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古越族

作者:孙亚维 | 军事历史 | 围观:12332

收藏
最新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时间过得很快,有一天族人刚吃完早饭,有几个族人正准备去打猎,刚走到河边就看见一个大船正在往岸边划来,族人仔细一看,不是换休(盐)、也不是换新隔(布)、也不是换刺(铁)的船,族人好奇的就在那里看了一会,船一靠岸就下来十多个人,每人都配有刀剑,族人一看来者不善,就马上返回了部落,通知了族人,准备应战,族人准备完毕后,那些人就来到了部落,大摇大摆的就进了部落,只听那个领头的喊了几声“塌布……塌布……”(父亲)壮听见他喊塌布,就猜想他是以前这个村庄的人,他还不知道男人都被我们给杀了,他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报仇,这时有个年老的女人走了,那个带头的看见这个女人一下就跪下了,随后其他人也都跪下了,带头的那个人就哭了,就向这个女人磕头,女人就走到他身边,趴在他耳边说了一会话,只见这男人激动地站了起来,随后这个女人,又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只见那人抹了一下眼泪,跪地磕了几个头,转身就带着那些人走了,那人走后,女人就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这时部落里的人看他们走了,就都出来了,黄刚要上前去问那女人,壮一下就把黄拉了过来,叫到一边说,“那人肯定是这个女人的儿子,女人告诉他说‘家人已经都死了,这里已经被霸占了,叫他赶快走,回去叫更多的人来’要不然那人怎么哭了,大老远过来,磕个头不说话就走了?”黄一听有道理!壮想了一下说“这样不能让女人知道,咱们十四人就说去打猎,需要围剿动物人要多,咱们不让女人知道,追上他们把他们给杀了,要不然他带更多人来,死的就是我们”黄说“好!准备出发”黄和壮就偷着通知了所以人,准备出发,这时有一个女人看出他们的阴谋就跑出了部落,壮看见这个女人跑了,就追了上去将其杀死了,后又有一女人跑了出来,她看见壮把她妈妈杀死了就过来看她妈妈,壮又以为是要通风报信的那,又把她也给杀了,这个女人是黄四个单梦的妈妈,是黄最疼爱的女人,但是黄当时没看见,他们十四人准备好就出发了,在出发的时候黄指知道壮杀了两个要通风报信的的女人,但不知道有一个是他最疼爱的人。因为瓯部落人水性特别好,就计划战略:等他们的船到了水最深的地方,将其船琢沉,船上的人纷纷落水,瓯部落人就在水里将其杀死。这时对方的船已经快到水最深的地方了,就听远处有女人喊“快跑,有人要杀你们”瓯部落人见状不妙,就赶紧下水琢船。其实就是这个女人的喊叫,拯救了瓯部落人,船上既然有三十多人,听见有人在喊,船上的人就准备作战,穿上了盔甲带好了佩剑,就看见有十余人划着竹筏子,追了上了,当时船上的人一看,就十余人,还是划竹筏子,就放松了警惕,就想等瓯部落人到了近处,用弓箭将其射杀就可以了,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竹筏子上是十一人,已经有三人在水下开始琢船了,瓯部落人到了船底一看船底特别坚固,都是方木整齐排列的,原以为是薄版,瓯部落人带的都是琢具太粗无法插入缝隙,愿意是想琢洞,但是现在只能慢慢的刻出缝隙将琢具插入就想将其方木撬起,但是还不能有声音,有声音就会惊动船上的人,他们就在下面一点一点的慢慢撬起,在竹筏子上的瓯部落人就不停的喊叫,分山散他们的注意了,船上的人都在嘲笑这些瓯部落人,竹筏子上的瓯部落人见船迟迟未沉,就让青在下去看看,青就带着他的刀就下去了,到了船底他们看见青过来了,手里还带着刀,真是恰到好处,就用刀插入缝隙搬开方木,水瞬间喷入船内,没有防备沉船还穿着盔甲带着佩剑的人纷纷跳入水中,他们穿的盔甲特别沉重,在水里无法卸甲,有一大部分人是沉入水底逆水而死,有一小部分人是被瓯部落人屠杀,还活捉了两个没穿盔甲的人,把他们带到了岸上,开始审问来历,因为语言无法沟通,就待回部落慢慢审问,其中有一人会说瓯部落人的语言,因为当时害怕就没敢出声。

