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穿进年代文里搞事业

作者:橙夏小语 | 校园小说 | 围观:7385

收藏

  她穿成了年代文里和她同名的恶毒女配,无心与女主抢男神,一心只想搞事业,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富婆。谁知她在改变后,原来那位对她一脸不屑的男神,却对她如影随形,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她一脸憋屈:妹妹我可是要努力回到父母身边的,你走,给我走远点!某男神紧紧抓住她的手:要走,也是咱们一起走,领证去!“凝儿,是景深来了,一定是你的黎伯母带他来给你道歉了。你等着,妈妈这就给他们开门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当记忆的线缠绕过往支离破碎,是慌乱占据了心扉……”

    季凝躺在病床I上,很快听到门外传来的歌声,似是手机来电铃声。而与此同时,坐在床前照顾她的厉芸轻声告诉她道:

    “凝儿,是景深来了,一定是你的黎伯母带他来给你道歉了。你等着,妈妈这就给他们开门去。”

    季凝强忍住心里的不适,牵强的扯出一抹淡笑,对厉芸说道:“好的,妈。”

    看着身穿淡紫长裙,身材高挑的厉芸往木门那边走去了,季凝心里泛起一股酸涩感。眼前的这个贵妇人,其实是她在穿书后,才有的这个母亲。

    她原来是个建筑设计师,在一家大公司里任职,都做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却在和女助理通了个电话,教女助理如何修改星悦酒店的设计图之后,就莫名穿进了一本现言里。

    穿书之后,她成了她之前在梦里都要骂她几句的,书里和她同名的恶毒女配——季凝!

    季凝是厉氏总裁的小女儿,而她母亲方才所提到的景深,也就是原书里的男主,令原主季凝迷恋到了痴狂的地步的黎景深。

    季凝是因为偷偷打开她父亲的电脑,把里面的欣诚酒店的设计图下载到U盘,拿过去送给黎景深的母亲了。

    黎家和季家是有些交情的,但在有些时候,也是商业竞争对手。季凝之所以那么做,只是想讨好黎景深的母亲,好让黎母能早些发现她对他们的好,打心底对她有好感。

    如此,等她再过两年一毕业,就能如愿成为黎少的夫人。

    书里的季凝是个为了爱情,不惜伤害至亲的人的人。可是建筑设计师季凝,却是很重情义的,当然对书里的季凝很是不屑。

    所以一听厉芸提到景深要来,她双眼里全然没有半点欣喜之色,哪怕等厉芸带了一位身影高大的帅气男生走进病房,从那人手里接过来一个不锈钢保温盒,对她说:

    “凝儿,快看,景深给你带什么来了?你说,景深得有多关心你。”

    她心里冷笑了声儿,哼,那个人,会关心一个毫无尊严去纠缠他,把他惹得快烦死了的女孩子?

    原书里写过这一段故事,分明是黎景深的母亲为了家族企业,为了和季家不闹什么矛盾,所以才在厉芸请求了她之后,强行带着黎景深来看望季凝的。

    黎景深倒是和原书里描写的一样,五官俊美完美,气质有几分高冷,幽深的双眼里闪着冰寒的光芒。看着季凝时,给人带来一种压迫感。

    但她是她,不是原主季凝,她不卑不亢地迎上了黎景深的目光,一双柳眉轻轻挑起,眼神分外犀利:

    你爱送不送,我还不稀罕你的鸡汤!

    这是黎景深自认识季凝以来,头一次见到她用这么不友好的眼神看他,当即就感到疑惑:这人莫不是在被人打晕了之后,再一醒来,就领悟了些什么吧?

