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穿成夫君掌中宝

作者:孪生果 | 军事历史 | 围观:11771

收藏

  先人太白倾其一生没能完成4的夙愿,就由某来已达成,某定能名垂青史!波云诡秘的应天府,藏着多少见严禁人的心思,亦或者司马昭之心。解开我重重谜团,扒开层层迷雾,神秘面纱淋漓真相,却看不清飘缈人心。善恶谁来辨别,善因何人来结,恶果又将由谁来担?【小剧场】“我叫钱双双,双是夫……单双的双。”钱双双暗自呼口气,差点儿就说成夫妻双双把家还了。“你呢,你叫什么?”他没说话的,而已将手宣纸,遒劲强有力的写了两个不端正的大字。“聂……”“尌(音同树),为人当树根立本,脚踏实地,严于严以律己。”“哦,聂畜……也不是,口误!”钱双双捂紧嘴巴,但是已钱双双的意识混沌不清,不知今夕何夕,只隐隐的听到远处的鞭炮声,时隐时现。。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美食当前,哪还有心思想东想西,钱双双迫不及待的开吃了起来。

    “那你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吗?任凭父母摆布,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甚至还有缺陷的人?你应当知道我吧?”她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

    “谁洗澡不锁门啊?”钱双双小声辩解,“我只是不小心睡着了而已。”

    钱双双看他这架势,似乎是打算亲自动手,连忙坐好,靠在床头,伸手把聂尌手中的碗端了过来,“我自己来,自己来。”

    “大哥,这大好的日子,你可真是……”虽然他小声抱怨着,但他大哥每说一句,聂恒就照办一个动作,最后站的是端正笔直,俨然就是在站军姿。

    得,钱双双无语望天,对于他的壮志,她选择沉默,因为这样的事只会越描越黑,越是争辩她没病,她就越是有病。

    “天色不早了,睡吧。”聂尌见钱双双又喝了一杯茶钻回被子里,便也没有在这上面多说,他站起身,褪去自己的衣袍。

    “失去就失去,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聂尌靠近钱双双,执盏的手勾过她的臂弯,将酒杯放在唇边,薄唇轻启。

    她拍拍浴房的门,呼喊着她家小姐,里头并没有什么动静,她试着推了推,推不动,这才惊慌起来。

    直至最后一笔落定,将笔置于笔架上,他看了时间,已快是亥时末了,不由得看向卧房里间的方向。

    墨染开,一笔一划落在纸上,他的每个字都端端正正,且遒劲有力,笔锋有如刀剑,行云流水般像是要冲破束缚它的纸张。

    一时沉默,二人相坐无言。

    “为何将自己关在房中?”聂尌放下笔,抬头肃穆的看着她。

    此时也感觉到了洗澡水早就已经凉透了,被热水泡的毛孔张开的皮肤浸在冷水里,激起她浑身一阵战栗,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大哥,嫂嫂真好看!”

    在开门的一瞬间,见到浴房中的情景时,聂尌就垂下了眸,他背过身去,没有再管浴房中的事,抬脚径直走到了书桌旁。

    钱双双停下要下床的动作,她居然,还真被他说动了,是啊,要是因为吃糖而白吃了姜汤,那岂不是亏大发啦?

    聂尌拿起一杯,见钱双双还是呆愣愣的,便将托盘中的另一杯举起,放在了她面前。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清,不 发表了帖子

    2022-05-12 09:01:20

    钱双双的意识混沌不清,不知今夕何夕,只隐隐的听到远处的鞭炮声,时隐时现。

  • watch
    让人去&拿,他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11:34:06

    天色已晚,案件卷宗都在书房,聂尌也没让人去拿,他索性摊开宣纸,习起书法。

  • watch
    一根称&称杆慢 发表了帖子
    2022-05-12 01:17:25

    一根称杆尾探入钱双双的视野里,她的目光跟随着那根称杆慢慢往上,直到眼前一片清明。

  • watch
    双双下&英俊的 发表了帖子
    2022-05-13 07:10:48

    他的骤然靠近,让钱双双下意识的往后退,她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的容颜,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 watch
    来炫丽&即逝。 发表了帖子
    2022-05-12 05:28:42

    一朵朵烟花绽开,给应天府上空带来炫丽和灿烂又转瞬即逝。

  • watch
    空想着&,以及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09:56:39

    她趴在浴桶边,才有空想着这发生的一切,以及今后何去何从。

  • watch

    &的臂弯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02:11:12

    聂尌靠近钱双双,执盏的手勾过她的臂弯,将酒杯放在唇边,薄唇轻启。

  • watch
    个动作&然就是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09:16:59

    “大哥,这大好的日子,你可真是……”虽然他小声抱怨着,但他大哥每说一句,聂恒就照办一个动作,最后站的是端正笔直,俨然就是在站军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