      他们每个部落都有一个首领,先说说集部落的首领:督翰,他就是因为有一只魔玖(老虎)闯进了他们的集部落,所有人都害怕躲了起来,只有他一个人站了出来,与魔玖生死搏杀把魔玖给打死了,自己也受伤了,部落里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够勇敢够威武,所以部落里所有的人,都推荐他当部落的首领,那他肯定是当仁不让了,就当上了集部落的首领了。然后在说说喏部落吧!喏部落的首领叫:恩,他们选首领是一年一选,选首领的方式就是抱石头.摔跤,谁要是能抱起首领坐着的那块大石头,谁就有权参加选首领摔跤比赛,他们的比赛是所有人一起摔跤,一直摔到最后一个能站在圈里的人,然后他就成了这个部落的首领了,摔跤的规则就是画一个很大的圈,所有参加比赛的人站在圈里一起摔跤,出了这个圈就算失败,比赛期间不能喝水.不能吃东西.不能用武器.不能拿任何东西.不能扬沙子,违规者即为失败,真是斗志斗勇的比赛,恩当上首领并不是因为他摔跤厉害而是他够聪明,在比赛之前他吃的很饱水喝的很足,摔到最后就剩下他和首领两个人的时候,他就开始玩儿起了长久之战,之前的首领身高两米多,非常魁武已经当了五年的首领,而他只有一米八的身高,但是身体很强壮,那也不是两米多魁武大汉的对手呀!他两人就开始了终极一战,首领一抓他,他就跑,一直在圈内转圈跑,你抓我,我就跑~你在抓我我在跑,就这样在圈里跑了三天不吃不喝,无奈的首领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他就丧气的自己走出了圈外弃权了,胜利的恩,就当上了不是很光明正大的首领。就这样集部落和喏部落,在争争斗斗中一年一年的过去了……

      他们走着走着,一晃两个月过去了,就走到了一个山水秀丽的好地方,正是秋季,山果香甜食物充足的季节,他们就在这里停下脚步,由于天色以晚就想找一个避风挡雨的地方睡觉,就向山边走去。

      天黑了!女人们点起了火把,男人们整理了尸体,无眠的夜里刚刚开始,男人们正在商议着安葬的问题和今后的打算,结果决定,天一亮先把他们的族人安葬好,然后在把村庄里的那些死去的大人和孩子给安葬好,之后在做以后的打算。女人们的哭声早已停息,这时已经半夜了!本无睡意的男人们,忽然闻到了浓浓的家乡味道,他们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快穿了出去,看见女人们做了好多鱼和肉还有饼,原本一天没吃饭的他们看见了美食更加激饿,这时女人们把美食抬了过来放在了地上,说了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话,还做出了一些示意手势,因为天太黑火把不够亮看不清楚他们的意思,唯一能看懂的就是让他们吃东西,激饿的他们付下身体刚要去吃,突然被壮给拦住了,壮说“你们不感觉奇怪吗?我们刚杀了她们的男人和孩子,她们就给我们做这么多肉吃,肯定是下毒了!”他们一听这话有道理,不能吃!他们就站了起来,然后就有一个年老的女人走了过来,一边说话一边比划着什么,他们实在是看不懂,就全部回到了屋里,只听见外面的女人还在唧唧叨叨的说着什么,激饿的他们在屋里总是能问到肉香味,忍无可忍的他们就走出了屋里,走到哪里都能闻到香肉香味,实在忍无可忍的他们走出了村庄大门口,在那里等到了天亮。

      我们先回到3600年前,就是公元前1600年,当时有两个部落一个叫集部落一个叫喏部落,他们语言相通原为一族但是特别不友好,他们总是针锋相对.兵戎相见,他们以耕种.捕鱼为生。