    他心里虽然这么想,面上却表现的分外淡定,任由季凝用带着挑衅意味的眼神看着他,也不主动和她说话。

    厉芸没听到季凝说什么,也知道黎景深中意的人,是季凝的堂姐,难免感到尴尬。于是拉着黎景深的母亲的手,轻声说道:

    “嫂子,你陪我去刘医生那儿拿份儿单子。”

    黎母很是会意,对着厉芸浅浅一笑,又轻握着季凝的手,对她说了关切的话语,就和厉芸一起走出了病房。

    待两位长辈一走,季凝很快回忆起了书里的情节,是黎景深被迫留下来,在这病房里面对着她。对她很反感,一秒钟都不想看到她,哪怕她受伤了,也只想速速从这病房里离开。

    可她这会儿看向黎景深的双眼,发现他眼神里的疑惑多过了鄙夷和厌恶。不想听到他亲口说让她以后不要再纠缠他,不要再为了讨好他母亲,跑到他家去的话。

    于是很快表明自己的立场,季凝伸手指向摆放在柜子上的营养品,包括黎母送来的鸡汤,对黎景深说道:

    “黎景深,还请你告诉我,你们送这些过来,是黎伯母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是为了替他的那个青梅竹马对她说,对不起,她不该打伤她?还是为了感谢她偷了她父亲的设计图给黎母,让他们知道了她父亲的一些商业秘密?

    黎景深听到了季凝的问话声,虽然这声音并不大,却透露出了一种威慑力。这个害人的女孩子,是不是仗着她自己还没出院,就在他面前过一把当女总裁的瘾?

    与季凝的犀利的眼神对视,黎景深努力隐藏眼神里的所有情绪,语气淡淡的,“有人需要补补脑子,我妈就给她送来了。”

    季凝冷哼一声。

    听黎某人这话说的,不就是想说她脑子坏掉了,成天只知道纠缠他,还去伤害过他身边的其他女孩子们吗?

    不错,原主季凝是去做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但相比较于季凝在嫁给黎景深之后,对他的心上人所做的那些事,这些事都轻的不值一提。

    她在心里感到庆幸,还好自己穿书穿的早,没在季凝嫁给黎景深之后穿过来,不然只怕连自己都受不了。

    书里的季凝长了个恋爱脑,为了所谓的奇葩爱情,可以出卖自己的家人,去获得黎家长辈对她的“好感”。当然也能为了让黎景深心里只能有他,就伤害他心仪的女孩子,也就是她自己的堂姐。

    站在黎景深的立场来看的话,说季凝需要补补脑子,其实也不为过。

    季凝很不喜欢原主那样的人,但她已经接受了原主的一切,只能勇敢面对原主做过的一些尴尬事。

    她只见黎景深看着她,眼神里透露出了嘲讽,不禁感叹道:

    “你妈做的很好,知道脑子不好使的人,应该多喝点营养品补补脑。”

    原来的季凝为了讨好黎家的人,无论是在黎景深面前提到黎母时,还是当面招呼黎母时,都是亲切的称呼黎母为“黎伯母”的。

    可就在今天,在此刻,她一反常态,称呼黎景深最亲爱的母亲为“你妈”。

    这着实令黎景深感到愤怒了。

    她看着黎景深对她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只能拿手指指向她的脸颊,不好激怒她的样儿,心里窃喜。

    哪怕这个黎景深后来比他父亲还厉害,成了全国最年轻有为,也是最有爱心,还很专情的总裁。但她是从2021年穿越过来的,拥有多年的职场经验,且在穿越过来后,目前只有二十岁。

    来日方长,她何愁自己不如他!

    总之就是一句话:

    黎景深,你还小呢,在我面前,你得瑟个什么?

