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沼泽地里的鬣狗

作者:泽曦 | 军事历史 | 围观:7761

收藏

  时间的河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物洗成了惨白干瘪瘪的符号,在这个大乱世中,有一批说家世没家世,说文化没文化,说才干好像也谈不上正儿八经才干的人,凭借机遇,胆略和讲义气,暴虐,奸诈等等好坏相互交织的个人品质,一路驶来那暗礁凶险万分曲曲折折河道,首登了一个个最重要的的位置1901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皇帝和太后慌忙逃往西安,都城已被侵犯,政府已无力保护自己的子民,一时间繁华的北京城一下子仿佛回归了原始,吃饭成为了人们每天最需要考虑的问题,社会上三教九流的人分外的活跃!。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北京城南门有个茶楼叫玖顺茶楼里边专门接待三教九流的人物,北京城内见不得人买卖十有八九就在这里谈的。刘大庆摸了摸耳朵上的铃铛在门外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茶楼,一进门小二就迎了上来“爷,您是喝茶呀还是包间?”所谓包间是人们用来谈生意的暗间。刘大庆瞅了店小二一眼从兜里摸出五个铜板扔给了店小二“我问你张鼠儿在不在这?”店小二接着铜板握在手里“这位爷,小的不知道我们这里客人的名讳,您说说说他的样貌小的说不定能想起个八九分来!”张鼠儿是北京城里混混给起的小号,因为长得眼睛小,鼻子小,脑袋是个吊瓜子而且还留着两撇小胡子形象极像老鼠而且这个人流窜于京城的各个角落,各种小道消息他都知道上至一些官家政策,小到**里那个姑娘的了花柳病他都知道,但这个人有两个毛病一爱偷,二爱赌而且最要命的是他偷的技术和赌的技术都特别的烂。说起来这张鼠儿和刘大庆的交情还不浅,有一次张鼠儿偷别人的钱被刘大庆发现,张鼠儿没偷成了还被刘大庆赶上踹了两脚,从那以后张鼠儿就记住了这个耳朵上挂铃铛的刘大庆。张鼠儿的小道消息多,多方打听就对刘大庆以前的事情了解了许多,不由得就对刘大庆产生了敬佩之情还主动请刘大庆喝了顿酒,还有一次在赌场张鼠儿押上了他娘留给他的一块玉佩想翻本,可到最后还是输了,这让张鼠儿有点不乐意想要赖皮可赌场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上去就准备大打出手,刚好刘大庆也在赌场,刘大庆的赌术可是数一数二的的主,而那一次他没赌而是把赢来的钱全部给了赌场替张鼠儿赎回了玉佩,两个人从赌场出来刘大庆一个巴掌打在了张鼠儿的脸上大骂张鼠儿不孝不是东西,居然敢拿娘亲的遗物来做赌注,张鼠儿捧着玉佩给刘大庆磕了个头。从那以后张鼠儿就更加敬重刘大庆,并且多次想拜刘大庆为师学赌术可刘大庆就是不教,后来张鼠儿自己也就作罢了。店小二听这刘大庆描述的样貌“爷,我们这好像有这么一位,您跟我来,您看是不是!”刘大庆点了点头,跟着店小二上了二楼,在二楼的尽头放的几张床,店小二指了指第三张:“爷,那位就应该是您要找的人了,您过去看看。”刘大庆点了点头往前一走瞬时便烟味大增,刘大庆仔细看了看张鼠儿正拿着杆烟枪眯得个眼睛不断地吐着云雾,刘大庆走到张鼠儿跟前一脚踹到张鼠儿的屁股上,张鼠儿正享受着仙境,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剂猛踢有些措不及防害怕的呛了一口烟,咳嗽了几声便转身准备破口大骂眯了眯眼睛看见是刘大庆变咧着个嘴呲着牙笑着:“哥,你怎么来了?你这下手也有点…….”张鼠儿摸了摸屁股,本来张鼠儿就是地沟里的老鼠没几两肉,刘大庆又是练家子手脚重,要不是**的麻醉作用让张鼠儿飘飘欲仙,不然现在的他也只有哭了!”刘大庆没搭理张鼠儿拿起放在床上的烟枪在手里掂了掂斜着个头看了看张鼠儿“你小子什么时候又迷上这东西的,?”张鼠儿咧着个嘴笑了笑“没迷,没迷,只是一时兴起抽两口!”刘大庆看着张鼠儿没说话,把烟枪放回了原处。张鼠儿见刘大庆没说话一拍脑门仿佛想起了什么,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一些碎银子“哥,是不是花的没钱啦,这些你先拿去!”说着便向刘大庆跟前捧去。刘大庆没搭理他从他手里挑了一个碎银子转身向店小二招了招手:“小二你过来。”听见唤声,小二便忙跑过去“爷,你有什么吩咐!”刘大庆把手里的小碎银子扔过去:“去沏一壶上好的龙井,要淡茶,然后再安排一个包间。”店小二接过银子应了一声便小跑下楼。张鼠儿见刘大庆不是要银子便把银子收了起来走在刘大庆身旁“庆哥,你平时不是喜欢喝浓茶么?今儿怎么成淡的了?”刘大庆敝了一眼张鼠儿摸了摸耳朵上的铃铛“抽完大烟喝浓茶会加重烟瘾!连他妈这都不知道还抽这东西,我看你真是不想要命了!走吧,我找你有事,咱两到暗间里说”。张鼠儿应了一声便跟着刘大庆下了楼!