      赐封完毕以后,督储说“我现在就去和她们沟通”说完就扭身走向那些被俘虏的女人,与她们进行沟通和协商,因语言不通,沟通特别难,在加上她们刚刚经历了丧夫丧子心情特别低落,如果说不管这些女人她们就是死路一条,她们无家可归,根本就没有生存能力,甚至有的女人一辈子没出过村庄,在当时可能出村庄最远的女人就是到小河边取水或者洗东西,那时的女人就是生孩子的工具,一点点地位都没有,女人十二岁即是成人,由部落的首领来许嫁,嫁入后一年不怀孕不生,在由首领从新许后嫁,后嫁一年在不怀孕不生就被弃为修该人,修该人在部落里就像乞丐一样,没人管住宿在一个小破蓬胀里就连自己的爸妈都不管她们,但是修该人可以和大家一起吃饭一起干活,在吃饭时要是有怀孕或者正在哺乳期的女人,修该人就得等她们吃完走后修该人在去吃饭,如果修该人突然间怀孕了,那她又可以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了,所以说当时的女人并不受尊敬还没有地位,督储用协商的方式对待这些女人已经是最高的敬意了,在当时社会,占领了其它部落女人就是战利品用不着协商,督储这么做就是为了让部落更和谐,不存在压制和纷争,毕竟和那些女人语言无法沟通,要想生活在一起毕竟要有一些默契,督储就和她们沟通了整整一天,税服她们,平息了她们的恐惧和无助,但是要想平息她们的仇恨,只有以命还命,督储已经做好了以命还命的决定,但是督储没有和那些单梦商量,如果告诉那些单梦那些单梦就是死都不会答应督储的决定,到了傍晚天就快黑了,就在这个傍晚真是让人听者伤心,见者流泪,督储让那些单梦把那些女人带到院子中间,人到齐了,督储说“第一件事让我们的瓯首领为大家赐名”瓯说“我不会赐名”督储说“我来起名你来赐名”然后督储就起了十四个名字,分别是:黄、纪、翰、满、青、巴、禹、壮、刊、纳、达、哈、腾、喳。随后瓯就把这十四个名字,分别赐给了这十四个单梦,接着督储就让孩子被杀的母亲站出来,然后陆续的站出来二十多个人,瓯说“我杀死了足有嗒嗒嗒个(三十多)单梦,为什么只有嗒嗒(二十多)个人站出来?”督储就告诉瓯“有的是一个母亲好几个单梦,”,说完就把瓯拖到了这些母亲面前说“跪下,好好看看你的这些族人,等你当了神仙一定要保护这些母亲和你的族人,就让这些母亲送你升仙把”,当时只见瓯落下了眼泪,漏出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也不知他当时落下的是有了名字当上祖先马上就要当神仙了感动的落泪,还是临死之前恐惧的落泪,这时督储就示意告诉这些母亲,替代死去的单梦还回这一刀,叫他以命还命,接着这些母亲就纷纷上前一刀一刀的捅下去,瓯强忍着剧烈疼痛,没有做出一丝声响,这些母亲捅到了十几刀的时候,瓯忍不住倒下来!在瓯倒下的瞬间,脸上漏出了一丝微笑,随着一口喷出的鲜血!他走了!没有捅刀子的母亲也放下了手中的刀子,所有的族人都落泪了!哭出声音的督储也擦起了眼泪,随着哭声督储捡起了一把刀子,对着他的族人大声吼道“从现在起我们瓯部落的男人,绝对不能在落一滴眼泪,如果落泪他就是懦夫”说完转过身来示意告诉那些女人,“你们的单梦是瓯杀的,用瓯来偿命,你们的男人是我命令他们杀的,也就是我杀的,我杀了你们的男人,就有我来偿命,”仅存的这十四个已经有了名字的族人,一拥而上夺去了督储手上的刀子,然后仅存的这些族人就说“督储不要!我们不能没有你”督储很生气的推开这些族人大声吼道“没有我可以,但是不能没有女人,没有女人我们的族人就会灭亡”有一个赐名为“壮”的说“有你我们不一样有这些女人吗?难道你有他们就会死吗?”督储说“你有仇知道报仇,难道她们有仇就不知道报仇吗?背负着仇恨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会好好生活吗?女人也是人,不要压制她们!我们要壮大我们的瓯部落,必须要有爱有尊敬,要公平要和谐,如果我的死能化解她们的仇恨,换来你们的和谐、繁荣,就算是死一百次都值得”说完转过身来面对着这些女人,示意告诉她们,我用死来化解你们的仇恨,希望你们能和平共处,督储的示意似乎女人们都看懂了!然后督储就跪在地上大声喊一句“瓯纳啦雇航易给”(瓯部落繁荣)说完就把刀刺入胸口,瞬间倒地,督储死了,对剩下的十四个族人来说,他们就像无头的苍蝇,但是对瓯部落人来说则是一个部落的崛起。

