要有赌局张凡就提着方便面去卖,学校哪个宿舍有赌局张凡门儿清。

    504号宿舍是各个赌棍们的聚集地,敲开门一看是张凡,里面有一位可能正饿着肚子呢,就对着张凡喊:“贩子,最近不敬业啊,再不来我都饿死了。赶紧的,红烧两包再加两鸡蛋。”

    本来名字里面有个凡字,再加上天天的提留个袋子满楼道的卖方便面,“贩子”的外号也就慢慢的被人喊了起来。

    “对不住啊,这几天忙着没进货。这不是要毕业了吗,看着你们玩的热火朝天的也想玩两把。”

    四年多的小贩生涯已经让张凡提前体会到社会的残酷,每次说话的时候几乎都是带着一股子小心的笑容,悲哀的未语先笑!

    “哎呀,不容易啊,贩子也来玩啊,赶紧的,大家给腾个地儿”,说着话,七八个人就已经腾开了一个位置。

    他们玩的是金花,三张一样的是炸弹,其中A炸最大二炸最小,下来就是顺子之类的。

    张凡上场后,慢慢的跟了几把,观察了其他几位,心里大概有了数。

    终于上手了一幅好牌,小赢一把后,开始洗牌。张凡的绝活就在洗牌上,在场的几位也不是什么专业赌棍,虽然好多年没上手玩牌了,可糊弄几个没毕业的学生还是轻而易举的。

    就这样一天赢了两三百,也不敢多赢,本来就是个小场子,要是一棒槌下去弄个底朝天,大家都不傻,以后绝壁的就没人和张凡玩了,光赢不输,谁还和你玩啊。

    二十来天下来,学费凑够了。张凡拿着一踏钱交了学费,看着手里的收据,张凡有股子MMP的感觉,每年忙死忙活的才能凑够学费、生活费,走个偏门就随便的凑够了。

    一股股的无奈啊,要不是张父的那顿打,张凡说不定就弃医从赌了。

    这二十来天白天忙着赶场子赚学费,晚上还得花心思想怎样才能玩的更隐蔽更让别人无法察觉,天天劳心劳肺的他也不容易,所以就把招聘会给忘了。

    班里除了有三四个保研的,几个有门路能留到省会的,其他的几乎不是去了县城就是去了企业医院。

    就是去县城医院也要有点门路,提前个半年左右的时间或者更长的时间去运作,张凡连学费都凑不齐,哪来的门道去找关系。

    所以招聘会就显得格外重要,即使医院进不去,在招聘会上也可以找大一点、正规一点的企业去当药贩子啊。

    错过招聘会的张凡傻眼了,毕业证是有了可去哪上班啊!

    张凡后悔的想扇自己耳光,招聘会结束了,只能靠自己了。

    考研这条路张凡从来没想过,每天忙着赚学费、生活费,各个科目勉强不挂科。

    小地方来的张凡,英语差的要死,每次考英语都是靠着宿舍哥几个传小条才糊弄过去的。

    再加上妹妹已经高中了,紧接着就是高考,作为哥哥的张凡得为妹妹和渐渐衰老的父母考虑。

    骑着没人要的破自行车,满市区的找工作。三甲医院就不用考虑了,如果没有省级关系,一个小本科生想都不要想。

    公立医院也没希望,虽然每年都有进编考试,一个没有门路的学渣去考,估计比中彩票还难。

    路子不多,就是在城市的边角上踅摸一些小医院、社区医院、私人医院之类的。

    兰市虽然在西北,可好歹也算是省会城市,这见天的骑车在偏远地带找医院,张凡腿都细了一圈,可工作还是没着落。

    医生这个行业,有个准入制度,那就是执业医师证,大学毕业一年以后才能考,没证行医是违法的。

    私人医院招聘的都是去了就能干活就能带来利润的执业医生。

    一个刚毕业的应届大学生,而且一副尘土苍苍的样子,倒像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哪有一点医生的样子,果不其然都拒绝了张凡。

    张凡也是没有办法,为了能省一块是一块,骑着车满世界的跑,形象上就稍稍的有点差强人意了。看衣裳的社会让张凡无所适从。

    每天的天不亮就出了宿舍,天黑才回,一周过去了,还没任何的希望。

    吃不下去饭,成宿成宿的睡不着,本来就不胖的张凡,眼见的颧骨都明显起来。

    宿舍六个人,保研的两个,早早的出去旅游了。剩下的不是去会女友,就是回家了。就剩下张凡一个人。

    晚上躺在床上,张凡想起来也挺恨这个学校的,“NTN的干嘛要扩招啊,当年你要不扩招,我也上不了医学院,去外面打几年工,说不定也发财了。”

    没法子的张凡有点怨天尤人了。说运气不好吧,可也有好事让他给碰上了。

    大学是扩招了,为了以后能更加的吸引高考学子报考,就业率就是一个金标准,要是毕业了都失业,谁还会来上你的学校。所以学校也用尽心思的为学生找工作,先不管好不好,反正送出去有班上就算就业了。

    2008年的华国也算大喜大悲之年了,先是川省大地震,然后奥运成功举世瞩目。

    肃省的医学院也有大事发生,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省里唯一的重点大学把医学院给兼并了,一个三本忽然变成了211。

    兼并第一年学校对于医学院的就业率也是费了一番心思,不能让一个三本的学校把211的牌子给砸了吧,所以就联系了一个“大学生毕业西部支援”活动。

    肃省本来就是西北,可华国大啊,还有更西的地区啊,好歹是211吧,去联系边远地区的县级医院还是没多大问题的,这一下子就给好几百毕业生找到出路了。

    当然了张凡也在这好几百人当中,班主任把工作协议书和学校发的西部支援奖励两千元交给了张凡。

    张凡一脸的懵逼,这就一竿子把我怼到国境边上了啊。

    当时班主任就说了,可以不去,但是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不然以后连执业医师都没地方报名,虽然远点吧可工资高啊,这不是,学校还给发补助了吗!

