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全能反派美强狠

作者:长舟渡月 | 重生穿越 | 围观:14513

收藏

  【女主古穿今】前世:她为了摆脱傀儡的命运,从部落,到朝堂。从小巫女,到大祭司。她一步一步得到无上权利,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恶魔。今生:环环相扣的阴谋背后,她借一把意外之火,再次逃脱。收留她的住持相赠一串佛珠,且劝诫她,唯有慈悲,方可降魔。魏卿檀不屑一顾,她不信命,亦不信佛,这世上无人可以让她慈悲。——眼瞎腿残的顾家前任继承人顾二爷,在失踪半年后,被拍到和一个貌丑胖挫的女人亲密约会,众人叹息:自甘堕落,可怜可惜。天生一对,相配至极。——顾君予曾经是天之骄子,一场意外,他成了眼瞎腿残的废物,原以为这一生,就要在魏卿檀醒来的时候,风铃摇晃得叮当作响。。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阁楼狭小的窗台之上,挂着一串贝壳风铃。

    魏卿檀醒来的时候,风铃摇晃得叮当作响。

    她下意识捂住胸口,没有疼痛,没有鲜血,也没有捅穿血肉的长剑。

    躺在冰冷的地上,她睁着眼睛缓了两分钟,才慢条斯理起身。

    入目是狭小不规则的屋子,阴冷潮湿,对着床的位置有一张桌子,上面凌乱地放着几本书,旁边有一个木制衣柜,上面镶嵌着一面镜子,魏卿檀看着镜子里的人,忍不住嗤笑一声。

    又胖又丑,惨不忍睹。

    她没心情欣赏这副尊容,拉开柜子旁边的一扇门,这是一个洗漱间,面积大约一点五平方。

    白炽灯是坏的,显然没有人会来维修。

    一个蹲坑,一个水龙头,一个塑料盆,里面放着杯子牙膏牙刷,墙面的挂钩上,有一块毛巾,可能是从来没有晒干过,有一股腐味。

    她站在里面,转个身都困难。

    简单地巡视完新领地,魏卿檀来到桌子前,拿起一个黑色瓶子,直接拧开瓶盖,凑近闻了闻。

    堪比鹤顶红的毒药,0.1克就足以让一头成年大象致命。

    这破玩意儿,还是那可伶的孩子废了好大劲才弄到的。

    魏卿檀把瓶盖拧上,将瓶子随意放进抽屉里。

    目前的处境,她已经了如指掌,接收这具身体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穿进一本甜宠文里,原主魏央只是书里的一个可怜小炮灰,女主是她的姐姐,魏熙。

    当然,魏央和魏熙并不是亲姐妹,两个人都是孤儿,在她们五岁那年,魏老夫人生了一场重病,一位高僧指点她可以收养两个孤儿在膝下,一来做好事积福,二来,挡灾。

    魏老夫人心里想到的,可不仅仅是积福挡灾。

    她千挑万选,选中五官和身体素质都顶好的魏央和魏熙,女娃不仅好拿捏,将来还可以当做交易品。

    果不其然,收养魏央和魏熙三天后,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样的魏老夫人慢慢转好,魏老夫人大喜,对她们好了几分。

    只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魏央不仅开始长胖长残,整个人都木讷迟钝起来。

    反观魏熙,越发漂亮聪明。

    魏熙嘴又甜,比她讨喜。

    某一日,那高僧再一次不请自来,和魏老夫人独自聊了半个小时,他离开的时候,看着魏央叹了口气,只说了三个字。

    “可惜了。”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魏央被当做不祥之人,安置到阁楼住着。

    脑海中接收到的记忆,是魏央十八年的短暂人生的所有经历,走马观花一般在魏卿檀脑海中播放着,她向来冷情冷心,从不为任何事情左右,生死都能淡然应对。

    将记忆融合,魏卿檀叹了口气。

    “所有的不公,我都会替你讨回来。”

    说完这句话,她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窗台上的风铃也停了下来。

    魏卿檀打开衣柜,看着里面xxxL码的衣服,沉默了三秒钟。

    一米七零的个子,两百斤的体重,厚重的刘海,蜡黄的肤色,满是痘坑痘印的脸蛋。

    这个人,怎么看怎么奇特。

    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一股怪味,挑出一套宽松的休闲服,魏卿檀进入浴室,用冷水冲了澡。

    “哒哒哒……”

    有人上了楼梯,魏卿檀关掉水龙头,也没有擦拭,直接换上衣服,走了出去。

    “咚咚咚……”

    那人开始大力敲门,魏卿檀没有理会,对方骂骂咧咧起来。

    “胖子,开门,大小姐找你,真是不知好歹,居然敢喜欢顾少爷,也不看看你这副鬼样子,让人倒胃口,真够不要脸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顾少爷看到你都吐了,要不是大小姐护着你,你以为你还能赖在这里?”

