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娇妻迷人:冷少难把持

作者:仰望幸福 | 生活都市 | 围观:8742

收藏

  她对他一见钟情,他却不喜欢着她的好闺蜜。假心好闺蜜使诈,让他不得已娶了她,心里却恨透了她。结婚了五年,意外流产四次。被自己爱的男人一次次伤透了心,他却在她每一次伤透心后给了她“谢谢。”穆海棠点头,刚做完人流手术的她面色惨白,仿佛随时能晕过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他嗤笑一声,动手开始脱自己衣服,“既然这样,我就让你享受个够。”

    “少轩,你、你想干什么?”穆海棠意识到什么,本就苍白的面色更是血色全无。

    小区里有专供住户临时休息的休息室,她过去开了个房间,昏昏沉沉的睡到傍晚才接到张嫂的电话。

    他松了领带,修长的手指解开衣扣。

    进门的男人身材高大有型,穿着墨色的西装,手戴精致的腕表,黑发梳的一丝不苟。

    穆海棠疼的说不出话,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可这沉默落在冷少轩眼里更像是默认。

    “回去以后多注意休息。”医生将人送出门,例行公事般嘱咐道。

    “干什么?”冷少轩将人狠狠掼到床上,“当然是干你,免得你空虚寂寞连我二叔都勾引。”

    说着,豆大的泪珠就从眼角滑落,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打胎,头三次她没有认清事实,满怀希望的将孕检单递过去,结果换来的只是他毫不留情的“打胎”。

    他果然误会了,穆海棠连连摇头,试图解释,“你误会了,刚刚是……啊……”

    他嗤笑一声,动手开始脱自己衣服,“既然这样,我就让你享受个够。”

    穆海棠疼的说不出话,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可这沉默落在冷少轩眼里更像是默认。

    昏沉的脑袋被这句话砸了个清醒,穆海棠倏而睁眼,朝他哀求道,“别、我求求你别这样,少轩,我刚做完人流手术,不能这样,求求你看在我听话的份上,放过我这次好吗?”

    所以这次,她干脆自己去医院流掉孩子。

    冷少轩看着她狼狈的模样,视线下移,就见床单上已经泅出猩红血迹,他眉头轻蹙,毫不留恋的退到一旁,令穆海棠心头微松,原本死寂的内心,忽而恢复了些许希望。

    “干什么?”冷少轩将人狠狠掼到床上,“当然是干你,免得你空虚寂寞连我二叔都勾引。”

    “谢谢。”穆海棠点头,刚做完人流手术的她面色惨白,仿佛随时能晕过去。

    他松了领带,修长的手指解开衣扣。

    “我当然要回来,来算算你的账!”话落,冷少轩阔步上前,将穆海棠拽进房间里。

    冷少轩狠狠捏住她下巴,眼神充满戾气,“说,怎么不继续说了?是不是心虚说不下去?穆海棠,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不要脸,要是今天我再晚回来一点,这会儿我头顶绿帽子就戴定了吧。”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棠亦跟&冷少轩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4:07:22

    “少轩,你回来啦。”穆海棠亦跟着回头,刚放下的心在触及冷少轩冷肃的面容后时再次高高悬起。

  • watch
    ,额头&,可这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3:41:03

    穆海棠疼的说不出话,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可这沉默落在冷少轩眼里更像是默认。

  • watch
    脑袋被&,不能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2:02:17

    昏沉的脑袋被这句话砸了个清醒,穆海棠倏而睁眼,朝他哀求道,“别、我求求你别这样,少轩,我刚做完人流手术,不能这样,求求你看在我听话的份上,放过我这次好吗?”

  • watch
    冷少轩&我二叔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12:51:37

    “干什么?”冷少轩将人狠狠掼到床上,“当然是干你,免得你空虚寂寞连我二叔都勾引。”

  • watch

    &棠意识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8:52:21

    “少轩,你、你想干什么?”穆海棠意识到什么,本就苍白的面色更是血色全无。

  • watch

    &般嘱咐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2:49:51

    “回去以后多注意休息。”医生将人送出门,例行公事般嘱咐道。

  • watch
    是她第&“打胎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8:25:10

    说着,豆大的泪珠就从眼角滑落,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打胎,头三次她没有认清事实,满怀希望的将孕检单递过去,结果换来的只是他毫不留情的“打胎”。

  • watch
    “二叔&,她和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3:26:32

    “二叔?”穆海棠眉头轻蹙,她和冷少轩结婚一年多,她这个丈夫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倒是他的小叔叔冷伯言来的异常勤快,以至于让冷少轩觉得她不守妇道,越发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