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夜少的溺宠逃妻

作者:糖小妖 | 言情小说 | 围观:25624

收藏

  家破人亡的丁晓被黑心的叔叔卖去风月场所,是夜楚寒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却不想,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你父亲欠的债,我要从你的身上讨回去!”原来是,他同样家破人丁晓坐在马路牙子上,一手抱着厚厚一沓宣传单,一手拿着早上吃剩的小半个面包,低下头一口一口地啃着,汗水不时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清秀的小脸被晒得通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闺蜜文小西坐到她身边,轻轻搂了搂她的肩,说不出的心疼:“晓晓,服装设计大赛的报名费我已经帮你交了。别干这个了,多辛苦啊,回去吧!”

    八岁那年,丁晓的父亲突然人间蒸发,母亲不久之后染上重病不治而亡,黑心的叔叔答应养她,可转手就把她卖到了私人会所。

    丁晓怔了一下,眉头微皱:“可是……”

    一个醉酒的秃顶男人把她甩到床上,冲过来就动手撕扯她的衣服。她吓坏了,拼命挣扎,那个男人气得脸红脖子粗,狠狠抽打她的脸。就在她陷入绝望之时,夜楚寒突然出现,把那个男人打倒在地,用自己的外套把她裹起来。

    正午,烈日无死角照下来,柏油路面上热气蒸腾,好像随时能融化掉一切。

    垂在身侧的指尖捏紧,指关节微微泛白,她深吸一口气,敲门进去。

    那时候,她不懂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十六岁生日的那天,他把她抵在墙角,捏着她的下巴冷冷地说:“两年以后你就成年了,到时候,咱们再算帐!”

    楼梯不长,可她却走出了沧海桑田的感觉。

    正午,烈日无死角照下来,柏油路面上热气蒸腾,好像随时能融化掉一切。

    丁晓坐在马路牙子上,一手抱着厚厚一沓宣传单,一手拿着早上吃剩的小半个面包,低下头一口一口地啃着,汗水不时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清秀的小脸被晒得通红。

    丁晓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文小西不经意间瞄到了单子上的内容,立刻激动起来:“原来你在发卓越地产的宣传页啊!卓越的总裁夜楚寒可是我的梦中情人,我现在看到卓越两个字,都会忍不住心跳加快。”

    闭了下眼,稳了稳心神,她才说:“报名费的事,谢谢啊,我回头还你!”

    说完,她还轻轻撞了一下丁晓的肩膀,夸张得挤了挤眼睛。

    闭了下眼,稳了稳心神,她才说:“报名费的事,谢谢啊,我回头还你!”

    丁晓怔了一下,眉头微皱:“可是……”

    刚进家门,张管家就笑着迎上来:“小西,少爷回来了,就在楼上书房,特意交待,让你回来以后立刻去见他!”

    她以为他是好心救她,却没想到,他轻挽起嘴角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父亲欠我的血债,我统统都要从你身上讨回来!”

    那一刻,她才明白,他把她养大,只是为了报复她!

    她以为他是好心救她,却没想到,他轻挽起嘴角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父亲欠我的血债,我统统都要从你身上讨回来!”

    丁晓把汗湿的刘海拢到脑后,站起身来,眼前突然有点儿发黑。从早上到现在,一直站在路边发宣传单,只吃了一点儿面包,连口水都没喝,再加上天气炎热,她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说不用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7:13:36

    文小西本来想说不用还,可是对上丁晓认真的眼神以后,又临时改了口:“不着急,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吧!”

  • watch
    人间蒸&所。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1:23:36

    八岁那年,丁晓的父亲突然人间蒸发,母亲不久之后染上重病不治而亡,黑心的叔叔答应养她,可转手就把她卖到了私人会所。

  • watch
    ,好像&一切。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1:06:12

    正午,烈日无死角照下来,柏油路面上热气蒸腾,好像随时能融化掉一切。

  • watch
    嘴里,&啃得骨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3:33:28

    他的眼底满是凶狠和戾气,好像随时能把她吞进嘴里,啃得骨头都不剩。

  • watch
    费的事&,谢谢 发表了帖子
    2021-06-11 07:51:02

    闭了下眼,稳了稳心神,她才说:“报名费的事,谢谢啊,我回头还你!”

  • watch
    垂在身&尖捏紧 发表了帖子
    2021-06-14 04:09:04

    垂在身侧的指尖捏紧,指关节微微泛白,她深吸一口气,敲门进去。

  • watch
    说完,&张得挤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11:51:21

    说完,她还轻轻撞了一下丁晓的肩膀,夸张得挤了挤眼睛。

  • watch
    喝,再&快要虚 发表了帖子
    2021-06-12 08:11:38

    丁晓把汗湿的刘海拢到脑后,站起身来,眼前突然有点儿发黑。从早上到现在,一直站在路边发宣传单,只吃了一点儿面包,连口水都没喝,再加上天气炎热,她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