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绝爱逢笙

作者:郁流苏 | 军事历史 | 围观:10480

收藏

  你是我绝境人生的光亮,你让我爱上了了和你在一起时自己的样子。-----------渣女老公和黑心闺蜜高调恩爱有加,万念俱灰之下,我与很陌生男人突然发生了关系。暴雨肆掠的午夜时分老公丁锐是我的大学同学,人长得帅,又会赚钱,把我们的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而我,只负责把他赚的钱花出去,专心调理身体,准备造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不受控制地颤抖,“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后来回想时,我特别后悔没那么做,真想看看丁锐当场萎掉会是怎样的一副德行。

    那一刻,我感觉我已被全世界抛弃。

    “那倒不用。”他声线淡淡,“对了,你不必吃药,我戴套了。”

    “是我老公说的。”我委屈地抽噎,将自卑与愤恨和盘托出。

    眼泪扑簌簌地流了满脸,我伸手掩住了唇,担心自己失控地惊声尖叫。

    见面礼?真新鲜!还指望我会再和你见面吗?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有眼无珠!

    “是我老公说的。”我委屈地抽噎,将自卑与愤恨和盘托出。

    是的,我哭得很伤心,昨天下午发生的一切,如洪水猛兽般,排山倒海地向我袭来,吞噬了所有的美好。

    “那倒不用。”他声线淡淡,“对了,你不必吃药,我戴套了。”

    现场保存完好,抵赖不得。

    愤怒,恶心,失望,挫败,不可置信,黑压压地将我包围,充斥着我毫无准备的内心。

    我辨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接下来要去哪里,全然不理路人投来的异样眼光,任凭泪水在脸上肆意横流。

    那是一个大雾弥漫的晚上,万念俱灰的我来到明海市最有名的魅影酒吧,点了“陌路罂粟”,据说这是很烈的一种酒,一连数杯入腹,之后的事,就断篇了。

    后来回想时,我特别后悔没那么做,真想看看丁锐当场萎掉会是怎样的一副德行。

    我下意识地向上拉了拉被子,挡住胸前的春光,“这么说,我需要向你支付劳务费?”

    我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房门,几乎是夺路而逃,好像做错事情的是我。那画面太刺眼,刺得我眼痛,心痛,浑身都痛,痛得无力再痛。

    我羞愧地不敢再多看一眼,抬脚下床,从地上拾起自己的衣服,尽量忽略他片刻不离的目光,一件件穿好。

    他们不但无耻地滚了我的床单,还肆无忌惮地讥笑我的床技拙劣。

    醒来时,头像裂开一般痛,勉强挑起沉重的眼皮,我首先看见了头顶豪华的水晶吊灯,依稀记得昨晚它一直在我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皮夹,&。 发表了帖子
    2021-04-12 12:44:16

    “也好,反正你又不亏,再见!”我麻利地收起皮夹,径直走向门口。

  • watch
    神里划&地侵略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03:27:05

    他稍微顿了一下,眼神里划过一瞬间的微光,随后又开始肆虐地侵略我,“那是他太笨,你叫的好听又勾人,不信你听!”

  • watch
    ?”我&流着泪 发表了帖子
    2021-04-13 03:09:52

    “我叫得不够刺激吗?”我抱住他结实的上臂,流着泪问。

  • watch
    “那倒&,“对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03:11:57

    “那倒不用。”他声线淡淡,“对了,你不必吃药,我戴套了。”

  • watch
    着的床&劲爆得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01:57:39

    卧室里,在我天天睡着的床.上,口口声声说爱我的老公丁锐,正在一个女人身上卖力地耕耘,那场景劲爆得让人触目惊心,不忍直视。

  • watch
    ,昨天&的美好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01:12:59

    是的,我哭得很伤心,昨天下午发生的一切,如洪水猛兽般,排山倒海地向我袭来,吞噬了所有的美好。

  • watch
    伶牙俐&地看着 发表了帖子
    2021-04-12 12:42:41

    平日里伶牙俐齿的我,当场石化,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们。

  • watch
    地回头&子。 发表了帖子
    2021-04-13 05:58:19

    伤口被揭开,心再一次被刺痛,我即将拉开门环的手猛地一抖,惊异地回头,碰触到了他黑白分明的眸子。

  • watch
    眼泪扑&自己失 发表了帖子
    2021-04-10 12:15:46

    眼泪扑簌簌地流了满脸,我伸手掩住了唇,担心自己失控地惊声尖叫。

  • watch
    酒力气&你自己 发表了帖子
    2021-04-10 05:17:45

    “关于谁睡谁的问题可以再探讨,不过你喝醉了酒力气真不小,还将我的衣服撕烂,不信你自己看。”他的目光扫过我的身体,又移至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