    连吓带夸的让张凡签了字。这可是任务,也是班主任第一次对张凡这么用心。

    无奈的张凡只能去边疆了,没办法,家里的妹子学习好,不能把她耽误了。

    远就远点吧,好歹以后也算是公家人了,以后就是张医生了!

    工作有了着落,张凡收拾了铺盖回家了。

    张凡家离省会远倒是不远,也就在一百来公里外的一个小县城,可没高速路啊,只有坑坑洼洼的省道,班车走走停停的三个来小时才到家。

    上大学后,张凡忙着打工很少回家。父母对于张凡的工作也很无奈,不去边疆又没地方上班,可是去呢,又太远了,两千多公里呢,差一步都到周边的斯坦国了。

    已经签订协议了,张凡倒是想通了,怎么说都是华国的地盘吧,而且听说那地方风景优美号称边疆的小江南,就是打心底里觉得有点亏。

    拼死拼活的考到了准二线城市,结果一毕业给发配去边疆的五线城市,要是按投资的说法,这妥妥的就是一笔失败的投资啊。

    临走的几天里,张凡和父亲回老家给祖宗们上了个坟,帮着家里干了几天活,偷偷的给妹妹塞了一千块钱。

    看着妹子泪汪汪的眼睛,张凡拧了拧她的脸蛋,“小哭泣虫,这有啥可哭的,哥是去上班赚钱又不是上战场,你一定要安心的好好学习,考个水木大学,可别学哥上个三本,找不到好工作的。”

    “那你啥时候回来看我和爸妈啊,这么远的,我不想让你去。”带着哭腔的张静姝还像小时候一样拉着哥哥的衣角,依赖的问道。

    “哎呦,我的傻妹子,等哥上班了大把的赚到钱,飞机来飞机去的,两小时就回来。别哭了,我走了,你要听爸妈的话,别耽误了学习。”

    “我才不傻呢,哥,钱我不要,你要走这么远的地方”

    “给你的你就拿着,你也长大了,自己要买点啥的也大方一点,别一天扣扣搜搜的,你哥你还不知道吗,能差钱吗。行了赶紧揣上,不然哥生气了。”

    哐当~哐当~的火车带着张凡朝西而去。

    西部的旷野如果不感受温度,光靠眼睛是分不出冬夏的。满眼的戈壁没有一点绿色,夏天少雨冬天少雪,就一个色彩——土黄色。硬座坐的张凡屁股发麻,也没心思和别人玩双扣,空白的脑海里带着一丝对未来的迷茫与期待,慢慢的车越走越远。

    火车只能把张凡带到边疆的首府。张凡要去工作的地方夸克县没通火车,离边疆首府还有六百多公里,还得坐大巴卧铺车跑个一晚上才能到。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西北,&大啊, 发表了帖子
    2022-12-04 07:50:53

    肃省本来就是西北,可华国大啊,还有更西的地区啊,好歹是211吧,去联系边远地区的县级医院还是没多大问题的,这一下子就给好几百毕业生找到出路了。

  • watch
    破自行&一个小 发表了帖子
    2022-12-02 01:45:05

    骑着没人要的破自行车,满市区的找工作。三甲医院就不用考虑了,如果没有省级关系,一个小本科生想都不要想。

  • watch

    &为妹妹 发表了帖子

    2022-12-04 12:02:24

    再加上妹妹已经高中了,紧接着就是高考,作为哥哥的张凡得为妹妹和渐渐衰老的父母考虑。

  • watch
    晚上躺&在床上 发表了帖子
    2022-12-01 06:13:31

    晚上躺在床上,张凡想起来也挺恨这个学校的,“NTN的干嘛要扩招啊,当年你要不扩招,我也上不了医学院,去外面打几年工,说不定也发财了。”

  • watch
    的都是&来利润 发表了帖子
    2022-12-03 03:27:45

    私人医院招聘的都是去了就能干活就能带来利润的执业医生。

  • watch

    &科。 发表了帖子

    2022-12-02 08:09:21

    考研这条路张凡从来没想过,每天忙着赚学费、生活费,各个科目勉强不挂科。

  • watch
    后也算&是张医 发表了帖子
    2022-12-02 03:37:10

    远就远点吧,好歹以后也算是公家人了,以后就是张医生了!

  • watch

    &听说那 发表了帖子

    2022-12-01 05:22:10

    已经签订协议了,张凡倒是想通了,怎么说都是华国的地盘吧,而且听说那地方风景优美号称边疆的小江南,就是打心底里觉得有点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