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刘射李倩

作者:拨弦的人 | 生活都市 | 围观:11915

收藏

  给大家提供更多刘射李倩免费深度阅读,倜傥小农民一本都市小说,又名韵事、流年似水,刘射李倩是此书的主角,作者是拨弦的人。全文讲诉了刘射意外发现自己的老婆李倩婚内后,意外回了山村里,深入研究起了“绿色蔬菜”,自此之后,各色美女蜂涌而至,刘射开心得合不拢嘴。我躲在绿源宾馆的过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床上的狗男女也惊了。李倩‘啊……’地尖叫了一声。

      隔壁老王说的神神乎乎有鼻子有脸的,我要不去捉一回,不算男人呀!

      按理说,我都将她喂饱了,没道理还出去偷吃呀?

      我躲在绿源宾馆的过道里,注视着404号房间的动静。

      我踩住郑勇的肚皮,一脚踹在地下。别看他床上凶猛,可压根不是我的对手。“奶奶的,我要剁了你裆下那玩意儿!”

      我不是赤手空拳来的,我手里有武器……厨房里的一把菜刀!我挥舞着菜刀就要冲进去,可一想到我将会为此失业,我还是硬生生地将脚丫子抽回去了。

      可李倩在外头偷人,还不止一个,上了瘾了。

      郑勇的脸上就露出得意的笑容。他提醒我将刀扔了。“刘老弟,何必呢,睁只眼闭只眼的也就过去了!大家逢场作戏而已,又不来真的!”

      我一把将裤衩什么的都扔在她的头上。“不要脸!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杀了你们!”

      我的牙齿,更是咯吱咯吱作响。

      我的刀刃已经往他小腹下切了!

      她让我放了郑勇。

      “刘射……你别……你不在乎,我在乎!”李倩一下跳出来,抖抖索索的,说她还想继续当老师呢。“这年头……哪行哪业不搞潜规则?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呀……学校里又招了几个音乐老师,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我要不豁出去,我就会下岗!”

      顿时,我怒从心起,恶从胆生!

      “刘射,我可以辞职不干,但你养我吗?就凭你那点破工资,一月两千块,你养得起我吗?”李倩一边骂我,一边套上衣服,“我又不是白睡。人家郑校长答应我了,从明天起,就给我发奖金,加工资!”

      “啊……啊……啊……”李倩更是吓得失声大叫。“刘射,别杀我……别杀……”她胡乱地跳着脚儿,胸脯上两只大白兔更是晃个不停。

      结婚三年多,我们没娃,住的房子也是李倩外婆送她的。

      我的心更是悲愤起来了。难道我没这样伺候她吗?她每天一回来,到家啥事儿不干,我伺候她洗澡、洗头,洗衣做饭,就差没抱着她走路了!

      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见我的头低着,闷闷的,李倩更是来劲儿了。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嚷着要&。我就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1:58:12

      救了李倩后,她就嚷嚷着要嫁给我。我就带她回住租房,说我一穷二白,啥都没有,你到底瞅上我啥了?

  • watch
    "w&hit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8:03:44

      说到底,我还爱我老婆,只要她能知错就改,好好过日子,我能忍的。

  • watch
    mal&娃,住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9:33:12

      结婚三年多,我们没娃,住的房子也是李倩外婆送她的。

  • watch
    像猫。&好色,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5:46:47

      郑秃头,四十多岁,小绿豆眼儿,鹰钩鼻,笑起来像老鼠,不笑起来像猫。可就这模样儿,竟然当上了硕风双语小学的校长。郑勇好色,听人说学校里稍有姿色的女老师都被他上过,淫了个遍。

  • watch
    下房门&的浪笑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1:56:31

      我熬不住了,我试着拧了一下房门,门竟然没反锁。透过门缝,我看见老婆白花花的大腿张着,一个秃着头四十多岁的男人在老婆下面捣鼓着什么,嘴里还发出阵阵的浪笑。

  • watch
    404&的动静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2:41:02

      我躲在绿源宾馆的过道里,注视着404号房间的动静。

  • watch
    上了瘾&了。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8:10:33

      可李倩在外头偷人,还不止一个,上了瘾了。

  • watch
    le=&偷吃呀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9:47:33

      按理说,我都将她喂饱了,没道理还出去偷吃呀?

  • watch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7:37:14

      “啊……啊……别……我不行了……你别放两个球进去呀……太……太大了!”老婆大口大口地娇喘着气,好像在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