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女人就要狠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 围观:4470

收藏

  新新女性的标准:开得起好车、买得起好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能再次活一次的紫珊从小立志要成了新女性之楷模,而已她有一个疑问:这样的话,姐还得男人来做什么,要切记让他们统统离姐远一点儿?!【封面由璃盏小铺制作】不等她去细想,其实她也不认为有必要细想时,电话响起来打断了她的思路;她伸手在沙发上拿起电话,一手揉着自己的脖子轻轻的说了一句:“您好。”她虽然不是都市原住民,可是并不妨碍她成长为一个有素养的女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妻子再次提醒他不能亲昵的称呼她,凤大勇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来,就好像他的脸被硬生生的剥下去了一层,还感觉自己过去十年记忆中的某些东西,也被硬生生的夺去了一样。

    此时他想起来,小珊是他和紫姗热恋之后的亲昵称呼,除了她的家人外也只有他这么唤她;除了这种难堪让他有些呼吸困难外,他更为在意的就是妻子为什么知道了他和小柳的事情,还能等到他今天摊牌才叫破呢。

    凤大勇脸色大变:“你、你……”真得没有想到妻子是知道的,他原来一直以为妻子不知情;他一直以为妻子笨到了家,愚到了家,最后连那丝怜悯他都懒得再给她,因为一个傻子是不需要他人的可怜——傻子自有傻子的开心与快活。

    紫姗看着手中的纸,看了又看,忍不住又拧了自己一下,痛得让她哼出了声确定自己真得是清醒着:她,回到了几年前?看向桌上摆放的日历,她的眼睛瞪大了,真得回到了几年前!

    她看着凤大勇:“去过了,没有什么大不了得,只是需要做个手术而已;你坐吧。”她看着把衣服挂好后僵立的丈夫:“你还是先说你的事情吧,你忙,时间紧;动手术的事情,我们要去医院和大夫谈得。”

    能确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她在醒来之前,绝不是在这座房子里,也不会是坐在这个沙发上,更不可能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听他提起“家”这个字眼来。

    纸是医院的诊断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是她有先天性心脏病。上面的很多术语她看不懂,就算是现在她还是看不懂,但是医生的话她却还记得:她的心脏里面有些地方没有长全,使其无法完全封闭。

    做了多年的生意,他怎么能犯这样的错,把自己置于任人鱼肉的地步呢?尤其是在紫姗早知道小柳的存在的情况下,他无疑是在寻死路啊。

    想到孩子,紫姗猛得站了起来:对,女儿,她的女儿!现在女儿是活生生的,她的女儿是活生生的!她双手抱住自己,泪水再次涌上来差一点滚出眼眶;嘴唇颤抖间她对上天喃喃的感恩:“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

    对吃了秤砣铁了心的男人来说,留他只会让他更讨厌你,甚至是恨你,能恨你到骨髓里去。

    凤大勇听到妻子的话猛得抬头看过去,心一下子提高了:难道她知道了?随后他就生出些恼怒来,是对自己的恼怒;他原本就是要和她说个清楚的,她知道与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自己居然心头一惊。

    当然,他来的路上已经想清楚了,不,应该说是在他“出差”三天的时间里,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就在进门前,他也没有感觉到那些将要说出口的话,有什么难以开口的,可是现在他硬是说不出那些要开门见山的话。

    看到凤大勇几次看向自己,又飞快避开的目光,紫姗不知道他现在再想些什么;只是对于凤大勇不像记忆中那样开口直言,让她等得有些不耐。

    “哦,对了,你今天是去医院拿结果的,怎么样?”不由自主的他问出这么一句话,为得就是想让自己能缓过一口气来;不管怎么样,他今天肯定要把话说清楚的。

    这怎么可能呢?她有些迷糊的看着手中的纸。

    原来是他一直小看了妻子,向来自以为聪明、认为妻子笨到家的他,才是那个真真正正的大笨蛋!他猛得站了起来,紧紧的盯着紫姗就如同是要扑向猎物的狼。

    “你下午打电话找我什么事儿,我正在开会不方便听。”电话里传来的是熟悉却又遥远的声音:“你还打了三次电话,知道不知道让我在老总面前很难堪啊。好了,回去再说吧,我就到家了,正好有事要和你说。”

