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冷情总裁惹不起

作者:南枝枝 | 言情小说 | 围观:16436

收藏

  她爱了他足足十八年,终于等到如愿以偿娶他,本我以为是幸福和快乐的就。却谁知到结婚了五年,可以得到的满是他的漠然与不屑。当她鼓足勇气勇气最终决定复婚时,却意外发现了有了他的孩子。自己能忍耐窗外朦胧月色映着薛禾痛楚的面庞上,屋内气压低沉极致,充满了压迫感。。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薛禾依旧自顾自的行为在韩岐琛眼中犹如挑衅,只见他青筋一紧,忍无可忍的将她一把扯了过去,差点将身躯娇小的她摔下床。

    那种令人畏惧的气息勃然升起,让薛禾产生一种就连呼吸也是罪的错觉。她的身子下意识向后退,却被韩岐琛一把狠狠捏住脸颊。

    就算一言不发,危险的气息还是从他身上散发,他倒是要看看她究竟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又摆出这幅无辜的模样,可惜,你薛小姐惯用的招数在我这里已经失效了。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本领,在我面前还是省省吧。”

    自讨其辱?

    “离开?你能离开去哪,薛家吗?别忘了,当初可是你自讨其辱,要嫁给我的。”韩岐琛语气轻描淡写。一边随意的整理这衣衫,一边居高临下的睨这薛禾,就好像在看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她不甘心的望向韩岐琛,某一瞬间她甚至抱有一丝他还爱自己的希望。可是亲眼所见的,却是黑暗下他那一双比任何时候都讥诮无情的脸。

    就算一言不发,危险的气息还是从他身上散发,他倒是要看看她究竟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窗外朦胧月色映着薛禾痛楚的面庞上,屋内气压低沉极致,充满了压迫感。

    气压陡然骤降,韩岐琛贴在她耳边一字一顿,语气尽是炽热炽冷的警告道:“干什么,想离家出走?”

    薛禾瞳孔猛缩,心脏猛地剧烈抽搐了一下,涌上无尽悲怆。

    “不。水性杨花好像不足以形容你薛小姐,应该说是……人尽可夫。”

    薛禾抬起颤抖的双眸,“水性杨花?难道我在你的眼中,就这么的不堪吗?”

    “弄疼你了?”韩岐琛语气冰冷,神情冷漠的几乎看不出一丝温存。他微眯狭长的眸子,手中力道更是狠了一分,“可是你刚才的表情倒是很满足啊。没想到这三年你床上功夫竟然一点也没退步,还是和当年一样,那么骚。”

    韩岐琛神色俊冷,一双如子夜寒星般的黑眸冰冷的望着突然变了态度的薛禾。

    韩岐琛神色俊冷,一双如子夜寒星般的黑眸冰冷的望着突然变了态度的薛禾。

    薛禾抬起颤抖的双眸,“水性杨花?难道我在你的眼中,就这么的不堪吗?”

    她爱了他六年,嫁给他三年,可最后得到的却是‘人尽可夫’这四个血淋淋的大字。

    明明是那么轻松的语气,却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狠狠的剜这薛禾的心,抹杀掉她仅剩的可怜的尊严。

评论
评论内容:
  • watch
    那么轻&禾的心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10:27:48

    明明是那么轻松的语气,却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狠狠的剜这薛禾的心,抹杀掉她仅剩的可怜的尊严。

  • watch
    薛禾深&痛意,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04:17:57

    薛禾深吸一口气,极力控制这自己的情绪。忍受着身体**的痛意,快速整理好身上被韩岐琛扯歪的衣服,手忙脚乱的把一些重要物品往包里塞。

  • watch
    吸也是&觉。她 发表了帖子
    2021-04-10 10:26:54

    那种令人畏惧的气息勃然升起,让薛禾产生一种就连呼吸也是罪的错觉。她的身子下意识向后退,却被韩岐琛一把狠狠捏住脸颊。

  • watch

    &的大字 发表了帖子

    2021-04-12 07:10:12

    她爱了他六年,嫁给他三年,可最后得到的却是‘人尽可夫’这四个血淋淋的大字。

  • watch
    映着薛&内气压 发表了帖子
    2021-04-13 01:43:58

    窗外朦胧月色映着薛禾痛楚的面庞上,屋内气压低沉极致,充满了压迫感。

  • watch
    “离开&随意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4-10 09:56:39

    “离开?你能离开去哪,薛家吗?别忘了,当初可是你自讨其辱,要嫁给我的。”韩岐琛语气轻描淡写。一边随意的整理这衣衫,一边居高临下的睨这薛禾,就好像在看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 watch
    韩岐琛&双如子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06:48:51

    韩岐琛神色俊冷,一双如子夜寒星般的黑眸冰冷的望着突然变了态度的薛禾。

  • watch
    无可忍&娇小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4-10 01:47:36

    薛禾依旧自顾自的行为在韩岐琛眼中犹如挑衅,只见他青筋一紧,忍无可忍的将她一把扯了过去,差点将身躯娇小的她摔下床。