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宋朝完美生活

作者:月梢 | 竞技游戏 | 围观:16648

收藏

  坊墙坍塌后,再次穿越女北宋生活里的那些事儿......沐清站在屋子门口,看着院子里蹲着的黄狗嘴巴大张不住地吐着舌头散热。她挑衅似的用力地挥动着手里的团扇猛扇,“呼哧呼哧”发出不雅的声响。再对上望过来可怜巴巴的狗儿,沐清不禁暗笑,幸好当初没投到畜生道,不然这鬼天气披着那身毛,还不得热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这时,竹帘一阵晃动,一翠衫少女走了进来,约莫十五六岁,梳着双丫髻,满面春风,“小娘子,杭州来信了,四爷说过些时日便要启程回杭州。”

    此时,沐清已随手将晕开的墨迹勾了几笔枝桠,画了枝墨线素色写意琼花,她想起了琼花的别名,挥笔在旁写了“聚八仙”三字,行书笔体写意流畅,全不似旁边纸上那些字一样笔法稚嫩。

    “沐清不明为何非要如此小心谨慎,读书习字触了老太君的什么禁忌不成?”

    陈家祖籍杭州,父亲接了族里的在蜀中茶叶生意,定居眉州丹棱五年有余。

    钱氏一听,脸上发烧,嗔怒道:“官人——孩子还在!”

    沐清收回了神思,目光又落在那盘糖莲子上,伸手捏了颗放在口里,甜丝丝的。唐心也好,沐清也好,她活过来就会珍惜,安安稳稳地享受现在这如糖莲子般平静甜蜜的日子。

    “嗯?恕二爷,何掌柜?”沐清愣了愣,拍了拍手上的糖霜,低声呢喃,“奇怪,这事儿有点不对……”

    一低头,发现案几上还有个瓷盘盛着果子,是配酸梅汤用的,她不禁笑道:“还是碧烟贴心,怕我口酸。”说着,端起盘子端详,看看里面一粒粒乳白色沾着糖霜的莲子,沐清突然有些失神,低声呢喃着:“糖莲子……唐心……”

    钱氏又道:“蜀地也没什么稀罕物,我看给家里的叔伯兄弟带些土产、茶叶就好。茶叶比不上江浙、建州的精细,倒也别有特色,就从铺子里拿些上等的,另外再买些土产就差不多了。五郎是个好文的,有你上次在眉州淘的那两本南唐的手抄本就成。”

    陈家铺子里交割的事宜还算顺利,大房的恕二爷新到,人生地不熟,陈愈还要带着他去各处走动熟悉环境。每日早出晚归,忙着到各家商号、同行铺子要送礼拜会,还有地方和茶场的大小官员宴请打点,一来二去,陈愈还未动身返乡,人已经瘦了一圈。

    钱氏听到女儿喜悦的声音,面上立刻露出笑容,抚上一头扎进怀里的女儿,似是怀念,“沐清就惦记着玩,呵呵!杭州?娘也多年没有回去了,记得沐清离开杭州时才刚会走路,如今也大了……若是没有那些烦心事……”

    沐清点点头,“省得了!沐清刚出来跑得急了,现下渴了,跟娘讨碗莲子冰糖水喝!”沐清不适时宜地打断了钱氏的话,挥着小手扇风。她晓得若是让钱氏再说下去,指不定又要唠叨到几时。

    “小娘子,你才多大点人,能顶上什么事?小娘子,……唉!”碧烟还没回过神来,沐清已经出门去了。

    沐清躲在角落里,等陈愈走后,才探出头来,透过敞开的窗户,瞧见屋里只剩下钱氏一人静坐失神,俏丽柔美的脸上双眉微蹙,也不知道愁些什么?是舍不得生意上丰厚的进项,还是根本就不想回去?

    陈愈理了理衣服,不住摇头叹气地走出门去。

    陈愈不免讪然,咳嗽了两声,钱氏嗔道:“我说什么来着?他还真是应景,说到就到!官人,你还是快些去吧。”

    虽说沐清和钱氏相处才三个月,但钱氏的性子多少还是有些了解。自然听得出钱氏虽然面上规劝陈愈,只怕她自己心里更是忐忑。加上陈愈和钱氏很少提起杭州的事,而刚才陈愈的口气也知道他对那个“家”的感情也不怎么深厚,反观钱氏此刻的神情,沐清觉得他们夫妇俩个与家中的关系并不像面上那么和谐,不然也不会五年前被“发配”来此地。

    “这么多年都不让回去,这次倒突然来信儿说老太君惦记曾孙女。那些人存了什么心思,以为别人看不破?明眼人一看也知是大房眼红这两年生意有起色了,撺掇老太君让恕二来替你。当初我就说让你留一手,你偏不听,非要做出个样儿给家里人看,可爹他老人家怎么也没提前派人来知会一声,就这么看着大房明抢?”钱氏有些疑惑。

    陈愈思酌了片刻,点点头,“那紫檀是给大理皇宫进贡的,也是极金贵的,就依娘子的意思办吧!”

    “省得了,官人放心!”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交给洛&也省得 发表了帖子
    2022-05-12 06:30:59

    “土产的事我交给洛掌柜办了,顺便走铺子的流水账,也省得你动家中的钱。”

  • watch
    她想起&,挥笔 发表了帖子
    2022-05-12 06:24:23

    此时,沐清已随手将晕开的墨迹勾了几笔枝桠,画了枝墨线素色写意琼花,她想起了琼花的别名,挥笔在旁写了“聚八仙”三字,行书笔体写意流畅,全不似旁边纸上那些字一样笔法稚嫩。

  • watch
    ,惊得&一滴浓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10:07:26

    钱氏突然开口,惊得沐清一晃神,一滴浓墨在纸上化开,墨花四溅,“省得了。那我平日读书习字也不可吗?”

  • watch
    上,“&也有份 发表了帖子
    2022-05-12 10:58:07

    陈愈伸了个懒腰,斜靠在榻上,“哎,恕二不放心掌柜的,央了我几次。我想着说到底还是一家人,总归是家里的生意,咱们二房也有份子,我不帮他难不成帮外人?”

  • watch
    上笔法&“沐清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03:45:49

    “并无不妥。爹近日不在家,也不知沐清的字练得如何了?”陈愈起身踱步到了沐清身边,看着沐清纸上笔法稚嫩的“家”字,嘴角不易察觉微微弯起,抚着沐清的头发,问道:“沐清现读了什么书?”

  • watch
    陈愈脸&绣花针 发表了帖子
    2022-05-11 06:51:23

    陈愈脸色一黯,钱氏也不再言语,低头凝神于绷子上那方淡绿绸面,手中的绣花针下现出朵朵琼花,宛若雪蝶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