      凯旋归来的瓯部落人,到了部落绑好抓来的俘虏,刚想庆祝,黄就发现,壮杀的女人既然是他的最爱,当时火冒三丈的黄就失去了理智,拿起刀就把壮最爱的女人杀了两个,壮一看黄杀了她的女人,壮就和黄大大出手,打的你死我活,当时的瓯部落人和其它部落不同的就是他们不会拉架,只会帮助自己喜欢的人,黄的人缘比壮的人缘好,有八个帮黄的,只有四个帮壮的。在一顿厮杀之后,壮的人吃了大亏,然后所有的女人和单梦,就站在中间,把两伙人分开,在一番争斗理论过后,壮大怒说“我不会在和你这种人生活在一个部落里,我杀你的女人是因为她背叛族人,通风报信,你杀我的女人就是毁灭族人”黄又大怒说“我的女人是看你杀的她的妈妈过去过去搀扶被你杀的!”正在争斗的时候,一个天真可爱的小男单梦,化解了这场争斗。在争斗中壮的手臂受伤了正在流血,小单梦看见壮的手臂正在流血,就拿着一个皮囊上前给壮擦拭伤口,壮蹲下身体,瞬间无语,给壮擦拭伤口的单梦,就是壮杀死的那个女人的单梦,是黄的单梦。壮看着给他擦拭伤口的单梦,内心十分愧疚。刚刚还是怒火的争斗,瞬间静的可以听到人的呼吸!争斗停止了!擦拭完伤口的单梦走了,内心十分愧疚的壮,低着头走出了部落。

      就是这个瓯部落人的祖储“驼”建立了三蛮,创建字画,改编祖规,驼无子嗣,手里拿着鱼靠着茂以死的。是瓯部落人的这十四祖留下的后人,繁衍生息。历史的记载,没有他们的年龄,但是记载着他们的几代同堂和几个儿子,分别是;黄四世(五子,六个人双胞胎算一子)、纪四世(十六子)、翰五世(十一子)、满三世(二十子)、青四世(十七子)、巴两世(十四子)、禹六世(三十八子)、壮两世(十五子)、刊四世(十一子)、纳四世(二十子)、达三世(四十三子或五十三子或九十三子)、哈三世(十九子)、腾两世(十九子)、喳三世(九子)。瓯部落人就这样守着祖规和规矩世代传承。

      但是如果有外来的入侵者,他们就会像一家人一样特别团结,就连女人都会上战场杀敌,这可真是团结就是力量,至于他们的内战,可能就是,不攀不比不进步吧……。

      就是他们这十四个年轻的:黄、纪、翰、满、青、巴、禹、壮、刊、纳、达、哈、腾、喳、壮大了瓯部落人,使瓯部落人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也是瓯部落人的崛起。

      第三:嘎西拿给么即颠地萨已颠地多不凸颠地魔玖,(原地单腿轮流跳跃灶台,大约一米高,以手指计算手一伸一合就是十次,跳十次就可以上山打兔子,跳二十次就可以上山打鹿,跳三十次就可以上山打老虎)。

