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 恐怖惊悚 | 围观:29454

收藏

  以前有座山。山里有个道观,道观里住着一个谙世事的道士,道士会炼药制符也会算命卜卦。在每一个云卷云舒的日子里,他只会抬起头呆呆地地盯着天空。一个少年去追寻到此,放话他与此山极为若有缘,自今往前便不走了:“小爷苏山云,在此山之巅,行到水穷处,坐看山云时。你说,和这里是也不是非常若有缘?”道士定是无语,笑道:“乖徒,这位公子说与你若有缘。”女弟子凌玥不假思索地扬眉:“乌云蔽月,也不是好兆头,要若有缘也是孽缘。”空荡荡的庭院里,枝头上的薄雪还依稀尚存,是以凉意袭人。男子驻足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当中,双眉不禁微蹙,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家中的下人基本遣散了不少,只有几个孤苦无依的丫鬟,和自小看着他长大的张伯还在府里,还有,最令人放心不下的她。。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不是抱怨的时候,张伯当机立断:“你们再去,哪怕是远点的地方,无论花多少钱,都一定要请最好的稳婆来。”

    一片嗡嗡声充斥着大脑皮层,扶宁连着倒退了好几步,他没有想过事实会是这个样子,怪不得娘亲每每看到他都会心生厌恶,是因为自己的不祥吗?

    “是,是,府里上下就只有姑娘待人最好了。”这话听着像敷衍,却并不是情急下的玩笑话,她家玥姑娘如何待人是阖府有目共睹的。

    凌瑶白眼斜睨,她这个嫡女妹妹,每天脑子里不知想的什么,亏父亲还那么宠爱她。

    凌玥的脸上早就笑容全无,这一句句夹枪带棒的话直冲着她迎面而来,她竟然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招架,只是最起码不能让知秋蒙冤:“我拿知秋当姐妹,并不是什么下人,更不存在什么骑到谁的头上去过。”

    “什么!”张伯苦笑,这个李家夫人最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有点臭钱,就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以她马首是瞻。

    她蹑手蹑脚地往画舫的边缘地带移去,伴随着木制船底的咯吱声渐响,她悄悄吐了吐舌头:“什么画舫,一直咯吱咯吱响个没完。”

    不得不说,凌瑶这话的杀伤力绝对不容小觑。

    “洁白无瑕……”扶宁惨笑一声,紧紧攥了攥拳头。

    “你的父亲那天再没有回来过,我派人出去找了三天三夜,才在山崖底下找到了他的尸首。”即使过去了很多年,妇人回想起来那段往事仍是自己心中最大的忌讳。

    或许自己是真的不够了解他吧,缪卿失望地望着那人的背影,默默离开了他的身侧。还是多给他一些时间好好想想,她不相信,扶宁真的会狠得下心来赶走她。

    凌玥不做声,但心底早已把凌瑶出现在此的前因后果给想了一遍。

    缪卿抚上他的脸颊,轻轻地笑了笑:“你是关心我的,是不是?”她的嘴唇不断翕动着,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说。但是,真的很累了,很累,很累。她想,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少年长年紧锁的眉头究竟为何了。泛白的指尖紧紧攥着的半枚玉佩被鲜血浸染成扎眼的血红色,混合着尘土终将被掩埋进停止奔涌的生命长河。

    他勉力地笑了笑:“张伯,您能告诉我,雪是什么颜色的吗?”

    有下人结结巴巴地回道:“城南李家的夫人也在生产,他们家下人去得早,所以稳婆都被……”

    “哼”,凌瑶冷哼一声,依旧抓着这个由头不放:“嫡女就是嫡女啊,有教养得很,就算下人爬到了自己头上,也可以摆出一副毫无所谓的样子。”

    妇人的身子明显一震,这句话真的是戳到了她的痛处:“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她面无血色地盯着窗外风景,缓缓道出了多年前发生的一桩旧事,是她心头永远扎着的一根刺。

    他跌坐在冰凉的地面上,额头上一丝凉意渲染开来,扶宁抬眸望去,一片片雪花从看不见尽头的天际簌簌而落。

    这可不像她的作风,不仅不是凌瑶的作风,听说她昨晚还因为她那鬼见愁的婚事把两眼睛哭成了核桃那么肿,现在还有闲情逸致来江面吹风。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大姐&终于热 发表了帖子
    2022-04-29 07:13:47

    “大姐此言差矣。”画舫上终于热闹起来,一个身着浅蓝衣衫的男子长身立于船头。

  • watch
    双脚悬&着江面 发表了帖子
    2022-04-27 06:19:13

    双脚悬空于漓水之上,感受着江面的徐徐清风,心里别提有多畅快了。一船的人尚在熟睡,她不敢把声音弄得特别响,这才小心翼翼。

  • watch
    ,只是&冤:“ 发表了帖子
    2022-04-27 08:30:33

    凌玥的脸上早就笑容全无,这一句句夹枪带棒的话直冲着她迎面而来,她竟然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招架,只是最起码不能让知秋蒙冤:“我拿知秋当姐妹,并不是什么下人,更不存在什么骑到谁的头上去过。”

  • watch
    亏父亲&宠爱她 发表了帖子
    2022-04-29 09:29:51

    凌瑶白眼斜睨,她这个嫡女妹妹,每天脑子里不知想的什么,亏父亲还那么宠爱她。

  • watch
    娘如何&阖府有 发表了帖子
    2022-04-27 06:12:35

    “是,是,府里上下就只有姑娘待人最好了。”这话听着像敷衍,却并不是情急下的玩笑话,她家玥姑娘如何待人是阖府有目共睹的。

  • watch
    不与之&姐做得 发表了帖子
    2022-04-28 06:08:45

    凌玥没有想到凌瑶居然会说出这么重的话来,她所思所想,自己并不是一无所知,理解她内心深处的不平衡,也就大多时候不与之计较,可今天的事情明显是这个长姐做得太过分了一些。

  • watch
    这可不&的作风 发表了帖子
    2022-04-30 10:19:05

    这可不像她的作风,不仅不是凌瑶的作风,听说她昨晚还因为她那鬼见愁的婚事把两眼睛哭成了核桃那么肿,现在还有闲情逸致来江面吹风。

  • watch
    突然出&凌瑶来 发表了帖子
    2022-04-30 01:29:45

    “玥妹妹说得好。”一个细腻温柔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画舫上,原来是平阳侯的长女凌瑶来了。

  • watch
    画舫中&少女站 发表了帖子
    2022-04-29 04:26:58

    画舫中的帘子被人轻轻一挑,一只小圆口绣花鞋点了出来,紧跟着一个身形纤细的少女站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