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农女的锦绣奇缘

作者:吃辣条的咸鱼 | 恐怖惊悚 | 围观:18260

收藏

  吴泠烟出乎意料地再次穿越到了东吾大陆的一个小农村,醒过来时身边还多了个小男孩。后大黎国百姓衣食住行,时时处处有她苏泠烟走上去,轻声说:“王婆婆,我帮你。”。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她是天上来的仙人吗?”

        这时苏杨氏又低声问:“那你打算怎样?四两银子可远远不够。”

        苏杨氏内心琢磨着:这不成器的儿子,弟弟伯康的优点他怎么一点都没学到。这也就算了,现如今连老娘都想要骗了。哼,真是不教训一下都忘了我是她亲娘了。苏杨氏右手立马揪着苏伯年的耳朵,厉声道:“连老娘都要骗了是不是?哈??说实话!”苏伯年疼的直喊救命,急忙说:“娘,娘,我说我说,你先放手,耳朵要被你撕下来了。”听到院子里自家男人的叫声,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林氏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走了出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就听到苏伯年对着苏杨氏吱吱呜呜地说:“娘……我……欠了赌坊……十七两银子……”话音刚落下,林氏就震惊地抖了下,眼睛挣得比鸡蛋还大。没等林氏反应过来,苏杨氏立马一巴掌甩在苏伯年脸上,那红红的巴掌印子,可一点都不含糊。

        回到家,一肚子气,正没处撒,刚好看见苏伯年从屋子里出来,就气汹汹地问苏伯年:“那死丫头说是你拿了人参换银子,银子呢?”说着,伸出了手掌,示意苏伯年拿出来。“娘,你信那个死丫头的话也不信你儿子,哎哟,我的娘啊,平时我们这么对她,她肯定是不肯拿出来的,你要相信我啊。”苏伯年一脸恭敬地解释着,又有些胆怯,低着头,躲避苏杨氏的目光。

        ……

        “好的。”苏泠烟应了一声。

        苏泠烟惊讶地吸了口冷气,嘴巴张得大大,像是能塞得进拳头。“我居然能听懂它们在说什么,啊~我的天啊。”顿时,她又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像是说错话一样。鸡突然停下了动作,抬起头,看着苏泠烟:“你说什么?”随口回答了一句:“没什么。”

        这时,门外王婆婆匆匆忙忙进来了,急忙说:“苏丫头,你家那祖母来了,说你有了好东西不往家里带,要吃独食,正气冲冲地走过来了。你赶紧躲一躲,照她那泼辣样子,没准儿你又得躺床上两三天呢。”话刚说完,叫骂声已经传进来了。“苏泠烟你个赔钱货,贱骨头,在山上得了好东西,不想着孝敬我们,反倒想着自己啊,可怜我那乖儿子养育了你十五年,如今我儿不在了,你就不认我这个祖母了,不想着孝敬我们了。真是家门不幸啊,我对不起苏家祖宗啊……”喊着喊着,还时不时假装哭了起来。“说,那根大人参那你卖了多少钱?”祖母苏杨氏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苏泠烟问。

        王婆婆家对面的陈大旺也在这里,就说了:“苏家婆子,昨天你家伯年的确抢走了那丫头的东西,还把人家推河里了呢,是我把那丫头捞上来的,还是我把她送来王婆婆家的,大伙儿都可以作证。”此声一出,后面就有声音响了起来。

        苏泠烟呵呵,不屑地道:“你那个大儿子是从你肚皮里钻出来的,他什么德行,你比我还清楚,不信问问在场的叔叔伯伯,昨天,他为了抢走我的人参,可把我推下了河里,至于他卖了多少钱,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人参是他拿走的。若还不信大伙的话,你打可以去药铺,去赌场看看,去问清楚。”

        “不,她肯定是妖怪变的。”

        “嗯嗯,好的。”

        鸡群闹哄哄的。

        苏伯康,苏泠烟父亲,是个文化人,有秀才功名,在县里教书,每月有一两银子的收入。但是今年年初不知为何,突然死在了村口的河边,他妻子苏柳氏也不见了。苏杨氏看着最有出息的儿子莫名死去了,柳氏也不见了,就大喊着“柳氏你个荡妇,为了跟别人私奔,不惜杀了我的乖儿子,你个贱骨头,当初你就大着肚子进我家的门,你个不知羞耻的荡妇,你换我儿子的命来……”后来,苏杨氏就一直看不惯苏泠烟,家里大小家务活都扔给她,做不完就连同苏煜儿不给饭吃。这也就有了一见面苏杨氏就说苏泠烟是贱骨头赔钱货。一直不待见他们姐弟两,觉得他们就是外面的野种。

        “是,娘说的是。”苏伯年附和着,“几天前就想绑那死丫头去的,没成想,她居然有那好东西,我一时冲动,为那好东西,不小心就把她给推河里了,后来……”

        苏杨氏一听,坐不住了,四十两银子啊,都够她吃喝一辈子了,笑吟吟的:“听你这么说,还真是!”接着又一脸的嫌弃,撇着嘴:“她那狐媚样子,像极了那个荡妇。她害死了我的儿子,我要她女儿赔偿,也是应该的,好,我们就这么办。多的,就是赔那十几年的吃喝。哼,狐媚子,荡妇!”

        “这人类能听懂我们说话……”

        林氏赶忙冲出来,大声嚷嚷着:“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你个讨债鬼,哼,还骗我,说是家里要买骡子,十七两银子,叫我去凑二两银子,我舔着脸问娘家要了钱,原来是去还赌债的,我怎么嫁给你这么个不争气的赌鬼……”说着就要上前动手了,苏杨氏立马大喊着:“你是我们苏家的媳妇,是我们苏家的人,要你二两银子怎么了……啊?……”“可是,那是二两银子啊,我……”看着将要暴怒的苏杨氏,刚想说的话,又憋了回去。

        刚说完,又一段段话语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