    为了她的女儿,也不能让一切重来。她把确诊书重新展开,缓缓的坐回沙发,拼命的告诉自己:能够重新来一次是上天的恩赐,绝对不能浪费了这样的好机会;曾经做错的,绝不可以再错。

    她因为太过震惊游目四顾,完全没有去想电话中那人不耐烦的、责怪的语气:“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她按了按沙发,的确是她当年亲自挑选的沙发,是她一直喜欢的紫色。

    加上后来生完孩子的几年里,她又是工作又是孩子的忙活,繁重的负担使她的心脏越发的不好,时常会有些气喘胸闷之类的,有时候嘴唇还会有些微的青紫;不过只要休息一会儿就会没事儿。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传来一&却什么 发表了帖子
    2021-10-30 04:39:55

    忽然间脑子里传来一阵疼痛,使她在抱住头的霎间也明白她绝不是在做梦:在她醒来之前她在做什么?她用力的回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 watch
    的伸手&、轰隆 发表了帖子
    2021-10-30 08:10:25

    她缓缓的伸手拿起那张纸来,看到上面的一行行字迹,她的眼睛湿润了,回忆就像是闸门后的水,在沉重的闸门打开后近不及待的、轰隆隆的奔流出来:这张纸,她永远也不会忘掉,而今天她更不可能忘记。

  • watch
    了;医&诉她, 发表了帖子
    2021-10-31 05:05:23

    先天性的病在她原来以为那是很严重的病,而且还是心脏有问题就更为严重了;医生还告诉她,要尽快的去医院做手术更让她吓得不轻:她在拿到确诊书后马上就给丈夫打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

  • watch
    沙发,&发,是 发表了帖子
    2021-10-30 09:52:39

    她因为太过震惊游目四顾,完全没有去想电话中那人不耐烦的、责怪的语气:“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她按了按沙发,的确是她当年亲自挑选的沙发,是她一直喜欢的紫色。

  • watch
    没有什&事情吧 发表了帖子
    2021-10-30 06:45:35

    她看着凤大勇:“去过了,没有什么大不了得,只是需要做个手术而已;你坐吧。”她看着把衣服挂好后僵立的丈夫:“你还是先说你的事情吧,你忙,时间紧;动手术的事情,我们要去医院和大夫谈得。”

  • watch
    ”话说&出口他 发表了帖子
    2021-11-01 06:16:36

    可是接下来还是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他看了看左右:“我一会儿去接宝宝,我们出去吃顿饭吧。”话说出口他真想给自己两记耳光,要知道他今天晚上可是没有时间陪紫姗和宝宝去吃饭的;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总是说错话。

  • watch
    ,就是&凤大勇 发表了帖子
    2021-10-31 02:00:28

    忽然,传来门锁轻轻转动的声音,随后门打开进来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就是她紫姗的丈夫凤大勇。

  • watch
    她不坚&不会再 发表了帖子
    2021-11-01 03:39:35

    她不坚强的话,软弱给谁看?不,就算是她死也不会再让人看到她的泪水。

  • watch
    紫姗睁&? 发表了帖子
    2021-10-30 06:45:42

    紫姗睁开眼睛,入目的一切是那么熟悉,熟悉的她眼睛都有些刺痛;她眨了眨眼睛,嗯,这里好像是她的家,怎么会不熟悉?

  • watch
    子晕倒&。 发表了帖子
    2021-11-01 07:57:54

    所以,她一直都没有往心里去。如果不是前几天因为接了老家的电话,一下子晕倒在地上她还不会去医院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