    黎景深一瞥见季凝眼神里的得意之色,只感觉这个坏女生肯定是脑子坏了,说出来的话一点修养都没有!冷冷地道:

    “你知道就好。”

    听了这话,季凝并不动怒,只是拿出手机对黎景深说道:

    “能有什么事,是我所不知道的?请你搞清楚,黎景深!我是在你家被你妈护着的娄浅推倒后,才受伤的。你把这些破营养品都带走,拿回去给她补补脑子。该怎么赔偿我的损失,咱们也得有个说法。”

    黎景深只见季凝手里拿着手机,眼神里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倒是还很淡定的问道:

    “收起你的那一套,季凝。别当我和你一样天真,被谁一说,就会吓倒。你可别忘了,是你在半夜跑到我家去的……”

    季凝听出了话语的弦外之音,黎景深不吃她这一套。

    其实原主确实是用手机录音了的。但录音的目的,是为了在她毕业之后,好用那段录音提醒黎母,对她做出过的承诺,该早些实现了。

    所以她在穿书之后,还特意听了一下那段录音,其中很关键的一句话就是:

    “你放心吧,凝儿,伯母我会好好疼你,以后也会让景深好好护着你。”

    原来的季凝是相信黎母的鬼话的,所以会当真,以为黎母会在几年之后,促成她和黎景深之间的好事。

    殊不知,那黎母早年是个红的发紫的明星,在年近三旬时嫁入豪门,从此息影,专心相夫教子。人家都修炼成了精,想哄季凝这种小丫头片子,易如反掌。

    可问题就是,黎母只会在利用季凝的时候,哄哄她。

    等到季凝真的长大了,黎母怎么会愿意让季凝当她的儿媳?在黎母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儿子才是全天下最优秀的孩子,任何一位女孩子,都配不上她的儿子。

    不管是和黎景深有婚约的季凝,还是黎景深自己心仪着的季婕,以及黎母帮着照顾了多年,对其关爱有加的娄浅。她们统统都不能入黎母的法眼。

    而黎景深又是个极为孝顺的人,好在季婕是个特别善良的女孩子,不管黎母如何待她,她都不介意。这才没有引起她和黎母之间太多的矛盾,从而让黎景深夹在她们之间难做人。

    季凝在穿书之前,都还和好友说过:“要是让我为了另一半,像季婕一样委曲求全的话,我不如不嫁给他。”

    是的,她是个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思想。不会为了任何一个男人,去低头讨好别人的母亲。

    何况眼前的黎景深,在她眼里,不过就是她父亲的商业合作伙伴的儿子,她的一个同学罢了。

    她不会信黎母所说的话,她只在心里琢磨着,要如何让季家人不吃太多的亏。就算是要做出让步,也得是在保护自己的利益的情况下,尽量少做出牺牲。

    季凝立马伸出双手,依然躺着,给黎景深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道:

    “整个D市的人们,谁不知道,我们季家和你们黎家,是有好些年的交情的了。你都曾在深夜里来过我们季家,接走了娄浅。那我为何不能去你们家,看看黎伯母?她不也说过,她很疼我的?”

    上面的最后一句话,是季凝忍住心里的鄙夷说出来的。

    要知道,只有那句话,最能体现出原来的季凝的个性。她也偶尔耍赖一次,学学原主。

    在黎景深的眼里,认为她这样的豪门千金,在半夜去一个异性的家里,有伤风化。因为季家在D市,好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而她的祖父和父亲驰骋商界,多少都还是要顾及颜面的。

    他以为,她的祖父和父亲不会任由着她胡来。

    想拿她的长辈们来压着她,门儿都没有。

    黎景深冷冷地扫了季凝一眼,“可笑。”他一个大男人,半夜去了季家大门口,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季凝当然猜出了黎景深的心思,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可笑吗?那我就打个电话给我的姐姐,让她来亲口告诉你,娄浅那晚在来到我们季家后,都对我的姐姐做了些什么。最好还找个明白人过来帮我们评评理:看看娄浅在我们季家做的那些事,是不是很可笑?”

    她记得书里的情节就是那样的,是娄浅有好几次,都见到黎景深对她的堂姐季婕很好。不是给季婕带好吃的,就是和季婕用英语通话,讲的全是关切的话语。

    为了让季婕识趣点,不要再和黎景深走的那么近。娄浅就和季凝相商,要去季家给季婕送点特殊的“礼物”,让季婕知难而退。

    季凝自是欣然应允。

    哪怕原来的季凝也知道,娄浅对黎景深有爱慕之意。但在她看来,娄浅只是黎母的一个闺蜜的姐姐的养女,常年和她家的保姆住在别墅里,就在黎家附近。像那种爹不疼娘不爱的女孩子,如何跟她这样的豪门千金相比?