    门外的女人叫张青,在魏家做保姆已经二十年,她的丈夫是魏承柏的司机,女儿是女主魏熙的跟班,所以对胆小怯懦的魏央,她总是时不时讽刺和欺负。

    不给饭吃是常态,最过分的,莫过于言语羞辱和动手殴打。

    “再不出来我不客气了,今晚你就饿着肚子吧。”

    魏卿檀眼里划过一丝冷意,一个保姆,都敢如此放肆,看来这个魏家,是真的不把魏央当人看。

    “死胖子,肥猪,快开门。”

    张青口中的顾少爷,名叫顾云燊,是豪门顾家的未来继承人,也是魏熙的男朋友。

    魏熙也是争气,魏家还没有出手,她就被顾云燊一见钟情,非她不娶。

    魏家也算豪门,可在顾家面前,完全不够看。

    顾家那边一开始不同意,可顾云燊不吃不喝绝食三天,到底还是妥协了。

    为此,魏熙更是出尽风头,成了无数名媛嫉妒羡慕恨的对象。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连魏家的保姆,都用鼻孔看人了。

    魏卿檀站在镜子前,认真地端详着里面的人,对张青骂骂咧咧的叫唤,直接无视。

    好一个挡灾,丧尽天良的玩意儿。

    魏卿檀把头发扎起来,啧啧两声。

    她虽然不在意容貌,可这副模样,的确有碍观瞻。

    拉开反锁扣,嘎吱一声,门开了,张青看到她就将手伸过来,想掐魏卿檀的胳膊。

    “哎哟,死胖子,你放开我。”

    魏卿檀捏住她的手腕,力气一点一点收紧。

    “你还敢瞪我,小贱人,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魏卿檀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张青,那双呆滞的眼睛,此刻却幽深如一汪潭水。

    张青不知道为什么,背脊突然冒出冷汗,手臂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呵,挖我的眼睛,你敢吗?”

    魏卿檀声音清冽干净,和容貌完全不相符。

    她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突然松开张青的手腕,看着她跌坐在地,魏卿檀抬起脚,在她捏过的手腕上使劲碾了碾。

    “还挖我的眼睛吗?”

    “啊……”

    张青突然像发了疯一般大叫起来。

    “你给我等着,你这个疯子。”

    魏卿檀收回脚,面无表情地在旁边的地面上磨了磨鞋底。

    看着她这个动作,张青气得脸色发绿。

    她从地上爬起来,瞪了眼魏卿檀,快速下楼。

    “肥猪,你今天死定了。”

    魏卿檀眸光一沉,也下了楼。

    魏家除了收养的魏央和魏熙,原本就有两个儿子。

    大儿子魏祺舟,二儿子魏怀谦。

    魏祺舟已经二十六岁,进入魏氏工作四年。

    魏怀谦则相反,没有正经工作,还喜欢沾花惹草。

    魏老夫人健在,魏家家主魏承柏掌管魏氏集团,魏夫人庄琳以前是芭蕾舞演员,如今专心做豪门主母。

    魏家人员不算复杂,可魏老夫人是个狠角色,年轻时守寡,拉扯魏承柏长大且成家立业,替早死的丈夫守住家业,手段颇为凌厉。

    特别是魏央,看到她就腿软,魏老夫人厌恶她,若不是空见大师说过必须把魏央留在魏家压宅,她早就把她扫地出门了。

    来到大厅,魏家人整整齐齐坐在那里,像是审判罪犯一般,从魏卿檀出现,恶意的目光全部落在她身上。

    “老夫人,您看看我的手,就是二小姐弄伤的,二小姐刚才就像发了疯一样,她还说要挖了我的眼睛,还说大小姐不是好人,配不上顾少爷。”

    魏卿檀眉头一挑,仿佛张青嘴里的那个人不是她,不急不慌走进去,直接落坐在魏熙对面。

    魏家众人看她这个举动,都愣了一下。

    “谁让你坐下的?没规矩的东西,跪下。”

    魏老夫人脸色一沉,看向魏卿檀的目光,就像看脏垃圾。

    魏卿檀充耳不闻,随意扫了一圈,将魏家众人认了一遍。

    魏承柏冷着脸坐在那里,他身边的庄琳优雅端方,嘴角带着笑容。

    下首的沙发上,坐着魏祺舟和魏怀谦,兄弟两相差两岁,性格容貌没有一丝相似的地方。

    魏祺舟温润如玉,魏怀谦冷酷邪气。

    魏熙不愧是女主,容貌精致,身材完美,长发微卷披散在肩上,一身湖蓝色连衣裙,温婉大方,她打量魏熙的同时,魏熙也在不动声色打量着她,四目相对,魏熙率先出了声。

    “央央,你真的打张姨了吗?张姨一直照顾你的饮食起居,你就算心情不好,也不能打她啊。”

    魏熙话音刚落,张青配合着擦了擦眼睛。

    “大小姐,二小姐肯定是记恨我昨天不让她出来见顾少爷,可我也是为她好啊。”

    提到顾云燊,在坐的众人脸色都难看了几分。

    “真是不知廉耻,顾少爷也是你能肖想的吗?张青,把她拖到院子里跪着。”

    “是,老夫人。”