      唱着族歌他们就到了村庄,大摇大摆的就进去杀光了所以的男性,包括不到一岁的单梦和老头,然后祖储让他们把所有的女人都叫出来,祖储说“有没有是被抢来的女人?有没有想回家或者想回自己部落的,或者想离开这里的?你们不用怕!我们说完就走,如果你们要是想走,一个人不敢走,明天我派人送你们回去,你们好好想想吧!”说完祖储就带着族人回到了自己部落,到了部落他们就开始吃饭,吃饭时祖储说“吃完饭开会”,祖储吃完就回到屋里,过了一会儿,祖储拿了十四个一样大很光滑平整的树皮,给他们十四个人一人分了一个,上面分别刻着自己的名字。祖储说“明天先把那些女人带回来安置好,然后就开始修路!修一条连通着三个部落的路,路修好以后在搬家,我们现在有三个部落,十四个人,这个部落分五个,中间的部落分四个,最大的那个部落分五个”,壮打断了祖储的话说“我必须分到最大的那个部落,因为我打虎了!”祖储一下就急了,很生气的说壮“你跪下!你们十四个人当中,你最不让人省心,最能惹事,最没规矩,好几天不见人影,知道族人多担心你吗?你打虎受伤不承认,还来邀功?就说今天,我说跑你竟然不听祖储的话,这就是违背祖规!”然后手指着黄说“还有你黄,过来跪下!”黄当时在想,我怎么了?我没犯错呀!黄跪下后祖储就说“壮、黄你们俩个人,既然违背祖规杀死族人,理应断头而死,念在当初没有祖储的份上不追究此事,黄跪倒天黑,壮跪倒明天天亮!”说完祖储就把他们的名字牌都拿过来说“我来抽牌,让神仙和督储来决定你们分到那个部落”其实祖储已经安排好了,在字牌的后面做上了记号。然后把十四个字牌都扣在地上,用手混乱,说“先抽出这个部落的五个人,这个部落:满、纪、翰、黄、青,中间的部落四个人,哈、达、喳、巴,最大的部落五个人,腾、刊、壮、禹、纳,这三个部落的人,是神仙和督储来决定的,你们谁都不能反对,谁反对就是反对神仙和督储明白吗?”会议就这样结束了。黄跪到了天黑,壮跪到了天亮。第二天,中间那个村庄的女人都没走,就被他们带回了部落,平均分给了他们十四个人,然后就是修路,一个月过去了,路修好了,他们正准备带着自己的女人、单梦和自己的东西搬到自己的部落,这时祖储说全过了开会,他们到齐后祖储说“每个部落都要有名字,每个部落都要有祖储,每个部落都要有祖规、规矩。那我们就先给部落起名,我们这三个部落都不是自己建造,都是用命和智慧换来的,所有我们起名为‘蛮’,以部落里年龄最大的为名号,黄蛮、哈蛮、壮蛮,三个蛮。然后就是要有祖储,谁做出对瓯部落人有利的事,谁就是祖储,但是我们瓯部落人必须要遵守的就是祖规和规矩,如果谁不遵守就将他断头而死”。