    于是自以为聪明的答应娄浅,说是会等到娄浅在去了季家后,想法子把她带进季婕的房间,找季婕说道说道。

    如此,娄浅才打着去季家看望季婶婶的旗号,来到季家。趁着季婕和季凝说话的时候,从季凝的房间潜进季婕的房间,把柜子和抽屉都翻了个遍,就怕那房间里会藏有黎景深的什么贵重物品。

    在翻了近二十分钟,也没翻出个什么宝物来的时候,娄浅感到疑惑,发信息给季凝:

    【按理来说,不可能啊。我那晚偷听到了景深和她在通话,他可是说的,他送给她的厚礼,让她一定要珍惜的。可我找来找去,也没找出什么宝物来。】

    原来的季凝那么花痴,还是挺信任娄浅的。可是在那一刻,她似乎是没相信娄浅说的话,所以只回复了一个字:

    【嗯。】

    季凝在穿越过来之后,并没把那条消息删除,这会儿趁着黎景深也在病房里,故意拿出手机给他看,说道:

    “你给我看看清楚,是谁先去的谁家,又是谁先伤害的谁?”

    黎景深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迹看了几秒,眼神里闪过一抹羞愤。这下算是明白季凝的意思了,是说她在深夜里去他家,不是打扰,而顶多只能算是回访。

    更何况,她还没和娄浅一样,跑到主人家的房间里翻东西。

    季凝耳边传来黎景深低沉的话语: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娄浅是个可怜的女孩子,但她和你不同,她一点都不坏!你不要无端冤枉她。那条信息不能说明什么,只不过是她当时和你开了个玩笑罢了。”

    好一个开了个玩笑。

    季凝嘲讽地问黎景深道:

    “是谁给你的勇气,要这么护着娄浅那个渣女?你口口声声说我过分,说我没有修养。可是你怎么不看看她,像个什么样子?随便跑进人家的房间里乱翻,还一口一个‘景深’的叫着,肉麻!”

    黎景深重点只关注了“肉麻”二字,反唇相讥:

    “所以,这才是你费尽心机诋毁娄浅的原因?”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可是说&送给她 发表了帖子
    2022-06-25 08:04:28

    【按理来说,不可能啊。我那晚偷听到了景深和她在通话,他可是说的,他送给她的厚礼,让她一定要珍惜的。可我找来找去,也没找出什么宝物来。】

  • watch
    原来的&几年之 发表了帖子
    2022-06-23 11:40:31

    原来的季凝是相信黎母的鬼话的,所以会当真,以为黎母会在几年之后,促成她和黎景深之间的好事。

  • watch
    把那条&着黎景 发表了帖子
    2022-06-23 07:30:13

    季凝在穿越过来之后,并没把那条消息删除,这会儿趁着黎景深也在病房里,故意拿出手机给他看,说道:

  • watch
    ,但她&不过是 发表了帖子
    2022-06-24 05:26:08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娄浅是个可怜的女孩子,但她和你不同,她一点都不坏!你不要无端冤枉她。那条信息不能说明什么,只不过是她当时和你开了个玩笑罢了。”

  • watch
    毕业之&做出过 发表了帖子
    2022-06-26 04:33:35

    其实原主确实是用手机录音了的。但录音的目的,是为了在她毕业之后,好用那段录音提醒黎母,对她做出过的承诺,该早些实现了。

  • watch
    着,要&量少做 发表了帖子
    2022-06-24 06:05:54

    她不会信黎母所说的话,她只在心里琢磨着,要如何让季家人不吃太多的亏。就算是要做出让步,也得是在保护自己的利益的情况下,尽量少做出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