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嫡策

作者:董无渊 | 科幻幻想 | 围观:27958

收藏

  死去活来复活后,对于前生,若要问贺行昭最舍严禁什么,她大约会说舍严禁女儿惠姐儿,早夭的儿子欢哥儿,除了那个敢爱敢恨的自己。***********************************************一语简之,讲的是一个侯门千金前生死乞白赖嫁给某人,这一世看穿了心宽了,好好的活一直这样的故事~东兴胡同口,晋王府却朱门紧闭,整座府邸缄默无声,门口高吊着两个白灯笼,上头写着“奠”字。。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也就是姑娘疼你们!放别的主子屋里,嘴巴没个把门的,主子们早就——”王氏横了眼莲蓉,却见行昭捂着嘴偷偷笑,便只好住了话,手脚麻利地抠了黄豆大小的一粒儿春双膏,在行昭脸蛋上轻手轻脚、细细抹开了,又念叨着:“今儿是三房的外放回来头一遭去给太夫人请安,是大日子,姑娘可不好任性!”

    芸香性子活泛,行昭的身份是阖府姑娘们中最高的,这些小门小路拿来讨好,正好。

    王氏边将匣子放在桌案上,边蹲了半身礼急匆匆起来:“我的姑娘诶!可得抓紧着点了。前头两位姑娘并大少爷、七少爷都到了。三房从八灯巷走都快到了!太夫人还问了姑娘喝完蜜水了没...”

    行昭笑着摇摇头,就着丝帕拭了眼角道:“无事,只是外面有些凉。这便进去!”

    这样好的莲玉,为了遮掩自己偷着给周平宁递花笺的行径,被祖母罚到通州的庄子里配给了一个瘸腿的庄户人家,不到三十便形如五十老妪般。

    “三姐不妨加几味麝香进去,再把香多晒那么一旬,许就得了这样的味道了。”——这是行昭庶妹贺行晓。

    贺行昭心潮澎湃,仰着脸将蜜水小口小口喝完,冲莲玉咧嘴一笑,梳洗妥帖后,站在毯上,正伸手搭进袖里,却见穿着紫绿绣万喜纹襦裙,外面罩着件百花褙子的妇人捧着几个匣子从抱厦里出来,贺行昭眼神一亮,开口便道:“王妈妈!”。

    “姑娘,卯时三刻了,该起床...”帐子外有人轻声唤着。

    “三妹,我同你出个主意,向祖母讨一匣子,等用完了再来讨,岂不省事儿!”——声音哑哑的少年,却还是不能消停作怪,这是嫡亲的胞兄,临安候贺琰长子,贺行景。

    王妈妈,是贺行昭的乳娘,因生母方氏产后体虚无力,贺行昭便自小养在贺家太夫人院子里,王氏是方家选送来的的乳母,如今三十二三的年纪,从贺行昭出生便在身边尽心尽力服侍着,最后却被临安侯继室应邑长公主撵出了府,从此不知去向。

    晋王府的女主人贺氏,殁了。

    贺行昭飘荡在被晋王府屋檐楼阁切成的,四四方方的天下,看着跪在灵柩前或假意哀戚恸哭,或真心嚎啕绝望的人儿,手指一点一点虚无地拂过晋王周平宁亲手写下的悼文。

    行昭回了神,一笑,仰仰头由着莲玉半蹲着系上襦裙的带子,清了清喉才道:“喝了喝了!一口气儿喝完的!妈妈记下这么大段话儿可累?快喝口水润润!”

    贺行昭在听见第一声清亮的打更声时便醒了,睁开眼愣愣望着顶上拖着坠下的青碧色螺纹云丝罩,耳边是更漏里沙粒簌簌落下的声音,歪了头透过帐子,有两盏明亮的摇曳着暖得朦朦胧胧照进人心的羊角宫灯立在床脚边。

    明明是自个儿耍尽手段与周平宁暗结珠胎在前,嫁入晋王府在后;明明是欢哥儿溺水暴毙,惨死在皇后陈氏殿中;明明是周平宁为了保住陈氏,才以正妃之位相易,意图压下此事;明明是周平宁厌屋及乌,连看都不愿意看阿惠一眼...

    “祖母这儿的香不像是寻常熏染的茉莉香,闻着倒有股佛堂里的味道…我回去自个儿想法儿调却总也调不出来!”——这是二叔家的三姑娘明姐儿,从来便是语声爽利,不拖泥带水。

    周平宁,你想要共白首、同今生的,只有陈氏而已。

    莲玉被直愣愣地看得有些发怵,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又看眼前这个年画儿似的小女孩,瞪着一双西域葡萄样的眼睛,有些似醒非醒的模样,不由得看着好笑:“昨儿奴婢告假回来,才听莲蓉说姑娘说不舒坦赖了两天床,昨儿才好些,哪晓得今儿姑娘还是没睡醒的模样...”

    行昭小步转过寿星公长江石小屏风,终是见到了一身着墨绿万寿字不断纹褙子,斜倚在正堂前贵妃榻上,正笑得乐呵的老封君贺太夫人陈氏。

    “晋王妃贺氏,定京盂县人,父第八代临安侯贺琰,兼平章政事,后领太子太保。隆化二年初,贺氏名满京都,声誉渐现,遂以王侧妃礼聘入晋王府,产子欢,后病夭。隆化四年仲秋,王以侧妃贺氏婉静良安,请旨册贺氏为正妃,声誉日闻。隆化八年,产女惠,晋王大喜,甫出生,即轶册为绵宜郡主。”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晋王府&个白灯 发表了帖子
    2022-05-10 08:03:42

    东兴胡同口,晋王府却朱门紧闭,整座府邸缄默无声,门口高吊着两个白灯笼,上头写着“奠”字。

  • watch
    灵柩前&一点一 发表了帖子
    2022-05-12 01:56:21

    贺行昭飘荡在被晋王府屋檐楼阁切成的,四四方方的天下,看着跪在灵柩前或假意哀戚恸哭,或真心嚎啕绝望的人儿,手指一点一点虚无地拂过晋王周平宁亲手写下的悼文。

  • watch
    道口胡&彰显着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05:35:29

    大周朝隆化十二年三月,冬寒未散,春暖未至,虽有新绿抽芽却也偶有寒风凛冽,道口胡同人声熙攘,彰显着初春时节的热闹。

  • watch
    棺柩上&洒写满 发表了帖子
    2022-05-12 01:52:46

    中庭内竖起一面铭旌,覆在棺柩上的追文悼词,洋洋洒洒写满了整匹素绢。

  • watch
    低低垂&立在棺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04:50:53

    贺行昭低低垂首,神情淡漠地看着立在棺柩旁的周平宁,终是掩眸不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