      突然打雷了,要下雨了,女人们都跪在地上说“河神发怒了,祈求河神不要发怒!”当时的男人们并没有听懂女人跪在地上说的话,他们以为这也是在敬河神,就跟着跪在地上和女人学着说,就在这次以后黄的女人都不怀孕生单梦,部落里的人都说黄是受到了河神的诅咒。这回黄的女人要生单梦了,族里的人都替黄高兴,所有的女人都来看她,把这个最大的山洞挤得满满的,黄的这个女人身高是整个部落里最高人,黄是正常身高举手都摸不到那个女人的额头,因为怀孕不能弯腰,黄带领族人单独给她打造了一个特别高的房子,门就有两个人那么高,因为这个女人年龄小,族人怕她在继续长高,所以房子建造的特别高,这就是瓯部落人的第一项发明‘天定’(楼房)。随着痛苦的声音天亮了,男人们划着筏子开始抓鱼,抓完鱼到了岸边,每个人都拿着一条鱼跪在地上,祈求神灵生男单梦,如果生男单梦,他们就会派两个人把鱼送到山顶最高的地方敬给神仙吃,然后每天都会拿着鱼到山顶,看看神仙派没派动物把鱼拿走,要是鱼没了就是神仙派动物拿走了,他们就磕个头把手里拿着的鱼带回部落自己吃,如果鱼还在山顶或者少了,就是神仙不喜欢这鱼,就以同样的数量换上新鱼。如果生女单梦,就是神仙不想吃鱼就让她生个女单梦,他们就会把鱼收起来留着自己吃。正在祈求神灵的时候,河对岸的山洞里传来了女人喊叫的声音说“生了一个男单梦”听到这个好消息的黄跳了起来,回应了一声后,就让别人上山给神仙敬鱼去,这时高兴的黄跳上筏子就要划回山洞。当时部落有个规矩,单梦出生后不分男女割下一点头发,放在一个特制的火把上点燃,意思就是给死去的祖先和亲人们带路把路照亮,让他们来看看自己的后代,看完之后知道单梦长什么样好在天上保佑这个单梦,等火把上的火灭了就会冒烟,这些祖先亲人就会坐在烟上回到天上了。在火把熄灭之前,单梦的爸爸不能看单梦,只能在外面听听单梦的哭声,必须让祖先和死去的亲人先看一看,等他们看完坐在烟气上回到了天上以后,等火把上的火燃尽烟气停止了,这时孩子就可以喂奶了,爸爸就可以进去看单梦了。这时火把已经点燃了,正在水上划竹筏子的黄看见对岸山洞里火把点燃了,激动的黄用了全身最大的力气和最快的速度划向了山洞,刚爬进山洞的黄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傻傻的愣在那里……有人在向火把上浇水,黄在想难道我的单梦他死了……?因为以前有过这样的经历,刚出生的单梦就死了随后妈妈因为出血过多也死了,然后就把火把浇灭了,这时看着黄的女人都在笑他的表情,这时愤怒的黄朝天吼了一声,向后退了一步不小心掉到了水里,正在水里划竹筏子没有黄划的那么快的其他人看见黄掉进了水里,就加紧速度划了过去,把黄拉了上来,垂头丧气满脸悲伤的黄被搀扶着爬进了山洞,正在沉闷的黄忽然感觉不对,好像其他人都特别高兴的样子,黄就抬起头一看,呀……!怎么点起了两个火把?以前没见过呀!紧忙走过去问到“怎么回事?”有人告诉黄说“刚开始生了一个男单梦,我们就把消息告诉了你,就把火把点燃了,之后发现她的肚子还是很大,不一会又生了一个男单梦,我们就从新割发一起点燃,好让我们的祖先和亲人一起到来看看,这可是两个男单梦”听完这话的黄,愣住了!这大起大落情绪彻底扰乱了黄的大脑,黄咽了一口口水,继续发愣……这时单梦的哭声叫醒了黄,黄听到了哭声缓过神儿来,问“是我的男单梦吗?是两个男单梦吗?”旁边的人告诉他说“是,是两个男单梦”心跳加速满脸笑容的黄看了看火把说“这火把怎么着的这么慢”旁边人说“搬家时被雨淋湿了所以着的慢!”其实是黄着急看他的单梦了,所以嫌火把着的慢了,正在戳手着急的黄突然一愣说“我要去抓两条大鱼”说完就向竹筏子走去,纳把黄拦住说“你要去抓鱼?你不看你的单梦了?”黄说“我要抓两条大鱼,一条给神仙,感谢神仙赐给我两个男单梦,一条给河神,感谢河神解除了诅咒!”纳笑了笑说“好!我替你去抓鱼,我替你去敬神仙和河神,你就在这等着看你的单梦吧!”说完纳叫上几个人转身就跳上了竹筏子,黄当时的心情真是用语言难以表达,彻底的忘记了部落被登霸占的事,度秒如年的黄终于等到了时间,打开了遮帘的草席走了进去,看见了自己的单梦,笑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始终看着单梦一直带着笑容直到天黑,黄带着笑容入睡了……从家族的灭亡到现在已经三年了,黄第一次漏出灿烂的笑容。不知不觉的天就亮了,他们吃完古单梦和鱼之后,就派出两个人去打鱼,然后在上山看看鱼还在不在,剩下的都去看登走没走,他们到了部落一看登都走了,就四周打探了一番,确定已经走远了,他们就想把死去的登抬走,让开做饭的地方,这可是十二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无论他们怎么用力,都无法移动登那庞大的身躯,无奈之下只好把登交给那些女人,因为男人负则上山猎杀,带回部落由女人来扒皮、剃肉、分解,所以他们让女人先给登分解,然后他们在给搬走。他们把女人接回来以后女人就开始分解登,男人就开始修建房屋,女人们正在分解登的时候就在想,这个登的肉能不能吃那?然后走过来一个年老的女人她是修该人她说“割下来一块肉给我看看”这个年老的修该人接过来一块肉就拿走了,带着一些烧柴和火就走了,到了河边,烧柴点起了火,串好了肉就开始烤,没过一会肉烤熟了,她就开始使劲吃吃的很撑,把很大一块肉都吃光了,吃完肉就走回了部落,到了部落就告诉族人,我把刚才拿的那块肉给吃了,很香还不硬,熟的很快,我要是死了,就是这个登有毒,我要是没死,那我们族人就当是用房子和死去那个单梦的命换回来的肉吧,这时男人和女人都放下手里的活过来看这个修该人,有人说她傻,还有的女人哭了,还有个女人说“登是被精毒死的,肉不能吃有毒”修该人说“我活着也没用,就当是为族人做点贡献吧!我就想看看那些单梦和那两个刚出生的单梦,我就想在喂喂那些单梦,我想死后做这些单梦的亲人,可以在天上保护他们”听完这话黄说“你永远都是我们的亲人,我现在就就送你过河,让你在喂喂这些单梦”然后黄就把这个修该人送过河到了山洞,到了山洞黄就把这事说给了族里最年老的女人听,最年老的女人听完说“你带我过河我去看看”黄就把她带回了部落,年老的女人找到了她那装药的龟壳,在龟壳里拿出一个昆虫的外壳,里面装的是辽(一种有毒会变色的药,是用来治疗毒蛇咬伤的),她把辽分别洒在肉和血上,过来一会没有变色,那个年老的女人就告诉族人说“可以吃没毒!只需要把肚子里的东西都扔掉”有了她的话族人就放心了,还很高兴有了这么多从来没吃过得肉。但是他们很聪明当天没吃,到了第二天一看那个修该人没事好好的,这回族人才放心的去吃登的肉。不久房屋修建好了,修建的比以前还好,还多修建了几个房子。瓯部落人又回到了平静祥和的日子里,又过起了自由自在的平淡生活。