    张青嘴角疯狂上扬,就要冲过来拉魏卿檀。

    魏卿檀脑海中浮现出关于顾云燊的记忆,寥寥无几,并没有觊觎,也没有交集。

    至于这个罪名,还是被魏熙安上去的。

    那日,顾云燊登门造访,张青克扣她的饭菜,她实在饿得难受,就下来找吃的,才和他碰上了,魏央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陌生人,吓得愣在原地。

    也就是几秒钟失神,魏熙三言两语,就将这件事变成魏央对顾云燊一见钟情。

    顾云燊一听,直接呕吐不止,被送进医院才缓了过来。

    魏央因为这事,被关在阁楼,断水断粮两天。

    后来,顾云燊几次来找魏熙,都不曾踏进魏家别墅半步,就怕看到魏央的模样。

    而昨天是顾云燊的生日,魏熙为了和他约会,更是一大早起来准备。

    临走前,她故意提起魏央,再一次把战火引到魏央身上,魏老夫人怕魏央搞破坏,让张青把魏央关在阁楼,又饿了一天。

    张青的手刚要碰到魏卿檀,她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精致小巧的折叠刀,吓得张青急忙收回手。

    “二小姐,你怎么随身携带着刀具?老夫人,我不敢碰二小姐,我害怕。”

    “魏央,你竟然敢藏刀,你想干什么?”

    魏卿檀顺势拿了颗苹果,朝着魏老夫人摇了摇。

    “削皮,不行?”

    魏央从前见到魏老夫人,就像老鼠见了猫,一天一夜不见,她竟然如此大胆,不仅魏老夫人气急败坏,魏承柏也坐不住,走过来抬起巴掌就要往魏卿檀脸上招呼。

    非打即骂就像家常便饭,魏央在魏家,和奴隶没什么区别。

    “要看看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刀快吗?”

    魏卿檀抬起头看着魏承柏,她右手举着折叠刀。

    “魏央,你真是疯了,魏家供你吃供你穿,你还敢惹是生非,看我不打死你。”

    一些不好的记忆涌现出来,曾经的魏央也想过反抗,只是换来的,是魏承柏一脚踢在她肚子上,让她痛到失声。

    魏卿檀眼里戾气涌现,看着魏承柏这张道貌岸然的脸,她脑海中全是魏央痛苦的求饶。

    “你都说我是疯子了,与其被你们欺负至死,不如变成疯子,大家一起下地狱,左右都是死,拉你们垫背会爽一点。”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魏卿檀,昨天还唯唯诺诺的丑八怪,今天竟然敢说出这番大逆不道的话。

    魏祺舟和魏怀谦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庄琳慢条斯理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魏卿檀虽然接收了魏央的身体,可她并不会像魏央一样忍辱负重,她的字典里,从没有忍这个字。

    “反了反了,这个丑八怪要造反了,承柏,上家法。”

    魏卿檀讥讽一笑,直接起身。

    “老夫人,我要是死在魏家,一定会变成厉鬼,站在你的床头看着你。”

    魏老夫人非常迷信,听到魏卿檀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

    “还敢胡言乱语,魏央,你还有没有良心,要不是我们魏家把你从孤儿院带回来,你能过这么好的生活?白眼狼,不知好歹的狗东西。”

    魏老夫人头发全白,脸颊凹陷无肉,颧骨高耸,耷拉的三角眼里满是阴狠,一脸尖酸刻薄。

    能活这么久,还真是奇迹。

    “嗯,谢谢你们魏家八辈祖宗,可以了吗?”

    “你……”

    魏老夫人气得浑身颤抖,她死死地盯着魏央,恨不得把她抽筋扒皮。

    “央央,你怎么变成这样?你以前很乖的,是因为云燊吗?央央,对不起,我不能把云燊让给你,你讨厌我就够了,不要伤害家里人。”

    魏熙走到魏老夫人旁边,一边给她顺着气,一边给魏卿檀上眼药。

    “不用让给我,我不收垃圾。”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盆,里 发表了帖子

    2021-11-01 07:14:19

    一个蹲坑,一个水龙头,一个塑料盆,里面放着杯子牙膏牙刷,墙面的挂钩上,有一块毛巾,可能是从来没有晒干过,有一股腐味。

  • watch
    过分的&羞辱和 发表了帖子
    2021-11-01 05:57:54

    不给饭吃是常态,最过分的,莫过于言语羞辱和动手殴打。

  • watch
    了楼梯&服,走 发表了帖子
    2021-10-31 09:11:37

    有人上了楼梯,魏卿檀关掉水龙头,也没有擦拭,直接换上衣服,走了出去。

  • watch
    ,挑出&闲服, 发表了帖子
    2021-11-01 04:03:57

    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一股怪味,挑出一套宽松的休闲服,魏卿檀进入浴室,用冷水冲了澡。

  • watch

    &认真地 发表了帖子

    2021-11-01 09:06:40

    魏卿檀站在镜子前,认真地端详着里面的人,对张青骂骂咧咧的叫唤,直接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