      一进庙内只有和尚一人在打拳,说实话刘大庆以前也怀疑和尚到底是什么人,和尚虽有些年迈但武术却极好,有一次教给刘大庆一套拳,而且这套拳可是让刘大庆受益颇多,刘大庆问起他为什么会这些他也只是沉默不语还有一次刘大庆看见他身后有刺青而且是有图案又有文字,刘大庆又想问来着和尚却没给他机会开口,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看见刘大庆急忙赶回来和尚停下了动作,刘大庆看了一眼和尚从兜里掏出点钱走过去放在和尚手里“我弟弟回来以后让他哪也不能去,这些钱应该够你们俩用几天,我可能要出去几天,记住我弟弟回来一定不要让他乱跑。”刘大庆一边看着和尚一边嘱咐着,和尚没说话一直看着刘大庆。刘大庆安顿完转身要走只听后面传来声音“万事小心”。刘大庆点了点头便跑了出去。

      三月的春风正是最强劲的,拍打在那快要发芽的枝干,也在告诉着人们春天快要来了。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可现在的刘大庆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知道照现在的状况虽然生活可以维持可并不是长久之计,转过身看了看弟弟一眼,又轻轻的给他盖好被子,其实看着他弟弟刘大庆有一种莫名的心酸,弟弟爱读书可只能为人家清理屋舍还时不时被人欺负,想到这刘大庆感觉自己很没用,可一时却又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春风吹开天际的云彩露出那弯弯的月钩把刘大庆的心事一件件的都勾了出来,他看着熟睡的弟弟,又摸了摸耳朵上的铃铛轻轻的摘了下来,慢慢的贴在心口,正在刘大庆准备叹息之际传来老和尚的阵阵呼声,刘大庆瞅了一眼老和尚,不禁苦笑了一声:“不管了,一切随缘吧”。