      第二:你那乃护尼西尼哈给西口即旮西前放(把眼睛蒙上,领着你乱跑,跑跑停下问你太阳出来的方向,然后在跑在问在跑在问)。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勾通的也特别好,语言也越来越顺畅,男女之间也越加熟悉,感情和亲情也越加浓厚,很快萨那三年过去了,瓯部落也竖起了用来思念亲人的茂以,也增加四十多个单梦,大大小小的轩(竹筏子)也有二十多个,把以前这个村庄对女人的规矩也全部取消了,也不会在有修该人了,对待修该人和对待正常女人一样,甚至还可以帮助族人喂单梦,女人也可以上山采果子,也可以到水里玩也可以抓鱼。就在这平淡祥和的日子里一天一天的生活着。

      突然有一天来了十一只庞然大物,瓯部落人称之为“登”(猜想是大象但不确定,记载不完全,大概意思就是大象)。其中的三只闯进了他们的部落,推倒了四个房子,吃了他们很多粮食,但不吃肉和鱼,他们为了保护部落,保护房子,他们有一把可以轻易刺穿野猪的尖刀,就把这把尖刀绑在竹干上,无论你用多大力量都伤不到它,还不怕火,用火驱赶它们,它们就把火踩灭,无奈之下他们就开始抓精(毒蛇)抓了很多条精,把头砍下用石头砸碎,混在粮食中喂登吃,第二天死了一个,然后那十只登就都围着死去的登转,还推倒了其他的房子,迟迟不肯离开,见人就攻击,无奈的他们躲进了山里,夜晚有一个单梦被精咬伤第二天就死了,因为孩子太小不会说话,只会哭,等死以后才知道肚子被精咬了,天总是下雨刚出生的单梦因为冷哭都哭没声音了,还有两个就要生单梦的妈妈,瓯部落人为了避雨为了躲避登,和精还有野兽,就划着筏子到河对岸的悬崖山洞里,由于人多就分开好几个山洞居住,山洞里有很多古单梦(大鸟蛋、鹰蛋),因为山洞下面是水,只有会飞的在那里居住,其它的什么都进不来,因为安全所以古单梦特别多。高兴的他们就开始庆祝,因为对瓯部落人来说大鸟蛋就是极品美食,除去干鱼干肉,大鸟蛋是储存时间最长的食物,他们保存大鸟蛋就是用动物皮包好,在用树皮包上,和大石头绑在一起放在深水里保存,平时吃不着,只有单梦在小的时候第一次自己能站起来,就会分到一个大鸟蛋吃,自从发现上洞里有很多大鸟蛋以后这个规矩也就被淡忘了。

