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良田千顷

作者:坐酌泠泠水 | 短篇美文 | 围观:18436

收藏

  随身带田,田边有泉;种菜种花草种花草,池塘养鱼养虾;朝纳灵气,夕品清茶。淡定从容充满智慧女主,再创业致富之路,只为在大唐盛世过上“良夫山泉有点儿田”的悠悠然生活。——————————————————————————————————————我的推荐泠水的完结文《知味记》、《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另有《玉琢》漫画连载中,求需要支持!飞檐起翘的屋角,床边捧着一本书穿着古装的小男孩,提醒着江凌,这是古代!。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李青荷听了这话,满脸惊喜地扑到床前来抓住江凌的胳膊,激动地问:“真的有人来教你武功?”

    “啪”的一声,又是一个耳光过来,速度之快,又岂是她能护得住的。江凌眼睛一眯,森然道:“像你这样的人渣、垃圾、蠢婆娘,本姑娘赏你耳光,那是看得起你。你要再不滚,本姑娘不介意再赏你几下。”

    江凌不太习惯这种亲昵的动作,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但小姑娘融合在她灵魂里的情感却生生止住了她。看到李青荷落泪,她暗叹一声,正要开口安慰几句,外面的院门处却传来敲门的声音。

    “嫂嫂。”

    看女儿胃口这么好,李青荷眼里全是欢喜,喜笑颜开道:“今天一天都不怎么咳,烧也退了,胃口又这么好,看来这病真的好了。等一会儿娘再去给你抓两剂药,巩固巩固,也好得彻底一些。”

    李青荷哪里不知她在想什么,拍拍江凌的手,笑道:“傻孩子,你多吃些东西,快点好起来,娘和弟弟比吃山珍海味都开心。”

    江涛听了母亲这话,连忙退了一步,不去接江文绪手中的钱。

    如果李青荷不问,江凌自也懒得解释;现在既然问了,她便把心里想好的言辞拿出来:“我的武功是一个神秘人教的。从我六岁开始,有一个人每天晚上都到我房里来教我练功,丫头们都被他点了睡穴,所以她们都不知道。不过父亲去世后,那人就再没来过。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是哪个门派的,我只知道,他的功夫很厉害。”

    “娘,您坐。”坐在江凌床前的江涛,闻着香喷喷的鸡粥的味道,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站起来把凳子让给了母亲。

    十几年来一直平顺、生活在深闺很少与人交往的李青荷,为何听到有人传授自己武功就激动万分?可一听传授者没啥来历,她为何又哭得这样伤心?

    江文绪一看他媳妇张流芳进来就已脸色大变,早已飞快地把钱揣回怀里。这时听到李青荷的话,讪讪地走到张流芳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袖。

    “好你个小兔崽子,你敢打老娘?老娘跟你拼了。”张流芳被这一打,心里的火气“噌噌”直往上冒,不管不顾地冲到床前,举着巴掌就要扇回去。却不料她还没挨边,就被江凌“啪啪啪”反复几个耳光,扇得她的胖脸上顿时成了猪头。等她头晕眼花地回过神来睁开眼,却发现江凌她又坐了回去,冷冷地盯着她。

    张流芳这一回终于心里发毛了——她明明地站在床尾外侧,离江凌足有两米多的距离,大病初愈的江凌,隔得那么远,却在瞬间扇了她几个耳光。

    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江凌还是继续把那盆冷水给李青荷浇下去:“那个高人,只是说有一天在外面遇见我,看我资质不错,所以传我武功。至于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李青荷内疚地看了儿子一眼,坐到床前来,摸了摸江凌的额头,欣慰地笑了笑,舀了一勺粥,慢慢吹凉,喂进江凌的嘴里。

    张流芳捂着火辣辣的脸,愣愣地看向刚才黑暗闪过的方向。只见江凌已经靠回了床头,正掏出手帕擦着手,一脸的嫌恶表情,其他人都惊愕地望着她。显然,刚才那一耳光是江凌打的。

    江文绪也连忙过去:“夫人,夫人你没事吧?”

    “涛儿。”江文绪拍拍江涛的肩膀,看着侄儿身上的粗布衣服和这屋里破旧的摆设,眼睛里闪过一丝黯淡。他轻叹一声,转过身来走到床前看着江凌,笑问:“凌儿,你感觉怎样了?”

    江凌靠坐在床上,透过大开的房门望向外面的天空。这古代的天空还真是干净,虽然是农历四月,天空却湛蓝如洗,云朵也如丝絮一般洁白。天空下是黛瓦白墙,靠墙的一角探出一株红艳艳的蔷薇花来。

    “只是这样?”李青荷似乎极为失望,放开了抓着江凌的手,眼睛有些失神地望着江凌的脸,胸口起伏得厉害,看得出她心里的波澜仍未平息。呆愣了一会儿,眼泪忽然像决堤一般汹涌出来,她似乎害怕自己会哭出声来,紧紧地咬住嘴唇,急急转过身掩着嘴冲出门去。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跟着张&张流芳 发表了帖子
    2021-10-20 10:34:55

    跟着张流芳来的那个丫环早已吓呆了,此时被张流芳这一喝,这才清醒过来,赶紧上前把张流芳扶起来。

  • watch
    伸出一&打老娘 发表了帖子
    2021-10-18 05:34:44

    “你……你……你要干什么?”张流芳警惕地用手肘护住自己,色厉内荏地伸出一只胖手:“你要再敢打老娘,老娘……”

  • watch
    少与人&听传授 发表了帖子
    2021-10-19 12:01:36

    十几年来一直平顺、生活在深闺很少与人交往的李青荷,为何听到有人传授自己武功就激动万分?可一听传授者没啥来历,她为何又哭得这样伤心?

  • watch
    捂着火&过的方 发表了帖子
    2021-10-18 10:30:36

    张流芳捂着火辣辣的脸,愣愣地看向刚才黑暗闪过的方向。只见江凌已经靠回了床头,正掏出手帕擦着手,一脸的嫌恶表情,其他人都惊愕地望着她。显然,刚才那一耳光是江凌打的。

  • watch
    大着眼&过了江 发表了帖子
    2021-10-19 08:42:12

    “他说没说是谁派来的?他有没有说是来保护你的?”李青荷的眼泪迷糊了双眼,却仍睁大着眼睛希翼地看着江凌,似乎害怕抹眼泪的功夫就错过了江凌的点头。

  • watch
    江凌足&瞬间扇 发表了帖子
    2021-10-19 06:52:42

    张流芳这一回终于心里发毛了——她明明地站在床尾外侧,离江凌足有两米多的距离,大病初愈的江凌,隔得那么远,却在瞬间扇了她几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