      第二天刘大庆起床时刘灿已经不在了,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刘灿每天们早早的就到馆里帮那些富家子弟整理书籍以便自己也能看一会儿。刘大庆和刘灿虽说是亲兄弟可两人一点都不相像,刘灿个子高挑,皮肤白皙,高挺的鼻梁上架的一副眼镜,而且特别爱干净,总是一身素色长袍整整齐齐,第一眼看见了就像个教书先生。刘大庆起床揉了揉睡眼便闻到一股清香,是老和尚在熬粥,刘大庆走过去拿起勺子在锅里舀了一勺往嘴里放,可能是刚熬好的原因刘大庆把刚放进嘴里的粥一口吐了出来,甩手摔碎了勺子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耳朵上的铃铛铃铃作响。和尚抬起头看了看刘大庆,又低下头向碗里舀着粥说道“心静才能使性定,从而才能不浮躁。浮躁会使你事事都感到阻碍,这样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君子的心就应该像竹林,湖水一般,当事情发生时,固然要想办法处理,一旦事情过去,心就要恢复平静,不留半点痕迹!你这两天心躁才使你晚上失眠,凡事看淡就好,一切随缘!”和尚说完便把舀好的粥递向刘大庆。刘大庆没说话也没有接和尚递来的粥摸了摸耳朵上的铃铛抬起头敝了一眼和尚,转身走了。和尚见状也没说什么,把粥放在桌上便继续念起了心经。和尚穿的一身灰衣佛袍虽然瘦小却给人感觉骨子里透着一份精明,白胡子白眉到还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而今的北京城不知道该说繁华呢还是杂乱,烟馆,赌场,**可以说是京城的支柱产业!或许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刘大庆到了赌场又在门口站了许久,一时便没了心思。刚要抬腿走人便听到赌场里边骂骂咧咧的走出来个洋人,刘大庆不经意向他瞅了一眼,可这一瞅便引来了祸端,洋人看见刘大庆看他自己刚又输了钱就打算把气全撒在刘大庆身上指着刘大庆的鼻子就开始骂,刘大庆也听不懂洋文,而且又心不在焉就没理他准备离开。洋人见他骂上都没反应便以为刘大庆好欺负看见刘大庆准备离开便要上前拦他,刘大庆顺势抓住洋人的胳膊一个过肩摔狠狠的把外国人摔在了地上,话说这来北京布鞋的脚力真不是盖的,抬腿一脚便把洋人踢昏了,刘大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外国人撒丫子就跑一口气跑了三条巷停下来穿着粗气。经这一闹感觉心情畅快多了,抬头一看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带头的还是几个学生,刘大庆想去看一看便挤了进去“来,借光,借光,呀,谁把我钱袋子偷了!”刘大庆本来嗓门就大经这一喊人们全都向地下看而且还一个推开一个生怕自己脚下自己身边有小偷,刘大庆便就此从人们推开的缝里一个劲的挤到了前面见到台上戴眼镜的一个男子便先行了个礼问道“先生,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因为弟弟爱读书,所以刘大庆见了读书人都特别客气。只见上面的人看了看刘大庆又看了看刘大庆耳朵上的铃铛笑了笑“您叫我同学就可以了,我们这里是在联系学生打算一起去法国勤工俭学。”“去法国干什么?”刘大庆听得有点懵,说着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上的铃铛,台上的人看见刘大庆挺有意思就俯下身子想刘大庆递过去一只手让他上台,台上贴这几张海报,这人就开始指着海报给刘大庆讲着“梁启超先生曾经说过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富则国富,如今我们的器物,知识都比西方落后,所以我们才饱受欺凌现在我们准备结伴去法国学习知识和文化,从而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为国家的富强做出一点贡献,所谓勤工俭学就是考虑到我们的经济状况我们准备到了法国以后一边打工挣钱一边学习。”这人知道刘大庆应该不知道勤工俭学是啥意思便专门给刘大庆有解释了一下!刘大庆一听见学习两个字就立刻想到了弟弟“同同同”同了半天刘大庆也没想起那个词便又向那人行了一礼“先生,谁都可以报名么?”“是的,只要您愿意,您也可以走”,刘大庆听着这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怎么,您想和我们一起去么?”这句话打断了刘大庆的沉思,听了这句话刘大庆有些不还意思,咧着个嘴摸了摸耳朵上的铃铛笑了笑“我就不去了,我斗大的字也不认的一筐,但我想让我弟弟和你们走,他特别爱学习”。看着刘大庆的不好意思这人也有点乐“我叫夏明渊,是这次赴法勤工俭学的组织者,您是?”刘大庆一听是组织者便显得更加尊敬.“我叫刘大庆,我就是一介武夫,可我弟弟不是,他和您一样也戴着一副眼镜,而且他为了学习都愿去京师同文馆不要工钱的去打扫屋舍!”夏明渊听着刘大庆的话扶了扶眼镜“令弟现在在哪,我能否与他见一面我们正希望与令弟这样的人一起去结伴留学。只有我们去努力学习从而超越西方国家才能使我们不被人欺负,您说是不是?”几句话说的刘大庆又有点懵,一下子上升到了国家的高度,这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刘大庆摸着耳朵上的铃铛连连点头:“先生,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我让我弟弟来见您”。夏明渊见刘大庆叫不来同学这个词便也没有强求笑了笑道“我们把日期定在了17日清晨,还有四天时间”刘大庆听着点了点头,耳朵上的铃铛也发出铃铃响声,特别悦耳。夏明渊向刘大庆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是我们的暂时住所,令弟若有心思和我们一起去就来这里找我们”刘大庆接过纸条紧紧攥在手里向夏明渊致了个意便下了台。一路小跑准备回他那间破庙,可走着走着他越想越不对,虽说是勤工俭学用不了多少钱可法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烧杀抢掠那中国人去了法国还不被欺负成龟蛋了,中国人去法国钱一定不好挣,不行,得给弟弟多准备点盘缠,可带得多了一时半会儿该到哪里去找呢?刘大庆有点犯愁,可不知为何脑袋里灵光一闪就想到了今天一早被他打得那个洋人,不由得咬了咬牙,重重的点了点头,伴着那耳边悦耳的铃声便一路小跑回自己的那间破庙。

