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拐了夫君后我人设崩了

作者:半夏不是春 | 军事历史 | 围观:5844

收藏

  苏婉婉,京城小霸王,一门心思只想一辈子当条咸鱼,忽有三日,拐回了一位貌美夫君,原我以为自此过上没躁没臊的幸福和快乐生活,没想起却开起了她的飙戏人生,每日都在和小夫君斗斗智斗勇勇,更没想起小夫君居然整天鼓动她自力更生,笑话,她家但是楚国第一富商,她还需努力?而已她一打退堂鼓,小夫君就一连几天不搭理人,无可奈何之下,她只得低头认错,重新开启了厨娘生涯。而已,谁能说她,为什么她从戏子堆儿里拐来的夫君,身份竟如此不简单的! 顾瑾言,梨园一名小小戏子,鲜少有人明白,他是现今陛下手中最锋利无比的一把剑,原想拿下东西边抽身而退离开,却没料想到竟在小霸王那几名年轻女子拿着手中的发簪与摊位老板磨着价钱;发间有了银发的阿婆正在给一位顾客开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远处有有人光着膀子吞吐着火龙,燥热的空气中弥漫着糖人的香气。。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哎呀,我今天好累的,想赶紧睡觉,明天,明天婉婉亲自给您做完饭好吗?”为了防止再有意外,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爹爹往外送,最后啪的一下,将门关住。

    “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盐商。”

    茶水中冒出的热气缭绕在他周围,让人觉得有些虚幻。

    站在旁边的竹青抓住时机,道,“这些菜都是小姐亲自改良过的,外面的吃食自然是比不上的。”

    看着爹爹满脸向往的样子,她心下一松,银子应该不会被克扣了,“爹爹,若是没什么事儿,您就先回去吧。”

    不料下一秒,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丝毫没有给他面子,苏婉婉听到声音也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声。

    “小姐,人带来了。”

    以退为进,她绑来的美人有些不简单呐!

    到底是什么呢?苏婉婉摩擦着牙齿,眉头紧锁,回想着后台的每一样东西。

    见爹爹真的放在心上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忽然问起商号的事儿了?”

    她眼中瞬间恢复了神采,却又很快暗了下去,一把抓住抓住顾瑾言的手,怒气冲冲地问道,“你去哪了?”话问出口,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有着些许颤抖。

    “胡说。”

    “你看够了没有。”顾瑾言实在受不了有人盯着她吃饭,眉头紧锁,语气冰冷。

    身上还穿着她挑的长衫,两缕头发垂在脸颊两边,慢悠悠的泡茶,比白日里的样子多了份慵懒。

    “到底怎么了?”

    街道上,人头攒动,灯火通明,时不时从江面传来艺伎咿咿呀呀软糯缠绵的歌声。

    咔吱一声门被推开,苏婉婉打起精神,细细盘查着书房里的东西,衣角拖在地面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每走一步,脚踝处的铃铛微微作响。

    这说法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苏南捋了捋胡须。

    苏南强绷着脸,胡子一抽一抽的,“少卖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又干了什么好事。你平日里嚣张任性也就算了,今日竟然将一个戏子绑回了家,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你还怎么嫁人!”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里,苏&这几天 发表了帖子
    2022-05-25 10:19:14

    想到这里,苏婉婉神色一凛,“爹爹,你这几天一定要盘查一下商号,且要细细盘查。”

  • watch
    气的时&方好像 发表了帖子
    2022-05-24 05:46:40

    许久,她都没有发现任何被人动过的痕迹,或许,真的是她多心了?正当苏婉婉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右前方好像比平日里多了一处阴影。

  • watch
    睛瞬间&前略有 发表了帖子
    2022-05-25 08:02:55

    苏南眼睛瞬间睁大,这顾瑾言他之前略有耳闻,也去瞧过他唱戏,若是他和婉婉有了孩子,那倒也挺好的,说不定婉婉还能收收性子。

  • watch

    &翻摊位 发表了帖子

    2022-05-24 03:05:29

    后面还跟着几名家仆,所过之处一片狼藉,被撞翻摊位的小商贩从地上爬起来,低声咒骂,却还不忘捡起地上的碎银子。

  • watch
    她心下&儿,您 发表了帖子
    2022-05-24 08:41:04

    看着爹爹满脸向往的样子,她心下一松,银子应该不会被克扣了,“爹爹,若是没什么事儿,您就先回去吧。”

  • watch
    长得可&” 发表了帖子
    2022-05-25 02:56:31

    见爹爹脸色微缓,她又神神秘秘的说,“爹爹,我给您绑回来的女婿长得可好看了,以后若是有了外孙女定然是倾国倾城。”

  • watch
    我说,&咱们家 发表了帖子
    2022-05-24 03:53:26

    “您从小就和我说,人是活给自己看的,我现在不是过得挺开心的么?不嫁人又不是不能活了,咱们家也不是不能养我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