      真是好景不长!天不作美.族毁人亡呀!那一年经常下雨,河水暴涨,不能出船打鱼,储存的食物也不多了,集部落族人就上山打猎,发现山上动物特别多,特别好打本想多打一些猎物在回去,突然下起了大雨族人就顶着大雨就往回走,回到了族里开始分猎物,族里的人就说怎么打这么多猎物,是不是猎物很多特别好打呀?要是猎物多好打的话,就带着单梦们上山打猎,教一教他们上山打猎的本领,听到这个消息的单梦们当时就兴奋的跳了起来,但是他们部落有个祖规,必须做到这三件事方可进山狩猎。

      第一:哈绿绿得萨弄一兜哈哈安对呼噜,(原地转几十圈,别人说停,你就得马上停下,停下以后不但要站稳而且还不能晃动)。

      天亮了他们开始安葬自己的族人,很快就安葬完了,因为他们之前都是单梦没有参加过葬礼,那些繁琐的仪式、棺椁、灵柩、刻碑文(没有文字就是个小人的画像)、立牌位、祭拜、等等……都不懂,就是挖个坑用草席一卷就给埋了,然后又挖了很多坑,是用来埋村庄里那些死人的,接着他们就回村庄去抬那些死人过来埋,他们正在埋的时候那些女人就都来了,还抬着很多用草席卷着的东西,手里还拿着火把,远远地站在那里,等着他们的埋葬结束,就在这时刊说“她们是不是准备那么多食物给我们让我们离开她们村庄呀?”黄说“我们不能离开村庄,这已经是我们瓯部落的村庄了,我们不能背叛瓯首领和督储的意愿”接着壮又说“我们要是走了我们的族人不就白死了吗!”年龄最小的碴说“我们不能走,我们走了这些女人会饿死的,她们又不会打猎,也不会种田,又不会抓鱼,怎么活呀!”说着说着就埋完了,就在埋完往回走的时候,那些女人把他们拦住了,用手比划示意她们,这些东西是给死人的,还示意说这个是给你们的送给督储的,他们抬着女人给的东西到了督储的坟前,然后看着那些女人在做什么,女人们打开了草席,里面都是树皮刻制各种动物还有木头刻的,剑、矛、弓箭、还有种田用的锄具、等等生存用品,然后每个坟前都摆放好,在用火把点燃,接着就跪在地上磕头,磕完头就盘腿坐在地上等着祭品烧完,祭品烧完后在到坟上趴一下,因为不知道那个坟里是自己的家人,就没到坟上趴一下,就多磕了几个头,她们都看懂了就把女人的火把借来点燃了祭品,因为祭品太少,有九个坟不够分,只好放在一起堆一下点燃,祭拜完男女都回到了村庄,村庄中间有一个用来拜神的台子,年老的女人就让男人们坐在这边,女人们坐在那边,就开始试着沟通,其实督储活着的时候已经和她们说的很清楚了,女人们也知道他们没有恶意,就是因为语言的不通造成的惨剧,在加上督储的以命谢罪,女人们也没有了戒备心。正在沟通的时候,就有一个一手住着木棍,一手捧着一个很大的龟壳(用来装药)的老太婆,就坐在那个手臂受伤的满身边,割开了满伤口处的衣服,在龟壳里拿出一个竹筒用嘴喝了一口喷在满的伤口上,只见满阿……的一声穿了起来,老太婆就用木棍敲了敲座位,让他坐下,老太婆一边上药一边唠叨着,包扎好以后站起来要走的时候,老太婆就用手里的木棍狠狠的打了一下满的后背就走了,他们还以为这是他们村庄里的习俗,就点了点头说“谢谢……谢谢……”其实留着眼泪的老太婆在打他那一下时,嘴里唠叨的是“你们在杀我儿孙的时候不比这疼多了!”真是让人揪心的一句话。还有昨晚的晚餐,女人的本意是给你们吃点好的大鱼大肉,叫他们帮忙把死人给埋葬了,并无恶意,他们就这样慢慢的勾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