      北京城的街上有一个受人争议的人叫刘大庆,个子不高,皮肤白皙,小眯缝眼却特别聚光而且还是一高一低一大一小,这个人有个最好认的特点就是耳朵上带个铃铛走到哪都铃铃响,这人其实是紫禁城里的带刀侍卫,后来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北京城大乱自己也就丢了差事,从那以后整日便在街上游荡,看见有人偷人抢劫他会路见不平,可这相助之后他却会明着要失主的一半东西,失主也无可奈何,而有的无帮无派的小混混时不时的也会“孝顺,孝顺”他,他呢也就接受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又饿时候这些小混混偷盗被他撞上他也会管,但他会让失主给这小混混俩钱,理由就是这年头谁也不好过,如果失主不给那么他面临的就是就是该丢的钱都得丢,说不定还得多挣两块淤青!他痛恨外国人,一次一个洋人喝醉了酒大街上公开**妇女刚巧被刘大庆遇到,他想都没想一个箭步冲上去对着洋人就是一顿暴打,索性洋人那天喝了酒即使被打了也记不清刘大庆的长相,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刘大庆有个习惯每次遛街必要经过一次京师同文馆,因为他弟弟刘灿在里边,但不是读书而是在里边扫地。刘灿和刘大庆不同喜欢读书,当时在里边当勤杂人员是没有工钱的,中午的时候就给一个窝头,但刘灿却乐此不疲的干着,不为别的就为能在馆里听一两节课。因为这刘大庆特别自豪,时常和人说要不是身逢乱世不然弟弟一定是个状元!刘大庆的爹娘死的早,自己和弟弟在一起待了十几年,在刘大庆眼里刘灿就是他的一切!兄弟两住在一所破庙里,在庙中还有个老和尚,这和尚在一次化缘中被人诬陷偷东西可不管别人怎么辱骂和毒打这和尚就是不还手甚至连挡都不挡一下,刚巧刘大庆路过一时同情心泛滥便救了这和尚,把和尚领回了他那间破庙,三个人在一起晚上的时候和尚还给这兄弟两讲讲经,给刘灿教认字,刘大庆也就一直让他和他们兄弟两在一起。

      圆月当空仿佛似一方明镜能照清世间所有的人心,秋风吹散陪伴在圆月左右的云彩,只留下明月孤零零的悬挂在高空中,而这轮明月恰似刘大庆此时的心一样,曾经的一切就像那被吹散的云彩一样都成了过眼云烟,无情的秋风拍打在他的脸上,仿佛想打醒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枭雄,可他却无动于衷,每阵风吹来他都抱紧怀里的这个女人,仿佛是害怕秋风吹着他怀里的这个女人,害怕她受到一丝的寒风,可即使他抱的再紧也丝毫不会感受到她的温存,面对这个已死之人刘大庆却不断的抚摸着她的脸,紧握着她的手,一滴滴的泪珠散落在秋风之中,曾经的一幕幕仿佛如电影一般浮现在眼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